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现代人精神危机

2016-11-30 20:06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6-11-30 20:06:21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刘 淼

  中国国家话剧院2016秋冬演出季集中推出的5部小剧场话剧作品中,有4部为新创作品。日前,复排作品《红色》和新创作品《比萨斜塔》《长子》圆满结束本轮演出,另外两部新创作品《罗刹国》和《爆米花》也在京建组。

  将《聊斋志异》中故事进行当代化演绎的《罗刹国》和揭示“娱乐至死”生活态度的《爆米花》,虽然故事发生的背景不同,但创作者不约而同地将舞台变成了人性的实验场,直面现代人的精神危机。

  《罗刹国》:一次大胆的探索

  话剧《罗刹国》由著名编剧黄维若根据《聊斋志异·罗刹海市》改编,由三拓旗剧团创建人、青年戏剧导演赵淼执导,青年演员杨君军、汪玥、刘星扬等出演。

  该剧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虚无缥缈的罗刹国位于一座四面环海的岛屿之上,那里住着面相丑陋、行为怪异的罗刹鬼。一个叫马骥的人落难至此,经历了种种奇遇。当马骥明白了罗刹国以丑为美的进阶标准,他开始学习和适应,渐渐磨灭了回归人类世界的希望。目小红的出现让堕落于此的马骥再次唤起出逃与回归的想法,但一切都似乎太晚了……

  这样一个看似荒诞的故事,深深吸引了赵淼,他认为,马骥在罗刹国经历的从不变到改变,再到完全适应荒谬生活而不愿意回归人类世界的过程很具有当代意义,而剧中另一条线索,罗刹女从罗刹鬼到人的转变,则让马骥的遭遇变得更具有警示意义。“罗刹国以丑为美,马骥为了生存给自己也画了一张罗刹脸,不断堕落,直到无法自拔;原本是鬼的罗刹女为了救马骥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她的善良更像一个人。我希望这个作品能让大家反思,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我们应当守住善良与真诚的本性。”赵淼说。

  善于肢体剧创作的赵淼,在《罗刹国》中进行了大胆的探索:不仅删减了原作中的大量台词,最大限度地利用形体表现力来完成叙事及表意,还融入了皮影戏、傩戏、戏曲、现代舞等元素。“我想让《罗刹国》成为一部具有实验探索意义的作品,在这部戏中体现现代剧场意识,使其呈现方式更加丰富、更加多元,在舞台上让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进行沟通。”

  只有少量台词,大部分故事情节通过肢体讲述;能操作皮影,并把操作的过程变成表演的一部分;罗刹鬼的造型以手持面具完成,而且要轻松流畅地进行人与鬼的转换;舞台的节奏被严格划定,即使上场多走了一步都会显得突兀……这样繁复、严格的要求,为演员制造了不少困难。

  《罗刹国》的演员阵容由国家话剧院青年演员和三拓旗剧团成员共同组成。为了让演员适应以语言表意到用肢体传情的转变,从今年9月开始,赵淼就带领演员做各种训练。“有一个练习是让12名演员在6平方米的地方玩‘摸瞎子’,每个人只能通过手指尖的接触来判断对方是谁。开始时大家完全找不到感觉,但现在,大家基本可以不触碰,只是听步伐甚至闻气味就知道对方是谁。”赵淼说。

  剧中的道具也是创作的一大难点:如何让手持的面具更顺手,更具表现力;如何让皮影的画面更立体……这些都将于12月16日北京国家话剧院小剧场的首演中揭秘。

  《爆米花》:反省“娱乐至死”的生活态度

  话剧《爆米花》由英国剧作家本·爱尔顿创作,范益松翻译,国家话剧院青年导演刘丹执导,于洋、邓炀、马昂等出演。

  该剧讲述了在奥斯卡颁奖夜,美国著名好莱坞电影导演布鲁斯遭遇的荒谬离奇的事件:两名粉丝将布鲁斯劫持,并将这场劫持变成了一次盛大的直播,最终导致了一场令人震惊的杀戮惨剧。该剧表达了伴随着信息爆炸等一系列社会现象,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娱乐至死”的生活态度,由此带来了巨大的社会隐患和现实问题。该剧首演于英国伦敦,因其深刻的主题和社会意义、幽默讽刺的黑色喜剧风格引起轰动,并荣获1998年英国戏剧最高奖项劳伦斯·奥立弗奖以及巴克雷戏剧奖最佳新剧目奖。

  2006年第一次看到《爆米花》时,刘丹还在中央戏剧学院读大二,由廖向红执导的该剧给刘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戏的风格感很强,与当时学校的其他戏完全不一样。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情节,劫匪给媒体打电话,要求派记者来导演家里进行直播,结果收视率一直在飙升。劫匪扬言,只要观众关上电视,他们就停止劫持。但收视率依然居高不下。廖向红老师在舞台上安置了一个大屏幕,就像一次直播一样用一台摄像机记录着舞台上的整个过程。但突然,摄影机面向了观众,我在大屏幕的角落里看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自己,似乎我也在或被动或主动地参与了这次劫持。”

  “1998年的剧本似乎是一个预言,如今剧中的预言在现实中一一实现。”这也是刘丹决定以自己的视角诠释这部作品的原因。再次研读《爆米花》的剧本和相关的书,也让刘丹捕捉到了更多信息。“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这本书里,对从印刷时代到电视时代观众的转变有深刻的阐述。他认为,在印刷时代,人们的思维是严肃而理性的,但到了电视时代,人们的思维是散乱、娱乐甚至荒谬的。如今,我们已经从电视时代跨进了网络时代,这样的现象变得更加明显。”

  对于在“电视时代”创作的剧本,刘丹也进行了“网络时代”的改编——语言更当下,人物的生活方式更现代,而剧中把记者请来进行的直播也变成了如今最流行的手机直播。对于演员的选择,也完全依据剧中人物的年龄和性格。“一进排练场,演员们就都感受到了剧本的快节奏和爆发力。不同于其他作品,《爆米花》不是慢热的,而是从一开始就像80℃的水,然后逐渐沸腾,直至像爆米花一样被‘引爆’。”刘丹说,12月16日观众一定能在北京国家话剧院先锋剧场,感受到“爆米花”的冲击力。(刘 淼)

[责任编辑:刘冰雅]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