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频道> 正文

2016,“去共同体时代”的序幕?

2016-12-01 16:06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01 16:06:38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编者按:11月28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光明网理论部联合主办的“纷繁复杂世界环境下的中国机遇与中国担当——锐评2016:中国外交与世界局势盘点与展望”研讨会在中国社科院召开。中国社科院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助理研究员肖河参加会议并参与讨论,以下为讨论内容摘编:

  就当代人类与世界共同体的距离而言,2016年可谓是冷战后至今最为千回百转、也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年。在过去的11个月中,反全球化的蔓延和民粹主义的抬头不断震惊世界,甚至可以说这两者所共同代表的某种涌动已经显示出成为世界大潮主流的迹象。而之所以将此二者相提并论,就在于它们在本质上的高度相似,其结伴而行绝非世界历史发展的偶然。

  无论是反全球化,还是民粹主义,它们的最核心诉求就是要打破束缚大众实现其“根本利益”的种种不公平的中间规则和机制。在国内,就是要打破由法律、议会、官僚、专家、政治正确、传统惯例所组成的一系列明示或者暗示的“建制”,直接通过领袖人物和民众的直接联系来彰显“人民主权”;在国际上,就是要抛弃大部分或者所有“复杂难懂”的国际安排,拒斥一体化、自由贸易、全球治理等“精英概念”,通过最纯粹的利己行动来保护“国家利益”。与其说这两股思潮反对的是“精英”,不如说它们反对的是国内外的一切“中间”伦理、规范及其衍生出来的可见制度。

  当然,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某种纯粹的现象,同时人类终究是要通过某种组织和规则来行动,因而不大可能出现百分之百的“反建制主义”。但是,2016年世界演变却在表明这一思潮已经在不同程度上侵染了全球各国,甚至就连早已对此有所警惕且预先进行了制度预防的国家也未能幸免。在英国,脱欧派战胜了留欧派,给予了维护欧洲共同体的理想以重重一击;意大利、法国、荷兰等国的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者也随之备受鼓舞,大有随时都可以接管政权,彻底摧毁欧盟之势;在美国,藐视妇女、移民、少数族裔乃至美国选举制度的特朗普获得大选胜利,在美国国内激励着种族主义,在国外让美国长期以来的外交承诺摇摇欲坠。这些曾经推动世界由孤立的主权国家走向国家社会,由民族国家走向开放社会的主要动力已经显示出“无以为继”之态。

  而在其它“全球化”和“民主化”原本就发展不牢的地区,“打破建制”的现象更是数不胜数。在俄罗斯,致力于打造强人总统形象的普京虽然面临着经济上的严重困难,却依然通过挑起和西方邻国的对抗,牢牢地巩固了自身的权力;在印度,同样以“铁腕”著称的莫迪完全不顾宪法的约束和“既有建制”的强烈反对,悍然废除旧有货币,引发了重大经济动荡;在日本,安倍正试图打破自民党“总裁不得连任三届”的传统,多次以“重新选举本人必定当选,而汝等均属未定之数”威胁反对的同僚,更遑论其还要进一步打破和平宪法和战后秩序等一系列“镣铐”;甚至在菲律宾也出现了杜特尔特这样的人物,为了“保卫人民利益”而不惜在打击贩毒犯罪方面违反部分程序正义。遍观各国,如果要以偶然来解释这些具有相似特质的领导人相继上台,着实会让人生出牵强之感。

  假设“反建制主义”确实构成了一种趋势,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最直接而言,就是无论是在国内政治还是在国际舞台,“我们”都在坍缩,而“他们”都在扩大,越来越多的矛盾由“我们”之间的冲突变成了和“他们”的斗争。这意味着任何激烈的手段都不再是“过分”和“无度”,二战和冷战后人类奋斗数十年塑造的国内和国际秩序大有“豹变”之虞。在国内,民粹主义是要找出危害人民的“他者”并将他们驱赶、改造或是消灭;在国外,反全球化是要个人自扫门前雪,通过重新拥抱排他性的主权来解决新时代的问题。曾经,虽然不甚成功,但是人们始终在追求由英国人成为欧洲人而再成为世界公民;然而现在,这一认同的扩张进程正在终结和反转,不仅移民、穆斯林甚至已经不再能够是美国人的一部分,而且美国的安危也不再与世界其它地区休戚相关,正所谓“太平洋足够广阔”。以此而言,2016年可能正是拉开了当代人类“去共同体化”的序幕。

  当然,乐观者也有理由相信这一断言可能有些夸大其词,高估了世界所面临的风险。毕竟,无论是在脱欧还是美国大选中,拒绝“反建制主义”的声音依然足够洪亮,其背后的意志也足够坚决,因而当前的主要危险是各国国内的政治极化和长期对抗,而不是世界范围内的趋势性变化。然而,我们应当看到反建制主义不仅已经在高度发达的开放社会“险胜”了至少两次,而且其在更加广阔的其它地带也已多次赢得了压倒性的支持。2016年的事实已经说明,低估这一思潮的影响远比高估它要危险。

  以此而言,在这一“认同”坍缩的“去共同体时代”,中国正可谓是高举着自由贸易、区域开放与合作、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旗“逆势而行”。可以预见,在饱受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折磨的未来世界里,中国的努力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多方面的困扰。在发达国家,排外和经济保护主义将进一步威胁中国的海外投资;而在发展中国家和动荡地区,分裂主义、极端主义会给中国带来更直接、更血腥的威胁。譬如中巴经济走廊,这一满怀着中国美好愿望的经济项目,在国际上会受到巴基斯坦与印度、阿富汗等国冲突加剧的影响,而在巴国内,也可能会听到更多的将其称为“旁遮普经济走廊”的刺耳杂音。这一“逆势前行”可能意味着中国的“走出去”将会遭遇世界范围内的趋势性变化,面临着巨大的潜在挑战。

  不过,尽管如此,中国追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努力绝不应当被忽视。毕竟,无论是在国内政治还是国际舞台中,认同的扩大、团结的增强、规范和秩序的形成永远都是政治发展的唯一正途,绝不应当轻易妥协,更不应当为了一时的便利而为错误的思潮推波助澜。从这一角度而言,巨大的挑战同样可能是难得的机遇,迎难而上的中国才有可能为世界做出最为可贵的贡献。

  (中国社科院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肖河)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