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陈万权:俯首耕耘为秋实

2014-10-16 11:00 来源:党建网  我有话说
2014-10-16 11:00:48来源:党建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中国农业科学院直属机关党委 陈万权

  陈万权从事麦类真菌病害研究30多年。先后主持完成国家(或国际)重大科研课题17项,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奖励8项、国家授权发明专利10件。其中,主持完成的 “中国小麦条锈病菌源基地综合治理技术体系构建与应用”成果获2012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第一完成人)。该成果2009-2013年间在全国8省(市、区)累计推广应用面积近4亿亩次,实现了有病无灾和病害持久控制,每年挽回小麦损失20亿公斤以上,增收节支总额达150多亿元,为国家粮食生产“十连增”和农民增收“十年快”做出了突出贡献。先后获得“全国农业先进个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荣誉。

  走出山区求学,又进深山奋战

  1962年9月,陈万权出生在长江沿岸山区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79年高中毕业后考入了原西南农学院植物保护系,从此他与农业植保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学习刻苦,成绩优秀。1983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开始了小麦病害的研究工作,一干就是30年。

  刚到研究所工作不久,陈万权就被派往四川阿坝和甘肃陇南小麦条锈病的发源地开展调查和试验工作。当时,对于刚出校门的陈万权来说,阿坝藏族地区和陇南黄土高坡的生活环境与家乡和学校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饮食、住宿和交通条件都比较差。由于小麦锈病发生在不同海拔高度地区,很多地方偏远,无法行车。陈万权经常靠两条腿步行几十里山路,去远离城镇的藏族寨子开展调查和试验工作,而且由于时间紧张还经常吃不上饭,只能啃几口自带的干粮充饥。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有时天晚了,就住在藏民的帐篷里过夜,时间久了,他的身上长出几个大疮,又痛又痒,难以入睡。但这一切都难不住陈万权,他依然坚持干下去。他不怕苦、不叫累,反而为自己能一出校门就有机会到科研一线锻炼,培养自己的科研能力和工作作风,感到十分高兴和自豪。由于他工作中的出色表现,1985年被评为中国农业科学院先进工作者,1986年又被评为中国农业科学院优秀共青团员。这一时期的艰苦调查实践,为他以后的科研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传承前辈精神,力克条锈恶魔

  小麦条锈病是一种随高空气流远距离传播的流行性病害,病害流行可导致小麦绝收。攻克病害的难题一直困扰着中国的科学家们。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对小麦锈病的研究和防治工作十分重视,1964年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挥黄淮海地区锈病“歼灭战”。老一代植物病理学家经过几十年的共同努力,在20世纪80年代末完成了“中国小麦条锈病流行体系”研究,查明了条锈病的越夏越冬区域和大区流行规律,对指导小麦锈病的研究和防治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成果于1987年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然陈万权也是这一成果的参加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但他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在老一辈科学家取得基础研究成果上更进一步,握好接力棒,实现病害的持久控制,保障小麦的生产安全。这也是摆在陈万权等新一代科学家面前的一道难题。

  从20世纪90年代起,陈万权与同事们一道,继续对小麦条锈病菌源基地综合治理技术进行科技攻关。对农业科研热爱的他,经常深入一线调查研究,坚持不懈的刻苦工作,科研成果很快就脱颖而出,最终成了新一代“解难题”的带头人。1989年,27岁的他便担任了麦病研究室副主任,1993年还被破格晋升为副研究员,随后,又先后去美国、墨西哥、荷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做访问学者和开展合作研究,国内外的科研经历极大地丰富了他的知识,开拓了他的视野,提高了他的科研能力和水平。2000年底他晋升为研究员,2003年又担任了植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和全国小麦锈病研究协作组组长,接过前辈的接力棒,对小麦条锈病的科研工作负起了全责。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