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解读长征精神现实关照 因为远去所以呼唤

2016-10-21 11:35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我有话说
2016-10-21 11:35:28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作者:责任编辑:蒋正翔

  公方彬(国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流社会大力推动,属于职责所在。社会公众积极主动参与,就具有昭示意义。这说明,呼唤“激情燃烧岁月”中形成的精神品质,原本是时代脉动与内在要求。因为“远离崇高”,导致精神虚无,人们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精神世界不充实,注定品尝苦果。

  无论单个的人,或者一个团队,乃至一个政治集团和民族,在精神和价值观领域有着共同的命题需要回答。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何为价值和如何实现人生价值,何为幸福和怎样赢得幸福。正是这些根本性或终极性命题存在,决定了所有国家和民族都把富含精神元素的重大历史事件作为纪念日,以此引发集体思考,接受精神洗礼,避免为庸碌生活所麻痹。

  

  单个的人,其价值追求伴随成长而逐步丰富,所谓人在没有饭吃时,只做一件事,找饭吃!有了饭吃后会生出许多事来,这生出来的事多属精神范畴。长征精神中包含着终极追问,真正理解和接受,便可避免因“绝对价值丧失”而来的精神痛苦。

  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我们开始享受过去难以想像的物质生活,然而,因为精神生活没有同步,一个背离现象产生出来:物质欲望越多满足,精神痛苦愈加强烈。个中原因,在于人生的意义与价值观出现了紊乱和缺失。

  这个现象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上个世纪80年代,潘晓关于“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的疑问,就引发了一场波及全国的人生观大讨论。背后是社会由“文革”期间的“精神万能”,转向商品经济的“金钱万能”,导致价值观紊乱和精神无所依附。再后来,一波又一波的解构崇高,抺黑英雄,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都对我们的精神世界产生冲击,由此结出苦果,出现了哲学家叔本华所说的“绝对价值的丧失”,因此让我们产生挥之不去的精神痛苦。

  幸福感受财富影响,但绝不囿于财富,真正带来恒久幸福的,是精神和物质平衡。要实现平衡,就需要信仰信念的支撑,人的信仰信念越坚定,精神境界就越高尚,获得的幸福感越能深及灵魂。正是这一本质特点,决定了我们纪念红军长征胜利活动的必要,因为支撑铁流两万五千里的精神力量,源自坚定的信仰信念。

  或许有人认为,红军长征是被逼无奈,人们参加红军不过是为了找饭吃,谈不上信仰信念。这样的疑问一直存在。2004年,新华社军分社与《北京青年报》社联合开展一个大型采访活动,“我的长征——寻访健在老红军”,连续刊发了76位老红军的长征故事。在活动结束后的座谈会上,有人提出疑问:76位老红军没有一人讲自己是为信仰信念参加长征,相反,清一色讲到“参加红军找饭吃”,当时红军喊的口号、写的标语也是这样。

  要弄清这个问题,需要深入辨析。孙中山先生把党员分为三个层次:首义党员、协助党员、普通党员。共产党领导革命之初,那些大字不识的农民、手工业者、反动队伍投诚的士兵,确实为吃饭而来。尽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