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发展格局,战略设计要有新应对

2017-05-16 10:24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5-16 10:24:53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南京政治学院上海校区 孙力、翟桂萍

  当今中国迅速崛起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不断跨入新的社会发展阶段。因此,把握不同历史阶段的属性和特征,确立与之相适应的发展战略,对于引领社会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中国共产党迄今为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都是正确认识和把握社会发展阶段性的结果。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中国梦的提出到“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再到“五大发展理念”的阐释等,都科学应对了中国所处的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有力地引领了中国的前行。

  接下来的5年以及其后的阶段,中国将实现全面小康,综合国力必将有更大的提升,在全球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排位也会继续靠前,并有望向高收入国家迈进。面对这一新的发展格局,在战略设计上应该有新的应对:

  首先,发展的总目标应当充实新的内容。

  在全面小康实现后,应该将下一步现代化的目标确立起来。立足于今天对现代化的新认识,可以将之定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大领域和谐发展的社会主义现代化。

  从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来看,由于现实的社会主义都是建立在落后国家及前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能够超越发达的资本主义,用初级阶段定位是比较科学的认识。这是一个比较长的历史阶段,应该有更加准确体现阶段性特征的定位。

  从现代化的进程来看,尽管中国已经摆脱了不发达状态,初步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但仍属于中等水平的现代化。这是对中国发展程度的一个基本认定,是从人类现代化共性角度进行的衡量。仅仅把中国看成中等或中上等收入国家,还不能够反映中国现代化的内在属性。

  从社会主义与现代化统一的视野来看,社会主义实际上也是现代化的一种形式。此前,“华盛顿共识”作为资本主义现代化价值观的反映,总是寻求霸权主义,这是资本主义现代化的逻辑使然。中国要努力实现全面小康,让全体人民共享现代化成果,这是我们所追求的现代化。

  实现了全面小康以后的现代化,具有什么基本特征和属性?它应该是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展开,即应该体现和谐发展的鲜明特征。因为它已经摆脱了经济文化落后的状态,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发展的基本方面日益均衡;它已经消除了贫困现象,开始朝着共同富裕的美好理想大步前行;更重要的是,它已经开拓了一条消灭剥削和侵略、实现和平发展的现代化道路。

  其次,把握好发展战略的重心。

  无论是唯物史观,还是中国的实践都证明,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才能够有效促进社会的全面发展。同时,在新的历史阶段,应该注重发展动力的转换,适应社会发展需求,以创新和公平为基本驱动。

  我们处在两种基本社会制度并存的时代,社会主义制度靠什么赢得认同和支持?要靠社会主义制度发挥出的功能,说到底就是社会主义制度能够更好地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这个“更好”,当然是同其他主义、制度经过比较而显现出来的。在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中,社会主义以对社会公平的追求、对社会生产力的促进而日益受到拥护。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说,我们之所以能够在当代社会主义运动遭受巨大挫折中站稳脚跟、创造辉煌,关键在于实行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发展,迅速地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从而大大增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吸引力。

  没有经济上的崛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不能够在当今世界产生影响力、吸引力乃至号召力。当然,尽管中国已经在发展上取得了出色的成就,但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仍然有较大的差距。西方国家的强大话语优势,依旧有着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基础。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在新一轮全球化的浪潮中迷失了方向、砌起了“围墙”,西方僵化的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海市蜃楼必然会崩塌。

  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社会制度的先进性是与先进生产力相耦合的。因此,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性最终要靠比资本主义更发达的生产力来加以证明。而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使之取得卓越的成效,同样意味着对政治、文化、社会等其他方面发展的验证与巩固。

  最后,注重保持强大的制度推动力。

  从根本上来说,社会发展主要有两个动力来源,即制度安排的动力来源和价值追求的动力来源。

  其中,制度安排又体现在根本的制度安排和具体的制度安排两个层面上。当代世界根本制度的安排已经基本稳定,因此,具体制度也就是体制机制的调整就更具重要意义。某种意义上,改革就是体制机制的调整。

  创新是改革的进一步延伸。改革主要是体制机制的优化,而创新则是社会方方面面的优化,是体制机制改革取得突破后的社会化进展。就此而言,创新又是对改革成就的测度。体制机制改革越是成功,创新越容易取得成就。由此,改革的动力机制一定要更多地从创新上体现出来。这既是对改革的延伸,也是对改革的反馈强化,进而酿造出社会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动力。

  价值追求是社会发展的精神动力,是特定社会存在的反映。毫无疑问,中国已经走过了“吃大锅饭”的时代,打破平均主义释放了巨大的社会发展动力,但更高阶段的发展需要更为强大的动力。在飞速发展的进程中,发展的不均衡已经成为当今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社会公平成为中国社会一个日益受到关注的诉求。不把握住这一点,就不能够把握住进一步发展的杠杆和支点。

  价值追求的精神动力与社会发展的阶段密切相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开拓社会共同富裕的道路,必须确保价值目标同社会制度的契合。要根据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充分调动起精神动力资源,以最终赢得民众拥护。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