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玫:推行河长制需要借助民间力量

  本期光明网理论学术动态导读关注河长制、精准扶贫、互联网金融犯罪防治、长江经济带建设、京津冀协同立法、高校转型等话题,欢迎网友踊跃参与讨论。

  【朱玫:推行河长制需要借助民间力量】

  朱玫表示,一个成熟的社会治理结构,不仅要求政府各部门履行好职责,而且要能充分激发最广大民众的潜能。因此,“河长”制在推广过程中要突出“共治”。当前,不少地方在“河长”制推行过程中,一个成功的经验就是引入了民间力量参与。河流治理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民生工程,因而也最能触动百姓痛点,同样也最能得到百姓认同。今后全面推行“河长”制,更要着眼于如何从制度设计层面,让百姓能有更多、长效、固定的参与渠道,使之从受损者、旁观者、评论者成为受益者、参与者、监督者,形成政府、企业和社会共治格局,为环境治理体系改革提供示范样本。

  摘编自《中国环境报》

  【陈志刚:建立贫困户精准识别体系,找准帮扶突破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挂职安徽涡阳县副县长陈志刚指出,涡阳县的精准扶贫工作经验值得借鉴。在具体工作过程中,涡阳县首先进行精准识别。组织力量对全县贫困人口进行建档立卡,并按照“两公示、一公告”的程序再次进行识别,对贫困户家庭状况、致贫原因进行认真分类统计,为精准帮扶夯实基础。其次,进行精准管理。通过扶贫项目实施和帮扶政策落实,对脱贫人口进行标注,对因灾、因病等原因致贫的人口,及时纳入扶贫系统管理,建立了科学的动态管理机制。在这些基础上,开展精准帮扶。根据贫困村、贫困户发展状况、致贫原因等因素,分别制定帮扶计划和措施,积极整合各类资金、资源,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提高精准扶贫的针对性。从而分析致贫原因,找准帮扶突破口,分村到户制定脱贫计划,确保真正脱贫。

  摘编自光明网

  【门植渊:打破信息壁垒,防控互联网金融犯罪】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门植渊认为,在互联网成为犯罪工具的情况下,互联网大数据同样成为防范制止互联网金融犯罪的重要工具。因此,应打破信息壁垒,广泛整合社会数据资源,积极主动拓展案件线索来源。公安部通过联系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国税局、海关总署、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各商业银行总行等部门,可以建立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信息共享平台,对于已发现的互联网金融犯罪高危人员的情报信息,积极开展信息采集、信息核查、异常经济状况调查、行动轨迹分析、人际网络研判等管控,制定相应管控方案,实现打控目标。各部门也可定期开展联席会议,汇总分析互联网金融犯罪整体情况,沟通交流工作方式方法,学习其他地区、其他部门工作实践中侦查、预防互联网金融犯罪的先进手段和技术。

  摘编自《检察日报》

  【成长春:以都市圈联动建设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

  南通大学党委书记、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指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协调性均衡发展,就是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促进江苏不同地区之间形成融合发展态势、不同经济主体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形成互利共生关系。具体来说,要实现南京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徐州都市圈、通泰盐都市圈的联动建设。其中,南京都市圈要进一步提升南京特大城市功能,深入推进宁镇扬同城化;苏锡常都市圈要全面强化与上海的功能对接与互动;徐州都市圈要将徐州、连云港、宿迁等中心城市联动打造成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总体布局的新增长极;通泰盐都市圈要增强南通长三角北翼经济中心功能,促进长三角城市群沿海发展带加快形成以上海为龙头、以宁波都市圈和通泰盐都市圈为南北两翼的协调性均衡发展格局。

  摘编自《新华日报》

  【周英、张培林:构建京津冀协同立法保障机制】

  周英、张培林表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需要以协同立法为保障。具体来看,一是建立京津冀三地立法信息库。信息库囊括京津冀三地的立法规划和年度立法计划、相同主题立法项目的立法进展及法规规章制定情况、关联度高的区域重大立法项目联合攻关的动态进展情况、三地立法工作经验和立法成果等信息。二是探索建立交叉备份审查制度。京津冀任何一方制定的事关协同发展的地方立法,均应将立法文本向另外两省市的立法机关报送备份。三是探索建立联合拟法机制。对于京津冀三省市均有立法需求、立法动议,立法调整的利益关系彼此趋同的立法项目,可以选择三省市联合拟法的协同模式,以实现三省市立法的高度协同。

  摘编自《河北日报》

  【张应强:让市场竞争机制在高校竞争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应强认为,当前高等教育内部的计划体制机制与外部的市场体制机制形成了冲突。一方面,政府主管部门认为地方本科高校的学术型定位出了问题,导致培养的人才不适应人才市场需求,因此必须实现由学术型向应用型的转型来走出发展困境;另一方面,地方本科高校则认为主因在于自己办学层次低,导致优秀教师引进困难和流失严重、办学资源匮乏、社会声誉低、用人单位校历歧视、毕业生就业困难等恶性循环。可见,地方本科高校转型发展所面临的深层次矛盾,实际上在倒逼我们必须改变高等教育双重体制机制,让市场竞争机制在高等教育资源配置和高校发展竞争中起决定性作用。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激发地方本科高校转型发展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摘编自《人民日报》

  (光明网记者 李澍整理)

朱玫:推行河长制需要借助民间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