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传东 黄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自信从哪儿来?

2014-08-29 13:16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我有话说
2014-08-29 13:16:00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熊传东 黄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先后经历了小农经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三种经济发展模式不断混合、转化和蜕变的阶段。在小农经济和计划经济中,发展直接取决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协作,共同配合;但是在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下,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关系逐渐被隐藏到了幕后,生产发展不再需要直接依赖人与人之间的互帮互助。人也由以前的群体变成了一个个相互独立的单元,感情逐渐趋于自利化、原子化、碎片化和空洞化。“小悦悦”事件的不断重现,就是这种“熟人社会”与“陌生人社会”,利与义不断混杂的结果。这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只有坚守标准,发展步伐才能更加稳健。

  一个国家不能特立独行,她将难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一个社会没有是非界限,他将失去真善美;一个人没有行为准则,他将会失去自我。我们国家各行各业的行为标准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当前我国民众至少存在三大困境:一是“比坏”心理;二是对传统文化和现代政治不自信;三是缺乏精神文明建设的从善思潮。

  一、“比坏”心理降低了公众的道德观

  在是非问题上没有明确的评价标准在社会中已经慢慢演变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从而降低了公众对事物的认知水平。“东莞扫黄”之争,绝大可能是因为“大V”对待“好与坏”的界限已经不再明显,只有更坏之说。从某一个角度而言,“大V” 代表的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一件“是与非”显而易见的事情上,这群人会用不断推论和比较的方式来进行评价。而不是借助一个明确的是非观来作为认知事物的手段。从相对论的角度来看,好与坏总是相对的,没有一个标准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虽然我们不能因为人们在评断是非的过程中掺杂了个性而断言这群人的是非评判标准和认知能力降低,但是我们评断是非的个性应该建立在一个积极健康的前提之下,推导出来的是一个更有利于个人成长,社会发展的标准。而不是现在的一种比坏心理,这样往往是越比越坏,到最后就是完全放弃或无所作为。

  当前我国正处于深刻变革时期,小农经济向市场经济迅速转变,整个社会评价体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社会将人置于利于义的混合状态,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矛盾的。在老人摔倒时,人们会陷入救与不救的一个矛盾心理,彷徨不敢作为。足见,人们开始用利来衡量义的价值。无数事例表明,在事故发生时围观的群众不会立马散去,而是彷徨的等待一个人帮他们做决定,一旦有一个人站出来伸张正义,其他的人也会相继站出来。这是一种典型的用利来评价义的现象。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所追求的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积极正义,现在这种观念发生了巨大转变。积极的正义逐渐变成了一种消极正义,积极推论转变成了消极推论。要么泛正义,要么是泛利益,这都是评价体系失衡的结果。这种因为物质欲与精神追求发展的不协调所导致的利义取向偏差也会影响人们的价值取向。

  在当前社会,人们的价值观念当然也应该趋于多元化。我们固然不能要求所有人达成完全一致的价值观,但在一些基本价值上,必须要有起码的共识。保住法律和道德的底线,用一种积极高昂的态度去评价身边的事和物,具备社会责任感,历史责任感。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只会导致价值错乱、逻辑谬误,最终行为失当、社会失序。

  有社会学家提出,部分人在看待事物上存在一种怪现象——比坏。这些人,一事当前,不是分清好坏曲直,也不是比着看谁比谁更优秀,而是争着比着看谁比谁更坏。这些人的视线非常容易被转移、偷换概念,甚至推导出有悖真理的错误结论,还将此作为行为标准。“东莞扫黄风波”就是“比坏心态”的一个典型例证。如果没有是非标准,没有言行底线,那么迷失方向的发展,都会成为法律与道德的双重失重,最终只能使这个国家滑向绝望的深渊。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