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网络反腐:媒体治理和有限正义

2014-12-13 10:31 来源:《社会科学家》  我有话说
2014-12-13 10:31:20来源:《社会科学家》作者:责任编辑:蒋正翔

  三、有限正义:网络反腐的有限性

  正义是一切人类活动的根本价值,是作为公平的自由行动,也是平等的权利,[8](p13-15)而现实中社会正义往往不是普遍的,具有“有限性”。“有限正义”是指社会活动的主体与客体、内容与形式以及过程与效果的有限性和不完满状态。简言之,有限正义是正义实现受主客观条件的约束和限制,呈现出的一种不成熟、不全面、不均衡和不完善的状态。从过程看,有限正义是一种选择性正义;从结果看,有限正义是一种缺陷性正义。如前所述,网络反腐作为一种制度创新和新型的反腐形式,以“网络”进行反腐倡廉,促进社会治理,保卫社会的秩序和正义;但是,网络是一把双刃剑,网络反腐亦是如此,其主体、客体、程序、制度和方式等存在无法避免的缺陷和弊端,其所能实现也仅仅是“有限正义”,这是我们认识网络反腐的客观、理性的原则。

  (一)主体有限:反腐主体的“不均衡”和表达的“非理性”

  网络反腐的主体是反腐活动的发动者、参与者和实施者,包括作为社会细胞单元的个体网民和作为社会反腐核心的国家机关。网络主体的结构和素质影响反腐的水平,决定着反腐的成效。

  作为网络反腐主体的网民具有结构数量不均衡和结构不合理的特征。从年龄结构看,网民主要代表是年轻人,多数中老年群体使用网络相对较少;从知识结构看,网络主体以大中学生为主,其他职业群体的网络普及率较低;从地域结构看,网民多集中于大中城市,多数农民利用网络的程度不高;从网民数量看,通过网络表达自己意志和利益的人数仍然偏少。可见,网民不能代表全体公民,网络舆论也不完全代表民意。同时,网民具有不稳定性,往往是互联网中的“乌合之众”,也可能是“网络沉默者”;加之,公众的盲从心理,信息的不对称性,行为的利益倾向性,网络评价的泛道德化,网络民意易被操控性,导致网络主体不具有真是、广泛的代表性。

  在网络这个开放空间,网民的非理性现象尤为突出。网络的数字化、虚拟化、符号化掩盖了人们的真正身份,而身份的隐藏使人容易陷入“网络匿名”的伦理困境:“个体处于匿名状态时,没有明确的个人标志,不必承担破坏规范的后果,由此产生责任分散的心理。”[9]由于缺失了约束力和责任感,使个人的法律、道德意识降低,极易采取非理性行为。网络行为的非理性也表现在网络信息的认知和选择上,在信息浩如烟海、瞬息万变的网络空间,网民的判断难免会因信息混乱而变得迷离,思想会因的观念冲突而变得困惑,网络监督和网络反腐的行为主观性、随意性增大,热情有余而理性不足。网络非理性还表现在网民行为的利益化动因中,网络提供给个人完全表达自身利益的机会,却没有建立对不负责任者的约束机制和责任机制,在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相抵触时,追逐自我利益的非理性选择在所难免。更有网民为吸引公众眼球,使用“雷人”的语言,捕风捉影、添油加醋地发布信息,故意夸大社会矛盾和腐败问题的严重性,煽动社会情绪,酿成“网络暴力”,造成适得其反的结果。[10]

  (二)客体有限:反腐对象的“选择性”和信息的“虚假性”

  网络反腐的客体是反腐行为的对象、载体及信息的集合体,主要包括反腐对象和反腐信息。网络反腐的客体决定着反腐行为的存在与发展,没有反腐对象,根本无从反腐;没有信息,没有事实,反腐败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网络反腐的对象主要集中于公共权力、公共事务和公众人物。虽说网络传播信息、控制信息资源而演化成“媒体权力”,即第四权力,[11](p28)但网络关注的对象有限,具有极强的选择性。网络媒体往往选择最具新闻属性、公众效应及“吸引眼球”的事件进行报道,只有变动力度大、发生频率低、公众兴趣高和娱乐效果强的信息才能引起媒体的持续关注,引发网络“蝴蝶效应”,才有可能启动反腐程序。不仅如此,网络媒体对反腐对象多从新闻价值和社会舆论角度进行取舍,容易将错综复杂的社会问题简单化、标签化,甚至情绪化处理,这也使得网络反腐不可能做到实事求是与客观公正。事实上,现代社会日渐精细化、专业化,在大众面前进行大民主式审判,无法承担起维护全部社会正义的重担。

  网络反腐实质是一种“信息反腐”。反腐信息的质量和数量主要表现在信息的真实性、共鸣度、聚焦度、参与度、扩散度多个维度。网络信息生产主体的广泛性和多元化使社会信息数量急剧增长,网络仅作为反腐的一种载体,一种工具,一个平台,其自身是无法辨别“是非曲直”,更不能甄别事情的“善恶真伪”,导致腐败信息真实性、可靠性没有保证。网络信息的丰富多样性,也导致信息的碎片化、信息混乱无序,也有信息漏洞与冲突,无法形成法律上所要求的腐败证据链。网络信息的可操纵性,诱导媒体与网站在市场竞争中,唯利是图,迎合网民,歪曲事实,误导和愚弄大众。现实社会中,网民发布虚假信息,发泄不满、散布谣言、诽谤诋毁时有发生,这不仅导致信息真假难辨、混淆视听,而且造成国家机关对网络信息的不信任、甚至害怕的态度,信息的鉴别也浪费社会的人力、物力及财力,这些在客观上消解了信息反腐的功效。

[责任编辑:蒋正翔]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