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准确理解全面深化改革

2017-05-16 09:33 来源:《求是》 
2017-05-16 09:33:14来源:《求是》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郭 强

  全面深化改革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有着决定性意义。只有深入准确理解全面深化改革,才能深刻把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和继续向第二个百年目标奋进的历史任务和治国方略。

  一、深刻认识全面深化改革的历史方位

  深入准确理解全面深化改革,首先要放在改革开放的大历史中来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在探索中不断深化,既有连续性又有阶段性,以1992年和2013年为节点,可以分为三个大的阶段。

  全面探索阶段。这一阶段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开放伟大决策,到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党的十四大召开,改革的中心线索是探索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核心问题是如何认识和处理计划与市场的关系。探索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直到1992年初邓小平南方谈话明确提出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的著名论断,同年党的十四大最终确定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体制改革是中国改革的重点和主轴,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确定了,整个改革的大方向就明确了。在全面探索阶段,中国改革从农村到城市,从沿海到内地,从经济到政治,次第展开,全面探索,不仅理论上形成了一系列奠基性成果,而且实践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使得改革开放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

  全面推进阶段。这一阶段从1992年党的十四大召开到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在全面推进阶段,我们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不仅朝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个目标持续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而且分别明确了在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大领域的改革目标。在这一阶段,中国改革在国有企业、金融财税、社会体制、加入WTO等关键领域都取得了历史性突破,确保我国成功战胜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有效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并分别在1999年和2010年成为下中等收入国家和上中等收入国家,经济总量稳步超越传统强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全面深化阶段。这一阶段始于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全面深化阶段,中国改革牢牢把握“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国家治理现代化和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这两大原创性理论为基础,以“六个紧紧围绕”为路线图,进一步解放思想、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在“全面”和“深化”两个维度上都有更加科学的认识和更加勇毅的实践。当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蹄疾步稳并取得突破性进展,主要领域“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续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篇章迈出了更加坚实的步伐。全面深化改革阶段是一个指向新中国成立一百年的长阶段,其阶段性目标是,到2020年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其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全面深化改革既要按时完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2020年改革任务,还必须着眼于实现2049年更加远大的目标。

  二、准确理解全面深化改革的“全面”与“深化”

  全面深化改革不是一个新词,党的十三大以来历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都曾提出全面改革、深化改革。如何理解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意,是在理论上深入准确理解新时期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

  关于“全面”的时代内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深化改革,全面者,就是要统筹推进各领域改革,就需要有管总的目标,也要回答推进各领域改革最终是为了什么、要取得什么样的整体结果这个问题。”过去讲的全面改革确实全面,但是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认识上,对改革的整体性及其内在规律,对各领域各环节改革的关联性及关联机制,重视不够,认识不足;二是实践上,各领域各环节改革相互配套不够、协调不够,存在相互牵制甚至相互抵触现象,改革的总体效应发挥得不够。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是受限于改革进程本身的深度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过去,改革在单一领域甚至单一环节实现突破就可以取得显著效果,人们容易在认识上以为各领域改革是相互独立的,因此实践中分别规划各领域的目标和路径,然后分头推进。这样的改革虽然全面,但是分散、不系统。时间一长,相互牵制的问题就会逐渐出现,改革的总体效果就会打折扣。事实上,无论是经济体制,还是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党的建设制度等,都不可能孤立存在,都是整个国家体制的不同侧面或不同组成部分,都是党领导下的国家治理体系的一个局部。国家治理现代化理论特别是国家治理体系概念的提出,实现了中国改革在哲学层面、方法论层面上的一次飞跃,提高到了系统论的境界。总而言之,过去讲全面改革,其“全面”强调各领域都进行改革,重点在“都”;而全面深化改革之“全面”,强调各领域改革是一个整体,重点在“整体”。我们现在推动全面深化改革,一方面要加强社会科学研究,更深刻、更精准地把握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家治理体系的内在结构、内在规律;另一方面要在改革实践中加强各领域改革的联动和集成,实现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关于“深化”的时代内涵。中国改革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那么全面深化改革之“深化”与过去讲的“深化”有什么不同?首先,“深化”是针对改革遇到的“硬骨头”和“险滩”来讲的,强调的是新阶段改革呈现出新特征,推进改革就必须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改革经过30多年,已进入深水区,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过去的改革,面对的是“好吃的肉”和“难啃的硬骨头”并存的局面,但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当前我们面临的改革任务基本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必须下大力气把它“啃”下来。其次,“深化”是以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为标尺的。过去讲深化,主要是相对于之前的状况而言。现在讲深化,不仅是针对之前的状况,更是针对总目标,关键要看是否有利于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否有利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比如,经济体制改革要看是否有利于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有利则是深化,反之不然;社会体制改革要看是否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有利则是深化,反之不然。如此等等。所以,在新的发展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要事事、时时对标总目标,才能保持正确的改革方向,才能正确判断改革的进度,正确评估改革的效果。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