English

人的“全部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

2014-08-25 09:33 来源:学习时报  我有话说
2014-08-25 09:33:55来源:学习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赵家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1978年实践标准的大讨论,在我国已经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道理。但是,人们往往忽视了关于实践标准的一个重要问题,即不是一两次实践的成功就能证明一种认识是否真理,而是人的“全部实践”才能证明一种认识是否真理。列宁在《再论工会、目前局势及托洛茨基同志和布哈林同志的错误》一文中讲到真理的全面性时说:“必须把人的全部实践——作为真理的标准,也作为事物同人所需要它的那一点的联系的实际确定者——包括到事物的完整的‘定义’中去。”所谓人的“全部实践”有两个方面的含义:第一,从纵向上说,是指事物发展全过程中各个阶段的人的全部实践。人的“全部实践”,就是指事物发展全过程中各个阶段的人的实践活动的总和。第二,从横向上说,人类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活动具有多种多样的形式,主要有改造自然的实践活动、改造社会的实践活动和科学实验的实践活动。人的“全部实践”,就是指各种实践活动形式的总和。把人的“全部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从纵向上说,就是把人类改造客观世界的某一事物的全过程的各个阶段的实践的总和作为检验人们对这个事物的全过程的认识是否真理的标准;从纵向上说,就是把人类改造客观世界的某一事物的全过程的各种形式的实践活动的总和作为检验人们对这个事物的全过程的认识是否真理的标准。把人的“全部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就是把纵向世界和横向实践的有机结合与统一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人们在科学研究、实际工作和实际生活的过程中,由于不懂得人的“全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道理,常常把改造客观世界的全过程中的某一阶段的实践或某一种形式的实践作为检验人们对这个事物的全过程的认识是否真理的标准,这种片面的实践标准观是人们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发生误用和误解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什么要把人的“全部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呢?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实践标准既具有确定性又具有不确定性,或者说既具有绝对性又具有相对性,是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绝对性与相对性的统一。

  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中论述实践标准时精辟地说明了这个道理。他指出:“实践标准实质上决不能完全地证实或驳倒人类的任何表象。这个标准也是这样的‘不确定’,以便不让人的知识变成‘绝对’,同时它又是这样的确定,以便同唯心主义和不可知论的一切变种进行无情的斗争。”列宁讲的这个道理也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然而,人们在运用实践标准的过程中,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只注重实践标准的确定性和绝对性,而忽视了实践标准的不确定性和相对性,从而把实践的一两次成功作为对一条普遍真理的正确性的证明。例如,在十月革命胜利以后、苏联解体以前,人们常常说,十月革命的胜利证明了社会主义社会必然通过暴力革命方式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这条普遍真理的正确性。这样理解实践标准是不准确的。事实上,十月革命胜利的实践,只是证明了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当时的俄国这一个国家社会主义社会通过暴力革命方式代替资本主义社会具有历史必然性,是一条客观真理,这是实践标准的确定性和绝对性的一面。但是,仅仅十月革命胜利的实践,并没有证明也不能完全证明社会主义社会会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社会,因为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在西欧和北美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尚未发生社会主义社会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革命实践,这是实践标准的不确定性和相对性的一面。我们必须把真理标准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绝对性和相对性有机结合起来,才能正确理解和运用人的“全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原理。如果只根据一次实践的结果,就能够证明一个认识是普遍真理的话,那么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同样可以根据一次实践的结果,得出一条与此完全相反的认识也是普遍真理的结论: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实践结果,证明了社会主义胜利以后还要失败、资本主义还会复辟这个认识也是普遍真理。这显然是荒谬至极的。但如果认为一次实践的结果就能够证明一个认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的话,根据同样的逻辑,就必然得出这个荒谬至极的结论。事实上,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只证明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这些国家社会主义的挫折和失败具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而根本不能、事实上也没有证明社会主义胜利以后还要失败、资本主义还会复辟是所谓的普遍真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所取得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