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文化历史构成的断层性与共生性

2017-02-07 16:55 来源:《学习与探索》  我有话说
2017-02-07 16:55:53来源:《学习与探索》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福贵

  “东北”一词最早作为历史地理概念,毫无疑问应该包括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之前清朝在东北区域的全部领土,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大东北”的概念。当然,这个概念在当下连梦想都不是,已经成为纯粹的历史地理概念留在中华民族悲哀的记忆中了。现在所说的“东北”一词,明确是指今天的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所以俗称“东三省”。至此,“东北”不仅成为一种明确具体的地理概念,而且成为明确的行政区域概念。

  如果从行政区划的角度来说,近代以来中国东北地区是行政区划变动最频繁复杂的地区,但是同时与其他区域相比,“东北”“东北文化”和“东北人”作为一种地域概念、文化概念和身份概念,更成为被集中标识和指认的概念。而东北人自身也普遍认同这种指认。

  东北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地域文化是中华文化大系统中以不同地理区域为界限的地方文化类型。即在一定的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或者行政区划内、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形成的具有某些共同文化要素特征的文化类型。这些类型化的地域文化影响着该地域人们的生产、生活和精神活动。因此说,地域文化的本质就是人们适应其地域历史承传和风俗习惯的一种“活法儿”。

  中华文化是由若干个特色各异的族群文化和地域文化构成的,族群文化往往也表现为一种地域文化特征。地域文化是中华文化多样性发展的重要载体和体现,挖掘和研究各个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和优秀成分,是对中华民族精神内在构成的探讨。中国地域文化中特色比较鲜明且形成相对完整系统的有齐鲁文化、中州文化、燕赵文化、巴蜀文化、徽州文化、东北文化、三晋文化、三秦文化等。东北地域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和特殊地域文化类型,具有悠久的历史积淀和深厚的文化生命力。东北地域文化既是文化空间概念,同时更是历史延续的时间概念,是不同空间区域的多种历史文化的积累,是一种时空统一的文化复合体。以行政区划作为确定东北地域文化范围的标准不是十分合理的,因为东北地域文化的确认是以文化地域的相对独立为依据的,行政区划多是人为设置的,并且在历史上多有变化,与文化地域并非完全一致,因而不能作为划分地域文化的标准和规则。这种划分方式虽说注意了东北三省地域文化横向的比较关系,展现出东北地域文化的内部差异性,但在整体上却割裂了东北地域文化的一体性和统一性,“东北”和“东北人”一般都是作为一个整体性概念被认同的,这种认同比其他地域的认同都更加明显和普遍。除了“东北人”之外,恐怕很少还有以大区域为标志的人群称谓。甚至连有关刑事案件的新闻报道中,都往往使用这样的句式:“几个操东北口音的男性……”由此可见,文化性格与方言的高度一致性是这种认同的重要原因,行政区域的省份于是被淡化和忽略。

  东北文化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根基,最为重要的是红山文化遗址的发现,证明远古东北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之一,与中原文化等一起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先秦至明清时期,东北文化的发展主要是受中原文化的影响,是中原文化的辐射形态。近代以来,东北文化又受到异域或外来文化以及当代体制文化的影响。在千百年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变迁中,东北文化融合了汉族和北方多个少数民族的文明智慧,逐渐形成了与中原文化多元一体、且具有明显地域文化特质的文化系统。东北地域文化既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又是中华主体文化的一种表征形态,与其他地域文化共同为民族文化的融合与发展、国家的现代化转型提供精神动力和文化基础,成为加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文化资源。

  东北文化之所以长时间以来被视为落后的边缘文化系统,除了根深蒂固的中原正统文化心理的原因外,主要是东北文化自身发展过程中存在着多次的断裂,与中原文化相比,东北文化发展缺少连贯性积累,由于自然和社会等原因,常常出现文化断层,致使文化终端不够发达。例如,在有关文化遗存的考古发掘过程中,按照人类文化发展的一般规律,上层文化要比下层文化发达,但是考古人员在内蒙古赤峰夏家店遗址发掘中却发现了反常的现象。夏家店文化属于中国北方青铜器时代文化遗址,分为下层文化和上层文化两个时代。下层为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500年,上层为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前300年。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年代晚于中原的龙山文化,与黄河流域早期青铜文化一样,同属夏商时期北方青铜文化系统。经过考古发掘,在这一层面出土了许多精美的陶器、玉器和青铜器。但是在其后的上层文化层面中,发现的器具却明显较下层文化时代的器具粗糙、简陋,表明后代文化至少在技术上远远落后于前代文化。这其中不大可能是人类本身的智力和能力倒退的结果,而是两个文化层面或两个时代之间产生了断层,没有文化发展的连贯性。此外,以赤峰为中心的著名的红山文化亦存在着相似现象。早期玉器的精美和工艺的高超连现代人都自叹不如,但是,愈到后期则愈显落后。这一文化断层现象,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出东北古代民族的演化和政权更迭的残酷性。这是奴隶社会共有的一种现象,但在东北地区则表现得更加惨烈和连续。从大的王朝更替如早期的北魏、五胡十六国、西魏等政权的更替,中后期的辽、金、宋、元、明、清等朝代的相克相生,到小的地方民族政权如渤海、高句丽乃至女真(满洲)民族内部的剿杀和融合过程,都是以民族的杀戮和文化的焚毁为代价的,虽然其中包含有积极性的文化融合。明清战争之前,辽东地区是东北文化最为发达的地区,也是受中原文化影响最大的地区。清入关前与明朝发生战事之后,这一地区的民族杀戮和文化剿灭也最为惨烈。据文献记载,“天命十年十月,努尔哈赤下令对辽东汉人进行了一次全面‘甄别’”。在这场“甄别”过程中,“以秀才为主体的‘明绅衿’,几乎‘被杀绝’”。东北区域的政权更迭,深层里具有强烈的民族仇杀在其中。单纯的政治矛盾多是以政权的更替为目的,而伴有民族矛盾的政权更替,则多是以种族的杀戮为目的。这在辛亥革命初期也表现得十分明显。这种类似的民族杀戮和文化剿杀在东北历史发展中不断发生,极大地影响了东北地域的文化积累和传承。东北文学与东北文化的发展是与东北民族和社会发展的轨迹同步的,亦有高峰和低谷,有承继与断裂。最突出的例证是清朝入关和流人回归关内所带来的文化的衰退与断裂。

  东北文化的断层性和衰变性是从历史的纵向角度考察的结果,而从历史的横向角度来看,东北文化的结构具有多元性和多样化特征。

  东北多民族格局的更迭融合与东北历史的复杂变迁,以及多种生产方式的存在,使东北历史文化的构成具有“多元复合共生性”:如汉满民族与农耕文化、蒙古族与草原游牧文化、鄂伦春等满—通古斯民族与北方渔猎文化,以及朝鲜族与北方稻作文化等。各民族及其文化之间多有互融与重合,共同构成了历史上东北民族与文化的多元复合共生的特点。当然,在历史的变迁中,原生态文化迅速消逝,大多已经逐渐成为非生需要的一种地域文化仪式。而从历史变迁、族群主体和社会属性来看,东北文化具有多种属性形态,如包括以原住民族为主体的宗教文化,历史上文化流人的遣戍与东北流人文化,关内汉民族的迁移与“亚中原文化”,以俄罗斯、日本等为主要影响而形成的殖民文化和东北近现代文化,老解放区与老工业基地的当代体制文化等。

  以原住民族为主体的宗教文化在东北民族文化的构成特点,就在于多种少数民族共同存在的格局。这种民族文化构成特点,一方面使东北文化呈现出整体相近而风格多样的文化形态;另一方面也使东北的宗教文化呈现出繁复多元的状态,即东北各少数民族都具有自己的原始宗教信仰。但是,随着民族历史的演变和政权的统一,萨满教逐渐成为东北民族普遍的宗教信仰。从远古的乌桓、鲜卑、夫余、高句丽、勿吉、女真族直到满族、达斡尔、鄂伦春、赫哲等近古北方少数民族都信奉萨满教。即使在当下,东北民族文化中仍旧保存着萨满教的故事传说和相关服饰、器物、神谕等宗教实物。可以说,萨满文化不仅是东北特定族群的精神核心,也是一种社会化、全民化的意识形态,并成为东北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萨满文化对建构东北文化精神实质和价值体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萨满文化所提倡的群体精神、英雄崇拜及其所表现出来的奔放狂野的生命力、坚韧不屈的性格等,都成为东北文化的精神来源之一,并对东北民族精神、心理素质和个性品格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萨满文化渗透到了东北民族的日常生活之中,成为东北民族生活的精神基础和人生观念。例如,东北民族普遍对神灵的崇拜和敬畏、对家族祖先的膜拜以及婚丧嫁娶、祈福祝寿等民俗都与萨满文化有着直接的关联。而且,萨满文化对东北的文学艺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东北民族的音乐、舞蹈、美术、戏曲等都带有萨满文化的痕迹;更为重要的是萨满文化对东北人的伦理价值观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责任编辑:李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