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话语重构的使命与机遇

2017-05-13 09: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5-13 09:26:49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罗旭晨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张康之

  自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一年以来,学术界积极响应号召,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为“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而努力述学立论、建言献策。这其中,话语建构可谓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创新中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只有当我们建构起中国话语,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才能得到正确解读和有效传播,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经验才能得到科学总结并获得世界承认。

  “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习总书记的讲话标志着建构社会科学中国话语的进程正式启动,这一历史进程的意义和价值只有在“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以及“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中才能获得更为全面的理解。

  新的社会进程呼唤新的话语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经历了从自觉到自主的发展历程,为中国话语的建构作了良好的准备。近些年来,关于社会科学研究本土化的话题经常被人们提起,就更说明中国的社会科学发展开始步入自主创新的轨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发表以来,关于建构中国话语的要求,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必须承担起的一项历史任务。事实上,在经济全球化、后工业化时代,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也需要通过话语建构服务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开拓全球治理空间的需要。

  中国改革开放发生于人类社会走向经济全球化、后工业化的时间节点上,是人类历史又一次伟大的社会转型运动。经济全球化是这场运动的横向维度,而后工业化则是这场运动的纵向维度。在经济全球化的维度上,中国社会科学的话语建构不仅是出于解决中国问题的需要,而且也具有全球性的价值。在后工业化的维度上,中国社会科学的话语建构则意味着从现实出发去开拓人类未来。因此,我们可以说社会科学的中国话语建构是面向世界和面向未来的行动,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更是出于对人类即将走进的未来社会进行规划的需要。

  在经济全球化、后工业化进程中回望工业社会时,我们看到,工业社会是人类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历史阶段之一,人类在这个历史阶段中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令人惊叹,而所有值得赞美的成就又都与启蒙思想家的社会设计方案有密切联系。然而一段时间以来,学者们同时也发现了诸多足以否定启蒙思想的社会现实。比如,随着社会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程度的迅速增长,契约作为人的关系的中介,作为规范人们社会活动的设置,呈现出功能弱化的趋势,大量的社会活动已经无法在人们的契约关系中获得理解,也无法通过契约加以规范。因此,如果仍然原封不动地按照始于18世纪启蒙而建构起来的社会科学话语去开展行动,那么只能做出两种选择:其一,抱怨新生的社会因素引发了风险和危机;其二,将新生的社会因素强行拉入到既有的社会生活模式之中,为了维护人类自工业化、城市化以来所建构起来的社会及其生活模式,而不断拒绝、排斥或化解新生的社会因素。然而,那些新生的社会因素恰恰意味着历史进步的力量,必将引领人类走向新的历史阶段。也就是说,正是既有的话语妨碍了我们对新的社会现象的认识和把握。新的社会进程呼唤新的话语。这也说明,中国社会科学的话语建构,不仅担负着服务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使命,而且也是对人类社会经济全球化、后工业化的回应。甚至可以认为,这将是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者在历史转型的时刻对人类社会发展所作的一项伟大贡献,是通过话语建构而开启人类历史的一个新的阶段。

[责任编辑:罗旭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