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2016-11-30 09:17 来源: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30 09:17:57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陈家兴

  历代治乱兴衰,其得其失甚多。但归根到底则是:得人者兴、失人者崩。

  “要把我们的事业发展好,就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要干一番大事业,就要有这种眼界、这种魄力、这种气度。”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理念。这一理念之所以宏阔超凡,正在于其眼界乃是放眼天下,坚持“五湖四海”。其魄力,体现在不论亲疏贵贱远近,一切唯才是举。其气度,足以延揽天下英才共襄盛举、共图大业。

  历史上那些有能力的雄主,都是在用人的眼界、魄力与气度上高人一筹。战国七雄独秦一统,关键就在于始终坚持五湖四海的用人谋略,使秦国成为重要人才的净流入国。如宋代洪迈所言:“楼缓赵人,……蔡泽燕人,吕不韦韩人,李斯楚人。皆委国而听之不疑,卒之所以兼天下者,诸人之力也。”而“六国所用相,皆其宗族及国人”,在用人上搞亲疏远近、不能举贤任能,导致六国成为贤能之士的净流出国。如魏之张仪、范雎、尉缭等,皆流失在他国建功立业。在一定意义上说,魏国简直成为秦国治国大才的培养基地,其中原委,启人深思。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当然不是说只有外来人才方堪大用,用本土人才就不好。春秋时期的晏子是齐国人,齐景公以为相,用其策,国力日强,尊王攘夷。因而,用人的关键问题是,不能唯亲,而要唯贤,“为官择人,唯才是与”。祁奚告老辞政时,晋悼公问谁可替他,一问举解狐,再问举祁午,解狐为其仇人、祁午乃自己儿子,此谓“外举不隐仇,内举不隐子”。今天,只要是真正的人才,无论党内党外、国内国外,无论亲疏、贫富,都应当吸引过来、凝聚起来,决不能因这些外在因素阻断人才进入的通道。

  如何“聚”?这是“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首要问题。唐太宗希望封德彝举荐贤才却久无所举,问之答曰:“非不尽心,但于今未有奇才耳!”太宗则斥道:“君子用人如器,各取所长,古之致治者,岂借才于异代乎?正患己不能知,安可诬一世之人!”倘无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用才的胆识、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不能广开进贤之路,在发现和遴选人才问题上存在制度性壁垒,则如何能聚?唯以此为重大命题而悉心破解之,方能开阔眼界、打开思路、破除壁障。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关键在“用”。袁绍也很礼贤下士,却不善用,如郭嘉所言:“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不知用人之机,多端寡要,好谋无决,欲与共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难矣。”曹操每得一贤才而用得其所,是以其军队不足袁绍十分之一却胜负已分,如其当初之言“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古人云:“好贤而不能任,能任而不能信,能信而不能终,能终而不能赏,虽有贤人,终不可用矣”,聚才是学问,用人更有大道,更见气度魄力,不可不深研琢磨,使用当其才、才尽其用。

  “得人才者得天下,失人才者失天下”,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竞争。要想赢得竞争,赢得未来,必当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达致人人渴望成才、人人努力成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境界。

[责任编辑:康慧珍]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