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IC第37次报告10大看点:忧比喜多

2016-01-27 09:50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1-27 09:50:58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蒋正翔

  作者: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方兴东

  每半年一次的CNNIC报告1月22日发布。本次报告有一些值得关注的亮点,尤其是一些有着基础性影响的亮点,这些亮点映射出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以及相关行业的发展状况,昭示着未来的发展趋势。

  但整体来说,此次报告波澜不惊,惊喜不多,看点泛泛。真正深入进去,我们可以发现不少问题,甚至重大问题。所以今天我们要少谈赞歌,谈谈忧虑。我个人认为本次报告最值得关注的10大看点,主要反映的还是深层次的问题。

CNNIC第37次报告10大看点:忧比喜多

  1、网民过半,需要正视数字鸿沟。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标志着上网人数历史性地突破一半,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但是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现在的中国人,正式分为两大群体,一半是网民,一半是非网民。一条非常泾渭分明,而且还数量非常均衡的“数字鸿沟”横亘在我们面前。无论是所谓的人口红利,还是国家经济发展动能,如果我们无法通过非常规的战略性决策,将中国的另一半人民带入网络时代,那么,我们的发展就不可能突破瓶颈。正视中国的数字鸿沟,而忘掉我们现有的成绩,是最高决策层最值得关注的问题。

  2、网民增长进入瓶颈期,甚至说是冻结期。2015年全年新增网民3951万,增长率6%,高于2014年的增速5%(当年新增网民3117万人)。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TU)的最新统计数据,2015年全球网民数量达到31.74亿,比2014年年底的29.37亿增长了8%多。其中,发达国家的增长率为4%,发展中国家的增长率为10%。中国的增长率已经大大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增长率,接近网民饱和的发达国家水平,更是大大低于印度高达30%的增长率。中国网民的年度增长率已经连续两年落后于全球的平均增长率。甚至2014年年底互联网普及率高达86.75%的美国,在2014年一年中新增网民1775万,增长率达到7%。真是老当益壮,居然比中国的增速还高。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超过全球普及率3.9%,这个数字也不值得太多骄傲。虽然中国作为网民的绝对第一大国,虽然已经相当于前5个发达国家的网民总和,但是,我们的普及率也仅仅是全球平均水平略高,并没有太大的骄人成就。中国网民普及率处于全球平均水平范围,已经很多年了。

  3、移动互联网浪潮未老先衰。2015年手机网民6.2亿,占整体网民比例90.1%,新增手机网民6303万,占新增网民的71.5%,说明手机已经成为绝对第一的上网终端,一是说明移动互联网基本完成了全体网民的整体覆盖,二是说明手机新网民相当部分还是PC老网民的转化。这也与最近一年国内智能手机整体市场增长停滞相吻合。说明接下来几年,只要新增网民不出现新的爆发点,智能手机市场主要争抢的还是更新市场。在这块红海市场,预示着未来的竞争必然更加惨烈。中国智能手机更大的突破只有两条开口大道:一条是因地制宜,改变现有的产品、价格和服务的固有策略,下探更低端市场,引爆中国农村智能手机市场;一条就是走出去,唯有全球化更是海阔天空。

  4、中国数字鸿沟本质上还是城乡之间的鸿沟。本次报告对于农村网民基本上简单带过,连惯常的城乡网民普及率对比都没再提及。但是,我们在2015年5月发布的《2014年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研究报告》,还是可以有不少发现。截至2014年12月,中国农村网民规模达1.78亿,年增长率为1%。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7.5%,较2013年下降了1.1个百分点。2014年城镇地区互联网普及率超过农村地区34个百分点。城镇网民普及率为62.8%,农村网民普及率为28.8%。因为本次CNNIC报告没有发布具体的城乡普及率,估算的大致数据是65%和31%左右,两者差距依然保持在34%左右。位居前三的北京、上海和广东的互联网普及率分别达到76.5%、73.1%、72.4%。随后的福建(69.6%)、浙江(65.3%)、天津(63.0% )、辽宁(62.2%)等也达到60%以上。

  5、中国互联网两极很好对应了全球发展的两极:根据ITU最新数据,2015年全球发达国家互联网普及率82.2%,发展中国家普及率为35.3%,全球平均普及率43.4%。全球各区域看,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为20.7%,阿拉伯国家普及率为37.0%,亚太地区为36.9%,欧洲地区为77.6%,美洲地区为66.0%。所以,目前中国农村地区网民普及率还略低于全球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区域上只比非洲的普及率要高,而大致与亚太地位和阿拉伯国家整体水平相当。而中国城镇互联网普及率已经与欧美基本相当。富有戏剧性的是,在中国城镇与农村的互联网使用上,也形成了类似全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巨大鸿沟的两极分化。

  6、农村互联网发展迟缓,突破急需政策大招!2014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678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710万人。从城乡结构看,城镇常住人口7.491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805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54.77%。乡村常住人口6.1866万人,减少1095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45.23%。2015年年底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8.4%,规模1.95亿,较2014年底增加 1694万人,增幅为9.5%;城镇网民占比71.6%,规模为4.93亿,较2014年底增加 2257万人,增幅为4.8%。农村网民在整体网民中的占比增加,规模增长速度是城镇的2倍,反映出2015年农村互联网进展略有成效,但是依然微不足道。而且,最近几年,农村群体正在成为网络犯罪的最大受害者,无论是电信诈骗、网络非法集资和网络传销等各种网络犯罪,都将目标瞄准辨识能力、信息获取能力较差和维权能力弱的农村地区,成为鱼肉的对象。国家政策上如果没有非常规的大招,农村互联网不但发展迟缓,而且对于农民的利益损害将进一步加剧,形成恶性循环。

  7、未上网群体上网意愿之低触目惊心。问题的严峻性还不是现状,而是未来。数字鸿沟另一侧与我们隔沟相望的另一半群体处于严重的冰冻期。2015年新增网民群体中,低龄(19 岁以下)、学生群体两大最具有学习能力的群体占比分别为46.1%、46.4%,其他群体基本纹丝不动。对我而言,本次CNNIC报告最让我触动的还是未上网群体的意向调查结果。因为其他大多数数据都在意料之中,而未上网群体的有些数据却出人意料,甚至触目惊心。调查显示,非网民不上网的原因主要是不懂电脑/网络,比例为60.0%,其次为年龄太大/太小,占比为30.8%,没有电脑等上网设备的比例为9.4%,较2014年底有所下降。更关键的是,非网民中只有11.8%的人表示未来肯定上网或可能上网,而有高达72.9%的人表示未来肯定不上网或可能不上网,上网意愿之低一方面说明我们当下的互联网应用还没有触及中国另一半人口的需求痛点。上网意愿、网络知识技能水平和区域信息化发展水平成为影响非网民上网的三座大山。

  8、农村互联网破冰应该电视优先,仅靠智能手机是不够的,亟待广电政策突破。截至2014年12月,农村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最高,为81.9%,农村手机网民规模为1.46亿,比2013年减少了321万,下滑了2.1%。这个结果很令人诧异。很多人都会想当然认为,智能手机可能是中国农村互联网的突破点。但是,事实上,当年深入农村就会发现,一方面智能手机的使用技能需要可能比电脑要低,但是,依然不低。智能手机最大的几个特点,比如触摸屏方式和应用商店模式。对于农村用户无疑是极大的挑战。另一方面,智能手机需要结合运营商的手机套餐,对于农村用户来说,考虑到经济性以及实用价值,也成为极大的门槛。而农村群体最常用的科技产品还是电视,最熟练的科技产品的操作技能还是基于电视遥控器。所以,农村互联网要有突破,电视作为互联网终端有着战略性的位置。但是,只要广电坚持一贯的封闭政策,不能让足够的市场力量进入,构建足够的创新活力,电视机在农村依然只能眼睁睁在互联网浪潮中继续担当旁观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广电政策不突破,不但直接影响中国农村互联网市场的发展,今后更直接影响到整个中国互联网和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

  9、手机支付成为最亮爆发点,也成为互联网巨头兵家必争之地。最近两次春节刷屏的微信红包,更是成为全民性热潮。所以,本次报告显示,手机网上支付增长最为迅速,成为所有互联网应用中最大的赢家。截至2015年12月,手机网上支付用户规模达到3.58亿,增长率高达64.5%,网民使用手机网上支付的比例由2014年底的39.0%提升至57.7%。手机支付的高速发展也成为互联网+深入人们社会生活和工作、深入各行各业的重要衡量指标。

  10、腾讯是互联网企业的最大赢家,另一个维度说,腾讯也是互联网发展最大的推手。所谓贡献大,收获也大,挺公平。中国网民使命率中即时通信以90.7%一马当先,领先于搜索引擎的82.3%和网络新闻的82.0%。而手机互联网更是因为微信而优势明显。手机即时通信使用率89.9%,大大超过第二的手机网络新闻的77.7%以及第三的手机搜索的77.1%。这几年,微信应用几乎一骑绝尘,用马化腾自己的话说,目前中国手机用户使用手机的时间大概有60%是在看微信。相信国内很多新增网民是为了使用微信而上网,而使用智能手机。所以,当下微信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第一驱动力。当然,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在BAT三强之中,未来几年只有腾讯一家的变现能力以及年收入的增长可以非常稳当和从容,继续享受网民使用微信的红利。而百度和阿里巴巴要保持过去30%以上年收入增长率将会越来越吃力。

  上述10点,很好地说明了当下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成就,当然也深刻说明了中国互联网发展正面临严峻的“中等收入陷阱”。而且忧比喜多的更重要原因在于,当下非常热闹而火爆的“互联网+”热潮,社会主要的聚焦点,国家政策的核心关注点,以及政策资源的投入点,并没有真正汇聚在中国互联网面临的真正问题之上,而是漂浮在表面的浮躁和喧嚣之中,并没有真正落在主战场上。这种偏离,就是我们将共同付出的代价,以及未来更严峻的挑战。

  (本文分析的数据主要来自于ITU与CNNIC正式报告,ITU目前只有2015年综合数据,还没有2015年度国别数据,所以国别数据主要使用2014年数据。另外本文部分分析内容与《21世纪经济报道》专栏文章有重合,特此说明)

[责任编辑:蒋正翔]
回到顶部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