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应试思维衡量诗教

2017-02-15 09:58 来源:北京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2-15 09:58:50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罗南

  《中国诗词大会》火了,古诗词学习又被家长和老师们提到了台面上,不少家长呼吁学校重视并加强古诗词教学。但也有不少学生提出了疑问:“高考语文今年一共才5分古文默写,背古诗词的时间可以多做好几道理科题。”“背完大纲要求篇目已经很累了,哪有精力学习课外古诗词!”

  古诗词学习是否就是背诵这么简单?对此,从事语文教学多年的特级教师认为,不应该以应试思维来衡量古诗词学习。

  古诗词节目火了

  家长希望增加教学比例

  “春节期间,全家人每晚必会守在电视机前看《中国诗词大会》,就连重播都不放过。当节目中出现曾经学过、背过的古诗时,全家人还会开口对上两句。”王女士是《中国诗词大会》的拥趸,节目播出后,包括她的父母都习惯性翻开书本,对古典诗词进行品读回味。“这也是我让孩子唯一收看的综艺节目。”王女士说,因为孩子上小学三年级,正处于古诗词学习的最佳阶段,《中国诗词大会》“督促”了孩子自觉学习古诗词,也是这个假期最大的收获。

  这一节目还收获了不少00后小粉丝,家长们也开始呼吁:学校应加强和重视古诗词教学。“感觉选手们都满腹经纶,但对知识都不是说教,而是娓娓道来地分享。这正是用言行体现诗句中前人的谦卑和涵养!”一位家长表示,相对而言,在学校的教学当中,对古诗词的内容涉及不够多,甚至课外补习学校,单独对古诗词进行培训、提升的课程也几乎没有,大多是放在语文科目中,作为补充内容。

  剔除应试思维

  古诗词并不只有考试分数

  “毫无疑问,古诗词的积累能让一个人变得温润、得体。”语文特级教师周丽蓉认为,古诗词学习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从目前应试教育的大环境而言,不少学生更愿意花时间在一些更快见到成绩的科目上。

  此外,现在的生活环境和古诗词产生时期存在巨大差异,学生很难在短时间内产生共鸣,这也就造成了学习和理解上的难度。而在应试氛围影响下,如今的古诗词教育中,很多中小学语文教师就会选择“考什么就教什么”“怎么考就怎么教”的教学方式。

  应试思维模式导致了古诗词多被视为“语言材料”,学生们只是机械记忆与练习,背离了其作为“文学”的本质。周丽蓉认为,古诗词的教学根本还是在老师,作为一名语文教师,首先自己要多看多读,具备古诗词的修养,通过自身引导的教学方式来吸引和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此外,语文构建的是一个人的语言体系,古诗词的阅读与学生将来言语形成息息相关,所以无论对老师还是学生而言,古诗词学习不应该仅限于考试本身。

  “有些付出的收获并不在当下,教育的目标并不是快速高效地达到一个高分。当你真正理解了中国语言之美,失恋的时候你就不只会说‘蓝瘦,香菇!’可能就会用‘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来表达。”周丽蓉笑着说。

  让诗词活起来

  诗教并非死记硬背

  看完《中国诗词大会》,马上捧起诗集背诗去?马上给家里的孩子列出一年背完《唐诗三百首》的硬指标?显然,这不是学习古诗词的正确方式。

  古典文学大家叶嘉莹表示,诗教是古代的教育传统,而21世纪的诗教,是让诗从抽象变为具体,使其能体会到当时诗人的感情、心智、意念、理想等,使诗词活起来。而周丽蓉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古典诗词的韵味,只有慢慢体会才能感受它的含蓄美。

  古诗词的学习并不是记忆能力的较量,每个人的经历和际遇不同,都可能会对古诗词有与众不同的独特理解,每个人为诗词触动的个人情怀也并不相同,诗词能让你和古人之间进行生命状态的沟通。所以,真正的诗教,不是简单的背诗,而是体悟诗中的美;而古诗词学习需要的是一种文化,而不是一个知识点。

  理解,让诗词活起来,才是古诗词的正确“打开方式”。

  延伸阅读

  武亦姝们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上海复旦附中学生武亦姝在《中国诗词大会》折桂,上海青少年在强手如林的“百人团”中占据了近10%的名额。这与上海大力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学校教育不无关系。

  据介绍,2004年颁布的《上海市中小学语文课程标准》提出了教材编写的结构化要求,其中文言课文篇目,四至六年级约占课文总量的20%,七至九年级和高中基础型课程中约占40%。此外,上海编写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等系列教材,各区和学校层面也做了深入的探索实践,编写了大量的区本教材和校本教材。

  在上海,结合各年龄段学生的学习情况和身心特点,学校课程目标各有不同。以长宁区为例,小学阶段要求学生朗读浅近的经典诗文,大致了解和领会作品内容;背诵优秀诗文150篇;初中阶段要求流利、有感情地朗读经典诗文;背诵优秀诗文100篇,并能借助注释、工具书和有关资料理解作品内容,具有初步的质疑、鉴别和评价能力;高中阶段则要求背诵优秀诗文1万字,自主梳理所获语言与文化知识;能鉴赏、评价作品的思想与艺术价值,并联系实际进行专题研究。

  此外,自2002年以来,上海市已经连续开展了15届上海市中小学生古诗文阅读大赛,提高了广大中学生在古诗文阅读、理解和鉴赏方面的能力,激发广大青少年对古诗文的兴趣和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热爱。截至目前,总计超过200万名中学生参加了比赛。在本次《中国诗词大会》上海赛区的选拔中,就有30名中小学生是从上海市中小学生古诗文阅读大赛中脱颖而出的。

  有此一说

  诗词并非优秀学生标配

  这个春节,在央视最火的节目《中国诗词大会》上,上海女孩武亦姝脱颖而出,成为了刷爆朋友圈的热点人物,粉丝赞这位来自上海复旦附中的高一女生“满足了对古代才女的所有幻想”。

  《中国诗词大会》的火爆,再次出现了“深度普及古诗词”的呼吁,甚至各大书店有关古诗词的书也开始热卖。笔者认为,传统文化的传承,从下一代开始没有问题,但要警惕过犹不及,诗词是否会像钢琴、奥数一样,成为精英学生的标配?

  诗词有其正确的“打开方式”。古诗词文体及内容形式上跟现代社会有隔阂,像这一季节目中新增的“飞花令”,本来是酒令之一,在《红楼梦》等文学经典里出现过,相当于那个年代少男少女爱玩的“卡拉OK”。作诗,是古人因日常生活之景引发心中的感动而创作的常见文体,但这样的文体在白话文时代已经渐行渐远。毕竟,古诗词随着时代演进,主客观因素和环境在不断变化。如先秦流行四言诗、“兮字体”,汉代流行乐府,南朝流行五言古诗,唐代绝律等近体格律诗崛起……一种文体代替另一种文体,正是时代变迁的结果。

  诗词虽火,但其习得要因人而异,切不可死守原来的背诵老办法,更不能成为优秀学生的标配。不少的教育专家表示,按照目前国家课程标准要求,小学生必背古诗词的量是70首左右。在诗词的量上,编撰者也进行了把握,能够让不同类型的学生都能学到一些,但不至于学起来太累。如果孩子爱古诗词,多读一些当然好,可以很好地促进语言的节奏把握、意境营造等。但现在的学生类型多样,没必要“一刀切”。

[责任编辑:周明艳]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