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论、本体论和世界观:“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辩证法

2017-01-06 10:17 来源:《哲学研究》  我有话说
2017-01-06 10:17:12来源:《哲学研究》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 孙正聿

  内容提要:哲学意义的存在论、本体论和世界观,并不是相互割裂的关于“存在”、“本体”和“世界”的实证知识,而是以“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为实质内容的反思性的哲学理论。作为历史性的思想和思想性的历史,哲学的世界观是以理论形态所表征的人生在世和人在途中的人的目光。它既是反思存在的存在论,又是追问存在的根据的本体论,由此构成反思思维与存在的否定性统一的辩证法。辩证法是以“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为“基本问题”的存在论、本体论和世界观“三者一致”的哲学理论。

  关 键 词:反思;存在论;本体论;世界观;辩证法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改革开放以来的当代中国哲学史”(编号IIAZD054)的阶段性成果。

  什么是哲学意义的存在论、本体论和世界观?哲学意义的存在论、本体论和世界观与辩证法是何关系?本文试图以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即“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为聚焦点,澄清三者的内涵,厘清三者的关系,进而阐释这三者与辩证法的内在关联。

  一、存在论的辩证法或辩证法的存在论

  如果我们承诺“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是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就不能不首先关切什么是哲学意义上的“思维”和“存在”。对“思维”和“存在”的理解,直接关系到对“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理解;或者反过来说,对“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理解,直接地取决于对“思维”和“存在”的理解。

  1.“存在”与“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

  “存在”,从概念的外延和内涵上看,是一个最具矛盾性的概念:它的外延是最宽泛的——一切皆在;它的内涵又是最稀薄的—— 一切皆无。外延最宽泛而内涵又最稀薄、一切皆在而又一切皆无的“存在”,被黑格尔解说为“无规定性的直接性,先于一切规定性的无规定性,最原始的无规定性”。(黑格尔,第190页)这种“最原始的无规定性”,显然不是对“存在”本身而言的,而只能是对“思维”而言的,因此,黑格尔在《逻辑学》的开端,用三个“纯”字来解释作为“最原始的无规定性”的“存在”:“纯有”“纯无”和“纯思”。探索哲学意义的“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不能不首先反思“纯思”对“纯在”的关系。

  “存在”作为“一切皆在”,就是“纯有”——没有任何规定性的纯粹的“有”;“存在”作为“一切皆无”,就是“纯无”——没有任何规定性的纯粹的“无”;“存在”作为“一切皆在”和“一切皆无”的“纯有”和“纯无”,就是“纯思”——“先于一切确立性之直接性”的纯粹的“思”。因此,“最原始的无确定性”的“思维”和“存在”,具有自在的“同一性”——“纯有”就是“纯思”,“纯思”就是“纯有”。

  黑格尔在《逻辑学》的“开端”,把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首先揭示为“纯思”与“纯有”的关系问题,这决不是唯心主义的“臆想”,而是哲学思维的理论自觉,也就是对“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理论自觉。这种理论自觉,在“开端”的意义上,也就是在黑格尔所说的“最原始的无确定性”的意义上,不仅揭示了人类认识史和个体认识史的“开端”,而且揭示了“思维”的能动性的“开端”,从而为理解“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奠定了“先于一切确定性之直接性”的哲学基础。

  作为“最原始的无确定性”,与“纯思”相对待的“纯有”和“纯无”,“纯有”就是“纯无”,“纯无”就是“纯有”,这里的“思”与“在”、“有”与“无”,是“直接同一”的。然而,“思”与“在”、“有”与“无”,这本身不就是“有区别”、“非同一”的吗?因此,在“纯存在”的意义上,“思维和存在的关系”就构成了一种根本性的矛盾:应该有区别,实际无区别。这个根本性的矛盾,既揭示了人类认识史和个体认识史的“开端”,又揭示了思维的能动性的“开端”,也揭示了作为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的“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开端”。这个“开端”,就是“存在论”的“辩证法”或“辩证法”的“存在论”。

  作为人类认识史的开端,“纯存在”所体现的乃是人类思维从无到有(即从动物的意识到人类的思维)的演变过程。在这个演变过程中,人类思维处于萌芽的、潜在的状态。它的内容和形式都是极其贫乏的,但同时又包含了人类认识运动的所有矛盾的胚芽,所以,以“纯存在”为开端,就是以人类思维的萌芽状态为开端。

  作为个体认识史的开端,“纯存在”所体现的乃是个体天赋的思维能力在其未进行具体的认识活动之前的潜在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个体的思维能力作为天赋的生理—心理机能,只是一种单纯的、没有表现出来的认识能力。它的内容和形式也都是极其贫乏的,但是,这种天赋的能力却是其后来的丰富多彩的认识活动的基础。所以,以“纯存在”为开端,又是以个体天赋的思维能力为开端。

  “纯存在”所包含的有与无的直接同一,正是萌芽状态的人类思维和潜在状态的个体思维的逻辑表现。在这种状态下,人类已经萌发了区别于动物的思维能力,个体已经在类的遗传中具有了天赋的思维能力,所以说它是“有”;但是,人类形成过程中的思维还没有取得完全独立的地位,个体在遗传中获得的思维能力还没有通过具体的认识活动而显示其现实性,所以又说它是“无”。亦此亦彼,既有又无,这就是“纯存在”这个范畴所表现的人类认识和个体认识的萌芽或潜在状态的本质特征,它蕴含着“思维和存在”的全部“关系问题”的“胚芽”。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