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峰会:构建全球传播新秩序的有效机制

2016-11-22 13:37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1-22 13:37:49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史安斌

乌镇峰会:构建全球传播新秩序的有效机制

  无论国际秩序和媒介生态如何变化,一个永恒的母题是:全球信息和娱乐产业主要由少数几个西方国家和来自于这些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所把持和掌控。从电报时代的马可尼到互联网时代的微软,我们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演进路径,不论是将电缆铺遍世界、抑或是通过网络创造一个虚拟的赛博空间,这一母题从未改变。

  长期以来,广大发展中国家围绕建立“公正、均衡、平等”的全球传播新秩序与发达国家之间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从历史上看,在重构全球传播秩序的进程中有以下一些标志性事件值得关注:一是20世纪70至80年代,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平台开展的大论战,以印度为首的不结盟国家号召破除旧有信息传播体制,建立国际信息与传播新秩序(NWICO)。二是由国际电信联盟(ITU)发起的“信息社会世界峰会”(WSIS)。这两项计划虽然雄心勃勃,影响深远,但最终受到了主客观因素的局限而无疾而终、不了了之。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世界大国的中国在这两项计划的讨论和实施中基本上处于“缺席”或“失语”的境地。

  上述两项计划无法适应自2008年以来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的剧烈变动。在这场变局中,中国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在21世纪的头十年中,中国的全方位崛起和美国霸权的持续衰落是国际秩序变化的一大显著特征。中国政府更为积极、深入地参与到全球治理中,并与其他新兴力量(如金砖国家)一道致力于建立更加公平、均衡、合理的全球秩序——其中也包括信息传播新秩序。

  在全球范围内,以通讯社、报纸、电视等大众媒介为首的传统媒体依然由美英两国双头垄断,西强东弱的格局短期内难以改变。因此,中国选择把新媒体领域作为切入点,力图主导新一轮以互联网治理为核心议题的全球传播新秩序的重构。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举行的。其积极意义表现在:在预防可能出现的数字化冷战、制定互联网空间全新的游戏规则方面占得了一定先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并没有选择北京或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举办峰会,而是将中国浙江省的古老水乡乌镇作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会址。乌镇邻近世界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公司总部,其同时也是中国最早覆盖WIFI信号的乡镇,相比于借助于大笔风险投资运作、高度精英化、以硅谷为中心的美国模式,来自中国的乌镇模式对发展中国家显然更具有吸引力和示范性。与高大上的WSIS相比,乌镇峰会的核心关切是尽快缩小全球“北方”与“南方”之间的信息鸿沟和数据鸿沟,确保来自发展中国家草根基层的“后25亿网民”在互联网全球治理中赢得一定的话语权。

  习近平主席在去年乌镇峰会上提出的以“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核心、包含四项原则、五点主张的“中国方案”继承了NWICO和WSIS的历史遗产,顺应了当下“全球、全民、全媒”的传播变局。与教科书式的NWICO相比,“中国方案”既有世界主义的理念支撑,又有“一带一路”、亚投行、“互联网+”等国家倡议和战略的可靠保障。与片面倚重市场和技术的WSIS不同,“中国方案”强调多元主体的共同参与,在体现全人类共同关切的观念政治(noopolitik)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维护体现了互联网主权的“现实政治”(realpolitik)。尽管“中国方案”有待进一步的检验和修正,但是构建符合人类共同福祉的全球传播新秩序始终是媒介和文化领域“中式全球化”的要旨所在。应当指出的是,“中式全球化”和“中国方案”并不意味着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新的霸权,而是为后美国世纪世界秩序的重构提供一个可行的替代性方案。我们看到,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在乌镇峰会上发出了日渐响亮的声音。本届峰会分论坛之一的 “中非互联网合作”论坛即是引人注目的亮点之一。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乌镇峰会将会逐步发展完善成为构建全球传播新秩序的有效机制,其所倡导的“网络命运共同体”的核心理念也将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努力下一步步变为现实。

[责任编辑:赵伟露]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