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饺子看生产的扩展秩序

2017-02-14 16:39 来源:深圳特区报  我有话说
2017-02-14 16:39:57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西南民族大学讲师 吴荻枫

  过年了,北方家家都要包饺子。我家乡没有过年吃饺子的风俗,但吃饺子却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之一,不是因为饺子有多么美味,而是因为吃一顿饺子,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没有饺子皮,需要从面粉开始,就差去种小麦了;没有饺子馅,需要从割肉开始,就差去养猪了。相对而言,饺子馅还稍微简单点,只需要把肉剁细,韭菜切细,混在一起,拌上调料。无非是费点力气,不需要太多技术。饺子皮就麻烦了,头一关是和面,干了不行,稀了也不行。然后要将和好的面切成一个个圆圆的小面团,再用擀面杖擀成饺子皮。这个难度同样不小,饺子皮要薄且圆,但太薄则易烂,太厚又煮不熟。

  可以想见,这是一个相当浩大工程,每个人都要挽袖上阵,热火朝天地干起来,甚至提前几日就要做准备。人人都有分工,当时只有几岁的我,主要任务就是把切成小块的面团按一下,按成扁圆形,以方便擀饺子皮。

  然而,最难的是,除去前期的准备工作外,全家还要总动员忙上大半天,做出来的饺子却并不好吃,有时还会散掉,成为一锅肉汤。因为并不好吃,包饺子的时候就愈发少了,包饺子的时候少,手艺就愈发生疏了。于是,在我人生的头十来年间,正儿八经吃饺子的时候屈指可数。

  当时出售的面食,有馒头、花卷、包子,抄手也有皮卖,唯独没有饺子皮。若干年后,终于有饺子皮卖了,这简直是一个跨时代的里程碑!包饺子瞬间简化了大半。不过,那时我已经到了省城,小区门口有人包抄手饺子卖,上下班时花几元钱就可以买回家吃一顿,饺子由此跨入快餐行列。但这种饺子不方便存放,最好现买现吃,而且味道也是平平。

  速冻饺子的出现则是另一场革命。后面的故事就简单多了,现在速冻饺子有各种口味,各种品牌,高中低档,琳琅满目。平时买几袋冻在冰箱里,需要的时候,往锅里倒上水,烧开后放入饺子,不到十分钟捞起来就行,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时间成本、体力成本都可忽略不计。不想做饭的时候,老公一般会问:“我们是煮饺子吃还是叫‘饿了么’?”

  小时候两三年吃不上一顿饺子,现在一周要吃至少两三顿饺子。每每吃饺子时,我总会忆苦思甜般有许多感慨,到底发生了什么,将饺子这一不可承受的浩大工程变成了懒人的首选?

  就我看来,这无论如何都是个奇迹,甚至不亚于金字塔或万里长城。那些靡费巨大的建筑彰显着帝国的气派,却劳民伤财,让普通人更为困苦。而小小的饺子,似乎太过平凡且平淡,无法刺激肾上腺素,但它的变化却实实在在地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这样的奇迹,不是来自于伟大君王的高瞻远瞩,也不是来自英雄人物的丰功伟业,而是源于普通人之间的合作,没错,源于平凡如你我的人之间相互通力合作。

  在家庭范围内,合作的过程显而易见。有人擀皮,有人剁馅,包的包,煮的煮,买菜的买菜,洗碗的洗碗。然而,这种合作的范围也是极其有限的,所凭借的是管事的人来安排、组织和协调。合作范围有限,意味着知识和技能有限,所能动用的资源也有限,因此,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成果却不尽如人意。

  后来,合作的范围不断扩大,从家庭到社区(小区门口包饺子卖),进而到全国(速冻水饺)。而且我相信,速冻水饺的生产、运输和销售过程,必然会用到其他各国的技术、设备或人才。小小的饺子,可以说是世界性合作的产物。

  随着合作范围的扩大,产生了惊人的效果。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事,已经简化成了烧上一锅水,把饺子放进去,几分钟后捞起来。其实这步也可以省略。现在,我们能够利用十倍百倍的人手,十倍百倍的技能知识,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调动资源,效率也就十倍百倍地增加,产量和质量极大提高,但每个人所需要做的事却变得微乎其微了。

  扩展秩序是抽象的秩序。我们与陌生人打交道,不需要知道他是谁,就可以利用素不相识,甚至远在天边的人的成果。我们弄不懂完整的过程,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清楚,而只须做好经手的那一点工作。剩下的则用钱去处理,也就是用价格信号,用市场机制去处理。既然没有人能弄明白整个过程,也就更无法如家长那样去指挥安排了,但一切井井有条,各就各位,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作。如此简单却又如此高效。

  抽象的秩序虽然成效显著,却易让普通人心生疑惑,甚至恐惧。看起来,每个人都只是忙于自己的事务,而对他人并没有什么承诺,甚至我们都不曾感觉到是在与他人合作。但实际上,由于合作范围和合作方式的扩大,我们在更加依赖于他人的同时,也更加不依赖于特定的他人。在饺子只能靠全家人自己动手的时代,如果没有人会和面,或者会和面的人当时不在,饺子就吃不成。而现在,没有任何商店或厂家向我承诺随时提供现成的饺子,但多年来,却几乎从未发生过想吃饺子而不得的情况。这家店没有,还有另一家;这个牌子没有,还有别的牌子。不仅是饺子,几乎任何市场上买得到的东西都是如此,价格或许有涨跌,但供给不是问题。这就是市场经济的魅力。

  最后,令人深思的是,饺子从古传到今,被封为民族特色美食,但为什么在中国大陆,最近二十多年才出现了工业化大规模生产?实际上,这并不涉及多么高精尖的技术难题,而只是因为出现了促进扩展秩序的制度环境。你我的幸福生活与市场经济息息相关。

[责任编辑:秦超]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