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在什么情况下能定案

2017-05-17 09:23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5-17 09:23:59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 王然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欧阳菁“零口供”受贿案件和侯亮平被诬陷后“零口供”的表现,尽管都缘起于不法商人蔡成功的举报,但结果却大相径庭。什么是“零口供”?“零口供”能否定案?又该如何定案?

  “零口供”定案依据

  “零口供”是指在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对自己涉案行为只作无罪的辩解,拒绝作有罪供述或者保持沉默、缄口不言的情形。司法实践中,由于贪腐犯罪案发隐蔽,有嫌疑人常常以“零口供”应对侦查取证,寄希望于只要不认罪就能侥幸逃过一劫。其实,这是对法律规定的严重误解。

  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也就是说,认罪口供并非定罪必要条件,即使是“零口供”,只要其他证据确实、充分,同样能够定罪。

  根据刑诉法规定,除了口供外,能够定案的证据还包括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只要这些在案证据是合法取得,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排除合理怀疑认定犯罪事实,就可以定罪处罚。例如,电视剧中欧阳菁虽然拒不认罪,但结合举报人蔡成功的证言以及欧阳菁本人使用银行卡购买服装的情况,能够排除合理怀疑地认定欧阳菁收受了行贿人50万元银行卡用于个人消费,已经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地步,可以定案。

  如何查证还原事实

  贪腐案件常常形成 “一对一”的矛盾证据,比如蔡成功举报欧阳菁受贿,但欧阳菁坚决否认,又缺乏其他能够直接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这就需要深入挖掘,在蛛丝马迹中还原案件事实。

  第一招,重视间接证据,构建证据链。间接证据是指那些本身不能直接证明案件事实,但可以和其他证据结合起来共同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在直接证据出现“一对一”矛盾的情况下,就要充分运用间接证据消除直接证据之间的矛盾,识别真伪,辨明真相。

  在贿赂案件中,需要运用间接证据来查明的问题通常包括:行贿的原因是否存在?行贿人行贿的财物来源何处?贿赂财物的使用情况如何?行贿人与受贿人有无利害冲突,有无诬告陷害的可能?在剧中,虽然欧阳菁坚决否认受贿,但是结合蔡成功有求于欧阳菁发放贷款的起因,以及涉案银行卡中的钱款来源,欧阳菁对银行卡的使用,可以证明蔡成功的举报为真,欧阳菁的辩解为假,从而形成完整证据链条,得出唯一结论。

  第二招,重视再生证据,推定案件事实。在贪腐案件查办过程中,有些证据不是嫌疑人最初实施犯罪时形成的原始证据,而是犯罪完成后,为逃避侦查而形成的证据,这类证据就叫再生证据。比如,受贿人收下贿赂款后,感觉有风吹草动,因为害怕,就与行贿人密谋补充签订了一个借款协议。这类虚假的借款协议就是事后形成的再生证据。

  再生证据虽然是嫌疑人为了掩盖犯罪事实而形成,但一旦查获反而具有很强的证明效力。比如,行贿人和受贿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的信件、电话、微信聊天记录以及潜逃、毁灭证据的行为等,能够使原本单薄、凌乱的原始证据形成一个更为完整的证据链条,起到推定案件事实的作用。剧中,欧阳菁向李达康隐瞒真相,利用其专车紧急潜逃境外的行为本身,也证明了欧阳菁“做贼心虚”,可以作出不利于她的事实推定。

  第三招,审查辩解证据,印证案件结论。“零口供”案件不等于没有任何口供,嫌疑人常常作出无罪辩解或虚假供述,有意误导侦查方向,掩盖犯罪事实。这时就需要擦亮眼睛,仔细将口供与查证的间接证据和再生证据相互印证,分辨哪些是真实供述、哪些是虚假供述,进而判断案件结论是否正确。

  定案应当慎之又慎

  间接证据虽然是破解“零口供”案件的有效途径,但是对间接证据的查证和运用应当慎之又慎,严格遵守合法取证程序和证据证明力标准,否则极易形成冤假错案。比如浙江张氏叔侄冤案,曾经也被称为杭州第一例“零口供”判决案件,但由于在间接证据运用上,没有充分重视被害人手指甲中的DNA信息与被告人DNA不符的矛盾,未能排除合理怀疑,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

  在剧中,侯亮平被蔡成功举报受贿案,由于迟迟找不到蔡成功的司机和会计这两名关键证人,也就形成不了蔡成功与侯亮平行受贿的证据链条,无法定案。倘若不顾证据漏洞,仅凭蔡成功的举报和向侯亮平名下银行卡打款的客观证据就贸然定案,就容易引发新的冤假错案。

[责任编辑:李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