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建辉:我国境外办学在汉语教学方面投入精力过多

  本期光明网理论学术动态导读关注人类命运共同体、汉语教学、行政监管、产权保护、生态环境修复等话题,欢迎网友踊跃参与讨论。

  【苏长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文化资源来自传统和现代两部分】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长和认为,我们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其政治文化资源来自传统和现代两部分。所谓传统,中国古代有丰富的中外秩序资源,在当时地理所及的范围内,形成一套处理中外关系的思想和实践做法,这套思想和做法在今天需要创造性转化。所谓现代,“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还需要从马克思主义中寻找本源。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共同体和人类解放的思想中,包含着国际主义以及很多“人类命运与共”的资源。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关于世界不平等、剥削以及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根源、改造的论述等等,都是我们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思想本源。同时,这些思想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从学理上区别于既往及现在流行的一些共同体理论如各种带有宗教色彩的联盟、大西洋共同体、“民主”价值观联盟等的重要依据。

  摘编自《中国社会科学报》

  【熊建辉:我国境外办学在汉语教学方面投入精力过多】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熊建辉指出,我国境外办学在汉语教学方面投入过多的精力。从目前我国高校境外办学所设置的一些专业来看,许多高校在汉语教学中投入了较多的精力。需要指出的是,把汉语教学作为办学重点这一定位与我国的孔子学院目前承担的任务有较多的重叠。孔子学院是为了开展汉语教学和中外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而设立的。但是与高校的海外分校不同,孔子学院品牌已经形成,在全球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且已经形成了其自有的一套较为成熟的语言教学和文化传播方案。从这点上看,我国高校境外办学迫切需要重新调整“汉语教学”在办学中所占的比重,将汉语教学作为一个学习的基本课程,而不是一门专业来设置。或者可以考虑,将汉语教学这一任务交由孔子学院完成,在具备基本的汉语能力后再衔接到分校的学习中来。

  摘编自《光明日报》

  【仝尧、武湖:“互联网+”时代行政监管需确立崭新监管理念】

  徐州市委党校仝尧、徐州市委组织部武湖指出,“互联网+”时代行政监管,应确立崭新监管理念。网信事业要发展,首要是打破陈腐的监管思维定势。监管思维的创新是一个创造性的破坏。用新的产品代替旧的产品,新的企业代替旧的企业,新的行业代替旧的行业,一定会触动现有产业既得利益者的奶酪。要厚植创新沃土,营造敢为人先、宽容失败的良好氛围,调动全社会创业创新积极性,使之汇聚成推动经济发展的磅礴力量。

  摘编自《新华日报》

  【白龙:完善产权保护的法治化路径,增加人民群众的财富安全感】

  白龙指出,产权保护之所以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在于伴随中国社会发展变迁,产权观念的发育和成熟。如果说“有恒产者有恒心”描述的是静态社会的财产保护,强调财产归属对于人们各安其位的重要性,那么当前强调的产权保护,则是动态社会促进共同福祉的基本规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各种资本的流动和融合,造就了多元动态的市场图景。大大拓展的产权概念,不仅包括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也包括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产权保护的对象不仅包括物权、债权、股权,也包括知识产权和其他无形财产权;不仅要依法处理当前的各种产权纠纷,也要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给各类财产权以完善保护,需要在以往法律的基础上,以顶层设计完善产权保护的法治化路径,增加人民群众的财富安全感。

  摘编自《人民日报》

  【尹卫国:生态环境修复治理需处理好四大问题】

  尹卫国撰文指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是通过经济加行政手段责令污染主体对受害者进行补偿,但实质是对生态环境的一种修复治理,要达到这一目的,需要处理好几个问题。一是赔偿要大于治污。当生态赔偿金小于治污成本时,缺乏社会环境责任的企业就会选择排污,而不积极治污。因此,赔偿金额必须大大高于治污成本。二是赔偿不能替代治污。生态环境赔偿只是遏制环境恶化的辅助手段,治污才是根本之策。三是赔偿不能替代罚款。赔偿生态环境损失与罚款是两个概念,不能两者合一。对污染主体要先罚款,再责令赔偿生态损失,这是必不可少的双重经济压力,不可丝毫免责。四是强化生态环境修复治理。

  摘编自《广西日报》

熊建辉:我国境外办学在汉语教学方面投入精力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