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积极构建双环流价值链

2017-05-18 09:24 来源:大众日报 
2017-05-18 09:24:29来源:大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 蓝庆新、姜峰

  在双环流价值链体系中,中国将越来越成为链接发达国家与亚非拉欠发达国家的中间节点和枢纽。

  “一带一路”建设担负着中国产业国际合作与转移的重要任务。以往的国际产业转移,往往是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尤其是二战以来,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不断加速转移,形成了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如今,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也在推动中国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的产业转移与产能合作,成为中国布局国际价值链的平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格外注重构建以中国为枢纽的“双环流”价值链体系。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作为世界增长级的作用大大减弱,以中国为代表的金砖国家在全球经济发展中的推动作用越来越明显。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对外投资速度和规模的不断增加,中国也在不断通过产能国际合作打造自身的利益环流,从而初步形成以中国为枢纽的“双环流”价值链体系。一个环流是中国与发达经济体之间以产业承接与分工、贸易、投资、资本间接流动为载体形成的价值循环体系,另一个环流是中国与发展中经济体之间以贸易、直接投资为载体形成的产能国际合作循环体系。

  在第一个环流中,发达国家是主导,中国仍处于较低的位势,处在产业链的低端,从事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活动,竞争优势容易流失,仍需不断努力向价值链上游攀升;在第二个环流中,中国凭借着庞大的制造能力和产业配套能力、适中的技术标准和技术水平、雄厚的外汇储备和资源调动能力,不断加大与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合作,布局中国的产业全球价值体系,中国处于该价值环流的高端位势,在全球范围内不断调整自身产业结构,实现与发展中经济体的互利共赢。在这两个环流体系中,中国越来越成为链接发达国家与亚非拉欠发达国家的中间节点和枢纽。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中国在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基础上,亟须重构基于供给侧和需求侧需要的双环流价值链结构,也就是将依靠他国的“外围、受控”关系升级为中国主导的“核心、控制”关系,由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承包、接包”关系升格为“发包”关系,由价值链的低端上升为高端,由“打工者”转变成“老板”。显然,这是一场关系到中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革命性变革。“一带一路”既为实现以中国为枢纽的双环流价值链体系,尤其是以中国为主导的第二个价值链环流,提供了发展平台和空间,也为中国从区域大国向世界大国转型、构建适宜自身发展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提供了发展路径。

  通过“一带一路”发展重构基于现代产业体系和沿线国家市场需求的双环流价值链,是要基于中国经济发展需要和相关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工业化需要,重新调整与沿线相关国家之间的经贸产业关系,整合中国企业赖以生存的资源和快速发展的产业关联、循环体系,打造契合“一带一路”区域的价值链治理结构,奠定中国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基础。在全球价值链融合的平台上搭建双环流价值体系,不是要放弃已有的全球需求和市场份额,而是从发达国家引领中国转化为中国引领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价值链,开拓市场范围和需求,提高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

  尽管中国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已经初步形成了利益环流,但是距离打造中国核心的国际价值链体系仍存在较大差距。因此我们仍需大力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灵活处理各种关系,并着重做好如下几点工作:

  以模块化为基础推动制造业“走出去”。为了突出核心优势、降低成本,结合比较优势,可以将一些在国内相对附加值较低、非核心的制造业生产模块外包给“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充分利用沿线国家的劳动力优势和市场潜力,提高生产效率,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通过模块分解,中国制造业致力于开发核心技术模块,增加核心模块的附加值,不断强化和巩固核心模块的控制地位,占据价值链的高端环节,形成中国“智”造优势。同时,中国可以在充分了解沿线各国资源优势、生产制造能力的基础上,协调价值链成员国共同为客户提供更加丰富的产品服务组合,集合所有成员国的力量吸引更多的客户,增加每个经济体的业务量,促进其形成规模经济,推动工业化进程,实现互利共赢。最终通过价值链条的紧密分工合作,深化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的经济关系,进而形成利益共同体。

  促进对“一带一路”国家产业转移中的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全球化,可以发现,当前产业边界日趋模糊,服务业逐步渗透并融入制造业,融合服务业和制造业特征的产业新业态已经成为产业经济发展的新形势。打造中国为核心的国际价值链,需要向“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进行制造业转移的同时,也应注重对能够为制造业提供支持的各类服务业的产业转移,根据价值链中职能等级的差异,从生产制造扩展到产品定位、设计开发、技术服务等生产性服务环节,持续进行跨国配置,形成遍布“一带一路”乃至全球的服务生产网络。当前应注重对有条件的“一带一路”国家(如金融体系相对稳定、中国基础设施投入较多、人员素质较好的国家地区)加大金融、物流、科技服务、商贸服务等行业的投资。

  促进中国标准“走出去”。尽管相较于发达国家,中国标准仍处在较低的水平。但对于工业化水平较低的“一带一路”沿线的许多不发达国家,中国标准仍然是较为适用的标准,中国工业化发展的模式和经验也是这些国家学习的榜样。尤其是中国加大对这些国家的投资和援助力度,更是在推广中国标准方面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因此,要全面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标准化方面的合作和互联互通,积极推进标准互认,重点推广铁路、电力、钢铁、有色、建材、轻纺以及工程建设等领域的标准“走出去”,从而更好地支撑我国产业、产品、技术、工程等“走出去”,服务于以中国为核心的价值链打造。

  以“一带一路”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为先导促进国际产能合作。适应发展中国家需要,加强对“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参与的力度,尤其是采用PPP模式和BOT模式,颇受发展中国家欢迎,这对规避对外投资政治风险、带动中国出口贸易和产业升级,提升中国经济发展质量和国际影响力十分有益。增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区域基础设施的投资和援助力度,促进中国装备制造业和钢铁、建材等相关产业产品的出口,消化过剩产能,进而扩大相关行业的海外投资布局,多方位打造境外经贸合作区、境外中国开发园区等,为产业链条的集群式转移和打造以中国为核心的国际价值链提供良好环境。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