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语用:学术评价的重要维度

2016-07-05 10: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有话说
2016-07-05 10:02:30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潘涌、邹成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及其精神,是文化强国发展战略布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他高瞻远瞩地指出:“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而新颖鲜活的思想理论的诞生,无法离开以表达为本的积极语用。针对目前哲学社会科学界著作等“身”者不少、著作等“心”者不多的实际情况,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强调学术话语体系的建设。这对学术评价的创新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积极语用是学术思想活力的生动表征

  学术话语的新旧和强弱,反映着研究主体语用的“活力指数”。消极的语用,概念老旧,套话连篇,空洞无物,难于启发和感动读者的心智,更遑论学术的贡献;而积极的语用,概念创新,判断深刻,理据充分,逻辑链条缜密贯通,显示着强大的理性思辨力——这就是研究主体作出的重要学术建树。因此,积极语用的内涵及其形态风貌,构成了学术论著外在的显性标志,极其深刻地表征着学术论著内蕴的思想含量和理论品格。由是言之,积极语用就成为学术评价应该依循、可以操作的重要抓手。久之,激励研究者以话语创新为目标的积极语用,将有利于促进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孕育出强大的“学术软实力”。

  长期以来,消极语用现象在哲学社会科学界具有一定的市场。一些学术论著流行的是简单套用外来话语或者传统固有话语,以致遗忘了“言说者是谁”、“为谁而言说”、“何语境言说”,致使语用主体的自主独立地位日渐淡化甚至消解。现在,人们已经认识到语用问题的重要性——它既是解开各国文化命运奥秘的钥匙,更是开启未来文化发展空间的钥匙。脱离了语用,学术知识就少了生动和活力;而欲评价学术,则更需聚焦语用问题。

  就概念而言,积极语用是研究者在长期积累、深思熟虑的基础上,于特定语境中对具体话题缜密论证、独立判断、精彩评论的言语行为和言语过程。“积极”指称研究主体在强烈建树意识、问题意识和批判意识驱使下而呈现出来的表达主动性、个体性和深刻性,集中表征为学术研究中释放出来的表达活力;质而言之,积极语用是研究主体学术创新精神“鲜活存在”的彰显。没有积极语用,就不能承载积极的学术探险精神;而没有积极的学术探险精神,就同样没有足以表征学术探险的积极语用。两者互为表里、相辅相成。因此,判断是否积极语用、何以积极语用,可以成为评价学术思想原创力高低强弱的一项重要标准。

  积极语用要素:新概念、新判断、新文风

  作为研究主体思想活力的集中呈现,积极语用涵盖真正研究主体的所有言语行为与言语过程。伟大思想家马克思,其论著中新概念、新判断、新文风清新扑面,字里行间更是激荡着真理探求者的浩气、热情和理性活力。无论是义正辞严的辩驳,还是缜密严谨的立论,积极语用的鲜明风格一以贯之,留给后人极其深刻的启发和难以平息的感动。从学术评价的立场出发,新概念、新判断、新文风是审视学术评价对象时必须关注的三大积极语用要素。

  第一,新概念是学术评价的逻辑出发点。凡是富于思想内涵的优秀学术论著,必然以创造新颖、鲜活、具有可持续学术成长价值的新概念为特征。因为,这种新概念是特定思想理论的一种外部“标识”,凝聚着学术主体深厚的专业功力和增值潜力。马克思从资本主义复杂经济现象中提炼出来的“剩余价值”、“异化劳动”等特色化新概念,浓缩着他全部的精华性思考,揭示了资本家剥削的最终秘密与工人贫穷的真正原因。美国语言学家乔姆斯基的所有语言学理论,被概括在“转换生成语法”这一标志性的特殊概念中,成为这位具有全球影响的语言哲学家的专属文化符号。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其重要学术贡献就在于用“前喻文化”、“后喻文化”、“并喻文化”等概念来概括自己长期学术研究的创新发现。新概念已经超越了作为外部包装的词语形式,实质性拓展到内涵——对事物本质规律的核心揭示;同时,新概念往往成为贯穿研究者学术探险始终的主线索,为独特的个性化研究铺设了思维运行的逻辑轨道。因此,新概念蕴含着一种学术研究的独特的价值意蕴,具有很高的标志性意义。当我们回眸某一思想理论体系的时候,不得不聚焦作为一种文化符号的独特概念,并凭借这种概念的深刻性、普适性、创新性来判断它所统领的思想理论体系的价值高低。另外,真正科学的新概念具有学术增长的可持续价值,象征着后续学术发展的新阶段、新境界。总之,努力寻觅并自觉发掘某种思想理论体系中的新概念,正是我们展开学术评价时需要把握的一个出发点。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