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的困境与历史的任务

2017-06-11 09: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6-11 09:34:40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 汪行福

  在现代历史中,没有其他概念像“进步”概念那样表达了现时代的自我画像和殷切希望。启蒙时代带给我们的进步主义既是一个理智纲领,也是一个实践纲领。在哲学层面,现代进步观念是一种目的论的历史意识,它认为人类必将朝向一个确定和理想的方向缓慢前进,并相信这一进步将会无限地持续下去,只要人类愿意努力,人类和平、幸福的伟大事业必然会实现。然而,进步主义存在着两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一是相信历史站在我们一边的必然性幻想;二是相信“好的东西一起到来”的“协同论幻想”。那么,如何才能消除进步主义的幻想,切实推进当代人类社会的进步,需要我们结合人类当前的境遇加以理论的阐释。

  进步是人类面临

  困境所作出的努力

  我们这里讨论的不是这种历史目的论或乌托邦的进步主义概念,而是社会政治生活中平凡的“进步”概念。马克思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这一论断给我们提供了理解“进步”概念的基本思想原则。进步不是历史的宿命,也不是大写的历史必然性,它是人类在面临困境和难题所做的努力及其成就。例如,面对1929—1933年的经济大萧条,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四大自由:言论和表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他以此为理念原则,致力于解决美国当时所面临的贫困、失业和极端不平等等问题,使美国社会发展取得巨大进步。哈贝马斯在谈到欧洲时指出,好几个世纪以来,城市与乡村、神权与世俗权力的摩擦,信仰与知识之间的竞争,国家与敌对阶级之间的斗争,相较于其他的文化,欧洲的情况要严重得多,因此,人类也已经从痛苦中学会了如何沟通歧义、整合矛盾以及化解紧张。这些都说明,进步不是革命,它不是着眼于全新世界的创造或现存世界的整体颠覆,更多是对人类苦难的反应,是挫折和失误中的学习,是人类改善现状的努力。进步事业可以使世界变得更加公正、更加合理,倘若人类放弃了进步努力,不仅更加宏伟的目标无法实现,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得而复失。

  人类正在遭遇社会进步的

  政治危机

  然而,过去两个世纪,特别是二战后以来西方国家取得的人权、民主、福利国家与政治一体化和多边协商国际秩序等进步成就,不断受到质疑、挑战,近年来更是如此。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和新保守主义政治政策取代了社会民主主义和福利国家,不仅世界经济陷入各种危机,如美国的金融危机、欧洲的债务危机,而且国内政治和国际秩序也矛盾重重、危机四伏,以至于许多人担心世界正进入“后西方”时代。最近发生的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当选等事件,让西方世界的人们晃若隔世,人类似乎将进入“新野蛮时代”。比如,民主政治受到民粹主义的威胁,福利国家受到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威胁,欧洲一体化和多边合作体制受到民族分离主义的威胁。在这样的时代,左翼思想家纷纷放弃进步的信念,转向悲观主义或末世论的救赎意义。一时间,海德格尔曾言说的“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拯救”成了至理名言。我们承认,对进步主义的反思和批判有其必要性,但悲观主义和失败主义与其说给我们以抗争的意志,不如说更多地带来意志的自我麻痹和瘫痪。我们遭遇的不仅是进步主义的哲学危机,而且遭遇社会进步的政治危机,它威胁到的不仅是对另一个更好世界的想象,而且是已有成就的保持。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