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介绍】
张奇 书法家,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助教,中国书画研究院理事
 
做高度敬业的文艺工作者
张奇 2016-02-23 李姝昱

  文艺工作者作为灵魂工程师,担负着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的神圣职责。文艺工作者敬业与否,不仅直接影响着个人作品质量,而且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息息相关。2014年10月15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指出,“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长期而艰巨的伟大事业。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实现这个伟大事业,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对文艺工作者赋予了崇高荣誉,寄予了殷切期望,也提出了严格要求。那么,文艺工作者如何将敬业落到实处,方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和重托?

  首先是修德。当前,文艺作品“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浮躁现象亟待改观。一些文艺工作者或善恶不辨、是非不分,或追名逐利、好大喜功,或脱离实际、无病呻吟,或抄袭模仿、粗制滥造,归根到底还是道德层面的问题。我国古代的老中医,在弟子出师前,总要郑重地送上一把雨伞和一盏灯笼,提醒弟子从此保持一颗医者仁心,悬壶济世不分晴雨昼夜。这便是医德,在医术之先。同样,一个德才兼备、德艺双馨的文艺工作者,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戴。做事先做人,德在才之先,用习近平总书记的原话说,便是“一个人只有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其才方能用得其所。修德,既要立意高远,又要立足平实。要立志报效祖国、服务人民,这是大德,养大德者方可成大业”。

  其中,最高的道德莫过于爱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这句诗道出了中华儿女精忠报国的共同心声。一个人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就会最大限度地激发出建功立业、大济苍生的热情和才学,就像巴金所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写作不是我有才华,而是我有感情。对我的祖国和同胞,我有无限的爱,我用作品表达我的感情。”相反,那些毁节求生、卖国求荣的小人,即使学得再多,也难有高深的艺术造诣,更难以取信于民。奸臣蔡京、秦桧虽然书法技艺不差,但历来从未被视为书法家,而是遗臭万年。

  其次是治学。除了学习创作技艺,还要钻研中华文化。有了精湛的技艺,才能在创作时得心应手、举一反三。有了深厚的学养,才能创作出意味深长、发人深思的佳作。若是技艺有余而学养不足,作品往往会因缺少文化内涵而难脱匠气和俗气。故要想成为大家,唯有内外兼修。其中,技艺靠苦练、领悟获取,学养靠读书、思考得来。自古以来,虚名易得,实学难求。要想求得扎扎实实的学问,只有勤学苦练、读书万卷。

  中华民族历来不乏好学上进的榜样,例如车胤囊萤,孙康映雪,祖逖闻鸡起舞,匡衡凿壁偷光,孙敬、苏秦悬梁刺股等。再如,《书林纪事》载,“欧阳询尝行,见古碑,晋索靖所书。驻马观之,良久而去。数百步复反,下马伫立,及疲,乃布裘坐观,因宿其旁,三日方去”,这种脚踏实地、孜孜以求的精神,着实令人感喟、景仰。“痴想以绳系日”“不教一日闲过”,“学问要专,不要躁”“我在年轻时代总是天未明即起,点灯读《史记》《汉书》。市声少,头脑清醒,无人干扰,易于背诵,至今仍记得其中名篇”,则分别是近现代著名书画家齐白石、林散之潜心治学的生动写照和切身体会。这对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无疑是深刻启发和巨大鞭策。

  再次是创作和创新。有了美德、才学的支撑,创作、创新才能水到渠成、根深叶茂。文艺工作者应当把创作视为中心任务,把作品看成立身之本,心无旁骛、兢兢业业地构思、创作,不断以充满正能量、经得起推敲的优秀作品,来践行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庄严承诺。具体来说,作品选材要贴近百姓生活、反映时代精神,主旨要歌颂人民的伟大实践、体现时代的进步要求,对于歪风邪气,不应只是记述现状,而要正确引导;作品形式要接地气,让百姓喜闻乐见、口口相传。要想真正做到“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文艺工作者只有深入贯彻落实群众路线,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生活中积累创作素材、寻找创作灵感、激发创作潜能。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叮嘱的那样,“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同时,文艺创作离不开创新。创新精神固然可贵,但若在基本功尚未打牢的情况下,一味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就不可取了。以书法为例,有人想出了各种博人眼球的“妙招”:故意用脚写,在人体上写,把毛笔插在鼻孔里写,把三四根毛笔绑在一起写。诸如此类,与街头杂耍大同小异,其实是舍本逐末的行为。书法美在内涵和气韵,与其在工具、载体上挖空心思地搞创新,不如沉下心来求学增智。换句话说,真正的创新理应在立足传统、厚积薄发的基础之上进行,是一种“观念和手段相结合、内容和形式相融合的深度创新”。

  最后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批评”,通常是一个让人不欢喜的字眼。批评者得罪人,被批者不痛快。文人清高,更不太容易接受批评。长期以来,文艺界的评论文章,大都华而不实,甚至阳奉阴违,鲜有实事求是、切中肯綮的上乘之作。“好与不好一律叫好”,这种批评的失语和缺位,十分不利于良好文艺生态的形成。“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正是有了批评的存在,才可以及时补偏救弊。文艺大家的养成,优秀作品的产生,往往都不是讳疾忌医、刚愎自用的结果,而是要经历一个从谏如流、见贤思齐的进步过程。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要高度重视和切实加强文艺评论工作,发挥文艺批评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的关键作用。批评家要以身作则,做好“剜烂苹果”工作,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敢于表明立场,做到表扬得有道理,批评得有根据。作家艺术家要有反躬内省的诚意、闻过则喜的胸怀。宋代曾敏行《独醒杂志》卷三载,“东坡曰:‘鲁直近字虽清劲,而笔势有时太瘦,几如树梢挂蛇。’山谷曰:‘公之字固不敢轻论,然间觉褊浅,亦甚似石压蛤蟆。’二公大笑,以为深中其病。”“石压蛤蟆”“树梢挂蛇”不可谓不犀利,但因为批评得恰到好处,苏轼、黄庭坚师生二人皆欣然接受,很可能还会有“诤友难得”的感慨。如是,一种大家风范不言而喻。今天的文艺批评,也应当如此坦荡。

  2015年12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讲话中,概括出“书中有‘文’,书中有‘道’,书中有‘人’,书中有‘德’”的十六字箴言,勉励书法工作者坚守文化立场、弘扬时代精神、自觉服务人民、坚持以德培艺,书写时代的笔墨高峰,繁荣祖国的文化事业。书法工作者如此,其他文艺工作者莫不如此。唯有高度敬业,才能不负众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