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发挥竞争政策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基础性作用

2017-01-08 09:27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  我有话说
2017-01-08 09:27:47来源:《行政管理改革》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国家工商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王江平

  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工作的主线和全局性重大战略决策,也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中国方案”。打破结构性体制机制障碍、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增强有效供给,需以健全的市场体系为前提,更有赖于竞争政策的基础性作用。

  一、实施竞争政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在要求

  解决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问题的根本之道在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中国完成了其他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发展历程,创造了从贫穷落后国家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奇迹”。但必须看到,从“计划经济”过渡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轨迹,既是现代市场体系发育和建立的过程,也不可避免地伴随着许多“成长的烦恼”:产能相对过剩和缺乏有效供给的矛盾并存、要素闲置和大量有效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同在、“僵尸企业”僵而不死和民营企业过早夭折的困境交错。供给侧而非需求侧、结构性而非总量性问题成为现阶段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直面中国经济发展中的根本性问题,“对症下药”、正当其时。

  “必先知致弊之因,方可言变法之利”。上述供给侧结构性问题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体制机制方面的障碍,导致市场的作用还不够充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究其本质,是纠正错配的结构性问题,转化和优化动力机制。这一方面需要政府善加引导和宏观调控,更重要的是要遵循市场规律,在更大程度、更大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恰恰也正是制定和实施竞争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竞争政策通过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鼓励竞争、放宽市场准入等方面,充分激发和释放市场活力,实现资源配置的最优化,是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题中要义。

  二、竞争政策有助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

  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必须进一步破除各种不必要的市场壁垒和体制机制障碍,构建更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发挥竞争政策的基础性作用,制定清晰公正的市场规则,规范政府对市场的不当和过度干预,消除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进一步推动经济蓬勃发展,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可持续增长路径演进。

  一是有助于实现供需结构再平衡。时下“海淘”成为刷屏热词,跨境消费量迅猛增长。2015年我国出境游人数达到1.2亿,境外消费(购物加住宿旅费)1.5万亿元,其中有7000亿到8000亿用于购物。在这一庞大的数字背后,体现出的不仅仅是全球商品市场一体化的趋势,更反映出我国在一些高端供给方面的严重欠缺和滞后。一方面高品质的新产品和新服务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另一方面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低水平均衡、中等收入陷阱、后发劣势等问题困扰经济发展。根据价值规律理论,商品价格受供求关系的影响,围绕价值上下波动,这一规律自发使社会资源在各生产部门间流动,也即市场机制能够实现资源配置的最优化。竞争是市场的灵魂,是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钥匙”。实施竞争政策,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才能使价值规律得以实现,促使商品生产者在竞争中优胜劣汰,迫使无效和低端供给退出市场,使更多的要素资源能够流向符合社会需求的有效和高端供给部门,实现供需结构更高水平的再平衡。

  二是有助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充分发挥资本、技术、土地、劳动力等要素的使用效率,提高企业生产率,是经济得以持续增长的动力源泉。要素一旦错配必将降低其使用效率,而市场是全面提升要素生产率的重要机制。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孕育过程既是要素效率提升的过程,也是市场环境不断改善的过程。从外部环境看,破除地方保护和行业壁垒等体制机制障碍,能够进一步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促进要素自由流动,释放更多经济活力。从内部激励看,公平竞争的环境促使企业最大程度激发自身潜能,激烈的竞争压力倒逼企业学会精打细算,提升市场灵敏度,盘活要素存量,矫正要素扭曲,激活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

  三是有助于新旧动力转换。当前,中国经济在新常态下正在发生深刻而复杂的变化,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然而支撑经济发展的动力正在经历新旧转换的“衔接期”和“阵痛期”。一方面传统需求侧的“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在减弱,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由2010年的24.5%下降到2015年的10%,出口增速由2010年的31.3%下降到2015年的-2.9%。另一方面,供给侧的新动力仍在孕育中,增长点还未完全形成,新业态、新产品的体量还比较小,短期内难以弥补传统动力消退带来的影响。在这种“青黄不接”之下,加快孕育新动力就显得尤为重要,然其源泉何在?答案既是新兴业态,更是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创造力的竞争机制。具体来看,供给侧动力主要有四:一是效率动力。最大力度、最大范围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部署,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最大限度地开放市场、破除垄断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发挥市场的作用,能够使要素资源得到最优配置,从而提高要素使用效率,为经济增长注入效率动力。二是创新动力。市场期待创新动力,竞争政策的实施不仅在于打破垄断,还在于破除抑制创新的壁垒,消除阻碍创新的行为,以利于潜在竞争者以创新开路,带来新活力、带来新产品、带来新模式,为经济增长注入创新动力。三是信用动力。现代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健全社会信用体系,有利于促进社会互信、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通过信用服务,督促各方履约践诺,强化企业的主体责任。通过信用监管,避免劣币驱逐良币,为经济注入信用动力。四是品牌动力。通过质量和品牌的提升,促进有效供给。质量是品牌的基础,品牌培育带来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带来制造业回归。通过有效供给和实业回归,为经济增长注入品牌动力。中国经济基数很大,不断强化竞争政策的作用,其效率动力、创新动力、信用动力、品牌动力所形成的经济新动力,其能级足以超过任何新兴产业带来的动力。在既有产业中去孕育新动力往往事半功倍,社会震荡最小、公约数最大。

  四是有助于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经济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样需要二者有机协调和有效配合。目前有一种误解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政府要加大对市场的干预,是计划经济的复辟。要消除这种质疑,前提是构建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竞争政策要求资源配置在更大程度、更大范围由行政主导转向市场决定,在改革背景下,更应充分发挥基础性作用,为具体的政策措施提供支持和指引。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和市场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共同发挥作用。具体来说,一方面政府要加快职能转变,要有自我革新的勇气和胸怀,克服部门利益掣肘,将更多的资源配置权力让渡给市场。另一方面,仍然要坚持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发挥党和政府的积极作用。政府要加强顶层设计,提供更有效的制度供给,弥补市场不足和支持市场功能,为市场有效配置资源和经济有序运行创造良好环境。

[责任编辑:李澍]

[值班总编推荐] 死亡率如患癌的托养中心该彻查

[值班总编推荐] 乌苏里江畔唱新歌

[值班总编推荐] 俄美关系的变与不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