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戏走心

2016-11-30 20:43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2016-11-30 20:43:30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高 扬 晓 耕

  秦腔《狗儿爷涅槃》根据同名话剧改编,是以李小雄扮演的狗儿爷为主角的大戏。此剧磅礴大气,展示了一个时代所造成的人性的复杂、人性的美好、人物命运的痛苦与曲折。

  一面世就引起了戏剧界的震动,各种赞美与探讨从未停歇。此剧丰厚的文学性和人物复杂的多面性是戏曲剧目所少见的。李小雄往台上一站,就是“狗儿爷”,从里到外散发这个农民朴质的气息。形似不易,神似更难。导演张曼君夸小雄是位演戏“走心”的演员,戏曲演员身上有功夫,尤其是文武生,身上有绝活儿,亮两下子,吸人眼球,赢了掌声,但也容易因此忽略了刻画任务,成为“无心”的表达。小雄福气,赶上了大导演张曼君。曼君苦口婆心,一点一点分析人物,讲述要点;小雄悟性真强,努力体会,把人物内心世界与形体表演融为一体。小雄运气,初次担纲,就演大作家刘锦云扛鼎之作《狗儿爷涅槃》。有人演一辈子戏也碰不到一个好剧本,只能在平庸中徘徊。

  有了福气、运气、悟性、努力,小雄想不神气都不成。李小雄感到,狗儿爷这个人物的表演是多层次、多侧面的。光是“疯”就有各种不重样的“疯”,年轻时的疯,老年时的疯,刚开始疯,疯了三五年之后的疯,以及疯了好多年到老年时的疯,后来又清醒过来之前的疯,疯与清醒之间的疯,清醒之后的装疯等。这些都要用心捕捉,并把它用外在的表演传递出来,让观众清醒地感受到。秦腔《花儿声声》的人物表现是一条直线的,找到感觉顺着演下去就行了。而这个戏的人物是多面的,曲折的,而且时间是破碎的,这就需要一点一点地抠出不同时空人物的感觉,又要有整体观照下表演的统一性。“听房”,是全剧中最感人的一段。狗儿爷抱着凳子去听自己的媳妇与别人成婚后的洞房,戏剧情境中他是疯癫的,不知道是自己的媳妇嫁给了别人。这场戏的内涵很丰富,两个场景,两个人物。疯着的狗儿爷来听房,听到后来,他穿越到自己当初结婚的场景,最后抱着凳子如同当年抱着自己的媳妇那样走了下去。时疯时醒的狗儿爷的生命状态,疯时讲真话,醒时却忍气吞声。谁能说他彼时没有清醒或有所清醒呢?李小雄的表演是美的,背着媳妇和背着凳子一样的甜美。李小雄的表演又是飘然的,没有沉重的脚步和撕裂的表情,李小雄的表演是纯净的,没有多余的动作和繁复的技巧。他的表情是满足的,欣慰的,如释重负。谁说他是疯着的?分明是已经清醒了,他自责不能养活媳妇,而要放她到活命的地方去,放她到幸福的地方去。李小雄的这段表演真挚动情,观众潸然泪下。

  秦腔《狗儿爷涅槃》的文学厚度,人性的复杂丰富,程式与剧情结合的精到,不但在秦腔界就是在戏曲界也是一个新的突破。李小雄在其中的精彩表演,让他当之无愧地成了角儿。

[责任编辑:刘冰雅]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