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祁述裕:全民阅读要考虑公众对阅读产品的需求差异

2016-10-10 16:47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0-10 16:47:57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鑫

  又到年关,我们照例给今年的生活算起了总账。除去柴米油盐,作为文化人,免不了要问一句:您今年读了几本书?亚马逊中国近日发布了2013年度图书排行榜,凤凰网读书频道也公布了2013年度畅销书,中国人读了多少书、读的什么书,从中可见一斑。在国人普遍感觉很“累”的2013年,阅读仍是国民精神生活的一件大事,有关阅读的那些事儿,都值得我们重点关注。为探讨这一问题,光明网记者采访了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主任祁述裕教授。

  【要点摘录】

  总体来讲,当下我们的阅读处于一个方式深刻变化、阅读内容令人堪忧的状况。

  我们对阅读本身要重新进行定义。当我们说“阅读”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说清楚“阅读”是什么。现在人们的阅读更多的是一种消费性、娱乐性的阅读,那种思考性的、解读社会问题、关注社会现实的阅读,比过去大为减少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在我们探讨阅读,阅读什么比阅读率更重要。

  公共文化服务所提供的阅读与公众自身常常关系不大。这导致许多地方满足阅读的文化设施使用率不高,公众的参与度也不够。

  全民阅读活动要真正有成效,不能仅仅限于一般的号召,要结合每个城市的特点、区分不同的人群,做到有针对性,还要持之以恒。

  开展全民阅读活动,一定要考虑到公众对阅读文化产品的需求差异,并对这种阅读需求进行引导:一是要引入竞争机制,二是要创新公共文化服务机制。

  为阅读立法的用意是好的。阅读立法必须有明确的、可以实施、起到强制作用的具体细则,如果立法仅限于一般性号召,就没有实际价值。

  培养国民阅读习惯,重点应抓好两类人群,一是从娃娃抓起。中小学生要在学校里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学校和家庭必须对学生的阅读习惯加以引导,让阅读成为提升学生人文素质的重要途径。二是抓住公务员这一重要群体,在公务员中营造阅读氛围,引领风尚。

  浅阅读、快阅读现象不可避免,也有其自身的价值。所以尽管我们推崇经典阅读,也没有必要排斥浅阅读、快阅读。问题是在浅阅读、快阅读占据主导,时尚产品挤压经典产品空间的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够让市民同样也关注经典阅读及经典文化产品。

  对经典阅读的式微及边缘化,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危机意识。必须从社会风尚、社会管理方面进行引导,为经典阅读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我们这个时代必须要有自己的经典作品。

  【专家简介】

  

  祁述裕: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主任、国家行政学院文化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享受国务院政府特贴专家。长期从事中国当代文化问题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文化理论、文化政策、文化经济、文化体制改革等。近年来,参与多项国家文化产业发展政策、规划研究和制定,先后承担多项有关文化建设的重要课题研究。著作主要有:《中国文化产业国际竞争力报告》《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战略研究》《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文学艺术》等。被聘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专家委员会委员,并为多家地方政府聘请为文化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光明网:您怎么看待当下中国人的阅读现状?

  祁述裕:总体来讲,当下我们的阅读处于一个方式深刻变化、阅读内容令人堪忧的状况。

  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现代科技为人们的阅读方式提供了更多选择。人们的阅读需求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差异化,人们的阅读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另一方面,从阅读内容看,现在人们的阅读需求主要是两类,一类是休闲性、娱乐性的阅读需求,一类是实用性的阅读需求。超越自我、思考现实人生、关注社会现实的阅读需求,比过去大大减少了,在年轻人群体中,这个现象十分突出。这是一个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

  光明网:那您觉得阅读方式的多样化对人们阅读的需求、喜好和习惯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祁述裕:影响最大的是我们对阅读的理解,首先我们对阅读本身要重新进行定义。当我们说“阅读”的时候,我们首先要说清楚“阅读”是什么。今天我们讨论的“阅读”的涵义,跟以前所讲的“阅读”有很大的不同。以前,我们一谈到阅读,大家心照不宣,指的就是纸质阅读,包括图书阅读和报刊阅读。现在“阅读”的内涵大大拓展了。现在,电子阅读已经与纸质阅读并驾齐驱,在一些人群中甚至已经超过了纸质阅读,占据主导位置。人们选择什么阅读方式跟年龄、受教育程度有直接的关系。比如,大体上40岁以上的,大都还保留着纸质阅读的习惯;30岁以下的青少年,更习惯于电子阅读,包括电脑阅读、手机阅读、iPad阅读、电纸书阅读等等。受教育程度不同,对阅读习惯也有直接的影响。

  其次是改变了阅读格局。现在的普遍情况是,纸质阅读在大幅度地减少,电子阅读快速增加。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

  第三,人们阅读途径更加便捷。电子阅读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这是对人们阅读习惯的一个重大改变。

  第四,阅读的内容发生了深刻变化。超越一己私利,探究社会问题、为了提高素养的阅读在减少,休闲性、娱乐性的阅读需求成为时尚。现在,媒体每年都在讨论阅读率下降的问题。严格地讲,笼统地讲阅读率下降不够准确,只能说纸质阅读在下降,电子阅读不但没有下降,相反在逐年增加。实际上,比阅读率更重要的是阅读什么。我们现在探讨阅读,从某种意义上讲,阅读什么比有多少人在阅读更重要。一个善于思考的民族,才是值得世人尊敬的民族,而当下中国人更多的是追求娱乐化阅读。这是中国阅读的问题所在。

  当然,我们不能陷入以前那种凡事都希望大一统思维的窠臼,要求国民都阅读同样的内容,都要去读同一本书,提倡某一种阅读方式。这跟我们这个时代的发展是不一致的,也是不现实的。社会分层化、多元化状况下,我们不能要求大家都去思考社会问题,都去做理论家、批评家。但是,超越一己私利的、理性的、关注国家命运和未来发展的阅读,应该居于阅读金字塔的塔尖,是最值得珍视的阅读。社会的精英和希望成为精英的那部分人应该以此为己任。这是全民阅读活动应该所要追求的目标。商业化的休闲性、娱乐性的阅读,市场就可以解决,无需通过全民阅读活动去鼓励。

  光明网:为加强城市文化建设,为居民阅读提供便利,不少城市除了有大型的公共图书馆外,还在街道、社区、乡镇等设立了很多小型图书馆。但这些图书馆都存在使用率较低、管理不完善等问题。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祁述裕:这涉及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当中的一些问题。本世纪以来,国家提出要建立健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满足居民的基本文化权益。现阶段公民的基本文化权益包括什么内容呢?我们把它概括为“5+1”。所谓“5”,是指读书、看报、收听观看广播和电视、参与文化活动、有机会进行文化欣赏。所谓“1”是指公共博物馆、图书馆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对公众免费开放。此外,对农民来讲每个月免费看一场电影。为实现上述目标,本世纪以来,中央和地方投入了很大的经费,建设乡镇文化站和农家书屋,为满足公民读书看报,实际上也包括上网,搭建一个平台。

  重视乡镇文化站和农家书屋建设本意很好。但问题是许多地方乡镇文化站和农家书屋并没有真正起到应有的功能。我曾去一些基层乡镇文化站和农家书屋调研发现,相当一些地方使用率并不高。国内一些研究机构也对此做过许多调查,也发现同样的问题。比如某大学曾调查中国一个中部省份村级文化设施的建设状况及使用情况,发现仅仅三分之一的乡镇文化站每天有3人以上使用,每天不到3人(可能是1或2人)使用的占三分之一,还有每天无人使用的占三分之一。这就是你刚才所说的,文化设施使用效益不高的问题十分突出。

  根据我的观察,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第一,我们提供的图书等文化产品,往往不是这些群体、社区所喜欢、所需要的。我曾到西部某乡镇文化站去调研书架上陈列的书籍发现,书籍大都很陈旧。有些书是农民根本看不懂的。比如有一本书叫《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是尼采的一本哲学著作,哲学专业以外的大学生都基本不会看,农民群体更不会阅读这本书。

  第二,通过建设乡镇文化站、农家书屋,提供纸质图书的方式来满足公众阅读,其方式已经不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新情况。如上所说,现在的阅读方式是多元化的,人们看书不一定要看纸质图书,也不一定要到图书馆、文化站去,打开手机或在家上网就可以解决。包括进城的农民工,也是电子阅读的主体。杭州的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建立仅四年,已经拥有很大的电子阅读流量。每个月的阅读总人数是8千万人次,每个月的阅读收入达到1.7亿。读者每个月交几元钱,就可以读到上百本甚至上千本书籍。这个阅读基地主要的读者群,据他们调研是“三保”,即保安、保姆、保洁。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人们阅读方式的重大变化。公共文化服务,包括如何为公民提供阅读便利,应该适应这个变化,应该有新的思路。

  光明网:为推广阅读,国家层面也一直在努力,比如自2006年以来的全民阅读活动。党的十八大还把“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第一次写进了党的政治报告。您觉得全民阅读活动开展至今,有没有明显的成效?您能否评价一下?

  祁述裕:有些地方全民阅读活动还是开展得很好的,比如深圳。深圳每年都举办“读书月”活动,(读书月)邀请名家介绍、推广阅读,推荐阅读书目,组织各种形式的阅读,比如农民工阅读,或者评选有浓厚读书氛围的模范家庭,通过媒体来介绍各种各样的阅读活动。深圳市政府还出台文件,规范读书月活动。这样的活动已经开展多年。作为政府推动的一项公众文化节庆活动,深圳读书月已经成为实现市民文化权利的重要载体,很有成效。

  全民阅读活动要体现成效,关键是要持之以恒,而且要结合每个城市的特点、针对不同的人群来做,不能仅仅限于一般的号召,还要有相关政策措施来推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引入竞争机制,推动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发展”,用意就在这里。上面讲到的街道、社区、乡镇文化站问题,很大的问题就是因为仅仅单向的提供,没有形成互动机制。十八届三中全会还讲到,“建立群众评价和反馈机制,推动文化惠民项目与群众文化需求有效对接”,所以开展全民阅读活动,一定要考虑到公众对阅读文化产品的需求,同时还要有措施来保障。一是通过引入竞争机制,让更多的机构参与公共文化产品提供,使我们的公共文化设施以及文化活动的开展更有针对性。二是创新公共文化服务机制。2013年北京举办首届“惠民文化消费季”,向市民免费发放“文惠卡”,通过政府补贴及其他折扣优惠等方式鼓励市民文化消费,让群众参与到更多的文化活动中来,这是打造城市文化消费长效机制的一种有益探索,也是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这跟我们原来那种免费提供的方式相比,能够更准确地把握消费者的需求。这也是推动全民阅读、以及与阅读相关的文化消费活动的一个很重要的思路。

  总之,全民阅读要在机制、方式创新上多下功夫,才能取得实效。

  光明网: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115位政协委员联名提出了“由全国人大制定《全民阅读法》、国务院制定《全民阅读条例》”的建议。建议认为,为全民阅读立法,就是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将推动全民阅读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确定政府为促进全民阅读的责任主体。您能否评价一下这种为阅读立法的行为?

  祁述裕:阅读是推进一个国家文明进程的重要手段,为阅读立法的用意是好的。如果国家出台这样一个阅读法,将有助于鼓励公民重视阅读,也表明政府对阅读的一种态度,有助于各地正在进行的一些相关活动,并为之确立一个长效机制。需要指出的是,为阅读立法必须有明确的、可以实施的具体细则,不能仅仅满足于一般性的号召;既然是法律,就必须带有某种强制性,必须有能够起到强制作用的内容,否则意义就不大,也不一定能起到很好的效果。还要看到,阅读是个性化的精神活动,阅读什么,是个人喜好,不能强制。因此,引导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感觉,引导阅读,主要恐怕还不是靠法律,引导阅读功夫在法外。在立法之外,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光明网:在培养中国人读书习惯这方面,除了读书节、阅读日等活动以及阅读立法外,还有哪些更切实有效的方法、或途径?

  祁述裕:要培养阅读习惯,必须从娃娃抓起。首先,中小学要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但教育体制的现状以及追求升学率的目标管理,制约了阅读习惯的培养。现在的中小学教育,对各科知识学习很重视,但在培养阅读习惯方面所花的功夫很少。学校教育搞题海战术,只是为了培养学生适应考试,不是为了培养学生思辨能力、汲取新知能力。这跟有价值的阅读相距太远。由于没有养成良好阅读习惯,中小学生进入大学后,要开始真正的大学教育所需要的那种人文素养阅读会更难。因此,教育体制本身的改革,学校教育对校园阅读氛围的重视,都要提上日程。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中小学生不是不阅读,而是阅读有价值的书籍太少。学校和家庭必须对这种阅读习惯加以纠正和引导,才能为阅读注入更有价值的内容,让阅读真正能够起到提升学生人文素质的作用。

  另外,要抓住公务员这一群体,在公务员中营造崇尚阅读的氛围。中央一直倡导全民阅读,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公务员的言行对社会具有很大示范作用,应要求公务员从自身做起,减少应酬,闲暇时间静下心来读书学习,提升自己。现在,公务员也强调加强学习,但往往强调的是加强政治学习。这当然非常重要。但同时要拓展学习的内涵。“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严密,博物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学、修辞学使人善辨;凡有学者,皆成性格。”阅读能够塑造人的性格,弥补人的精神缺陷,锻炼人的全面能力。公务员多读书、读好书,并通过他们的行动来正面影响社会,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

  光明网:当下的文化消费市场中,无论纸质阅读还是电子阅读,都以“浅阅读”“快阅读”为主,导致经典阅读的空间被大量挤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您认为怎样才能刺激人们的阅读文化消费,并对它进行正确的引导和纠正?

  祁述裕:这是一个时尚引领消费的时代,每一种新的电子产品的出现,都会引发一种新的消费潮。这是当下消费社会的一个特点。浅阅读、快阅读现象不可避免,也有其自身的价值所在。我们推崇经典阅读,也没有必要对浅阅读、快阅读加以排斥。问题是在浅阅读、快阅读占据主导,时尚产品挤压经典产品空间的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够让市民同样也关注经典阅读。

  要做到这一点,公共媒体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多介绍经典作品,鼓励阅读经典,请名家讲解经典。大中小学校要培养学生对经典阅读的正确认知,让他们通过阅读得以观照内心、陶冶情操、提升修养,学会单纯地享受阅读的乐趣,减少社会浮躁肤浅风气的侵蚀。公务员培训机构也要开设经典阅读的课程,培养公务员阅读经典的习惯和意识。上述所说只是挂一漏万,需要综合治理。

  对经典阅读的式微及边缘化,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危机意识。人们满足于能快速阅读、迅速获取知识又迅速遗忘的信息,而对能够获益终身、成为精神养料的经典敬而远之。社会环境也没有为经典阅读提供所需的条件。消费社会为每个人实现了物质的极大便利,又最大程度地挤压了人的精神空间。功利主义成了这个时代全人类的共同病症。有多少人会选择经典阅读所需要的那种慢阅读、沉静、沉思与观照?

  总之,必须从社会风尚、社会管理方面进行全面引导,为经典阅读营造良好的社会阅读环境。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对人类自身命运做出前瞻性的、严肃的思考,对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起到推动作用,或者为我们创造一种新的文化形象,这些人是国家所需要的脊梁。在阅读的过程中应该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

  另外,我们这个时代必须要有自己的经典作品。我们自己的经典力作不多、可供阅读的有价值的内容缺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经典的阅读。如果我们自己的经典作品多了,就能带动对经典作品的阅读兴趣。比如,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让当代作品有了一次走到聚光灯下的机会,在一定范围内点燃了市场出版和读者阅读经典作品的热情,对经典阅读的推动起了很大的作用。时代需要更多的莫言,和更多经得起岁月淘汰的经典作品。不仅需要文学作品,也需要哲学和其他领域的经典作品。

  (光明网记者邬庆霞采访)

[责任编辑:张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