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胜利:澳大利亚寻求“共同朋友”

2017-06-13 14: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6-13 14:59:17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 凌胜利

  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的一个特殊国家。尽管从地理位置而言,是不折不扣的亚太国家,但就主导文化而言,其又源自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因而作为孤悬于亚太地区的“西方国家”,澳大利亚在地理与文化上的双重孤独使其不得不寻求维持与西方国家的联盟关系,同时也尽可能地平衡其欧美外交与亚太外交。当前,澳大利亚如何与中美两国保持外交平衡显得至关重要。

  中澳关系的发展

  中澳关系在20世纪90年代起加速发展,中澳两国经贸关系不断发展,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的重要贸易伙伴。近年来,中澳关系更是取得显著发展,在贸易、旅游、教育三方面表现最为突出。

  一是贸易方面,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澳大利亚的头号贸易伙伴。中澳两国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澳大利亚的农产品、矿产品大量出口中国,中国的机电产品与纺织品也大量出口澳大利亚。多年来,中国一直保持作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的重要角色。澳大利亚始终处在贸易顺差地位;中国基本保持澳大利亚出口占比三成左右。

  二是旅游交流方面,中国公民赴澳旅游继续稳步增长。2016年,中国赴澳旅游的人数首次突破140万,旅游给澳大利亚经济发展注入了重要活力。澳大利亚来华旅游人数也不断增多,目前每年已将近50万。2017年为中澳旅游年,澳大利亚在签证、航空等方面加大了便利条件的提供,将有望推动中澳旅游人数再创新高。

  三是中国公民赴澳留学人数不断增加。教育产业目前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的重要产业,中国则是澳大利亚国际教育产业的主力军。目前在澳中国留学生有近五万人,并且一些学生毕业后还会在澳大利亚工作、定居。近年来,中国赴澳留学出现多元化、低龄化等多种趋势,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和两国人文交流发挥了积极作用。

  总体而言,中澳两国经贸关系十分密切,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两国密切的经济关系并未转化为相应的更多战略支持,澳大利亚国内政局的变动等因素不时会对中澳关系产生影响甚至冲击。目前来看,澳大利亚国内无论是哪个政党上台,一是都愿意维持与中国密切的经贸关系,中澳贸易是美澳贸易的三倍之多,这一点不容忽视;二是澳大利亚也愿意维持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澳大利亚视美国为安全上“最为信赖”的盟友,这种观念甚至已在澳大利亚官员和民众心里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影响。因而,如何处理好与欧美和亚太的关系尤其是与中美两国的关系也一定程度上考验着澳大利亚官员的智慧。

  美澳关系的发展

  美澳关系有两大优势,一是持久良好的联盟关系。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两国安全合作也在持续加强。在美国的众多盟友当中,澳大利亚被称为“铁杆盟友”可谓名副其实。因为从“一战”开始,澳大利亚几乎和美国在历次战争中并肩作战。作为一个孤悬于亚洲、地广人稀的白人主导国家,澳大利亚的不安全感是自然和心理作用下的双重产物,在母国英国衰落之后,美国“这条大腿”就被澳大利亚紧紧抱住,在许多事情上追随美国。“冷战”结束后,澳大利亚周边安全环境明显改善,以应对共同威胁为基础的美澳联盟不仅没有松散、瓦解,反而在新形势下不断巩固与发展。究其原因,一是澳大利亚十分看重美澳联盟对于维护澳大利亚的海上航道安全和海外利益的作用。

  二是文化相近。美澳两国可谓文化同源同种,同为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同时也是移民熔炉国家。相同的文化和价值观确实可以使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更容易建立起信任感,共同的价值观和身份认同也对维持和促进美澳关系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不过美澳联盟也并非没有问题,就在前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澳大利亚总理的通话提前结束,特朗普更是在网络上“吐槽”这是“糟糕的通话”。尽管随后特朗普否认“电话危机”,但美澳在亚太战略目标、移民、国际贸易等方面的分歧显而易见。毕竟美澳各自都有彼此的利益诉求,澳大利亚不可能一味地为美国“火中取栗”而损害自身经济利益。

  推动良好的地区多边合作

  事实上,对于澳大利亚而言,能够做欧美和亚太尤其是中美的共同朋友,将有利于实现澳大利亚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这也是澳大利亚学者希望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能够良性互动的原因,澳大利亚应该是希望做中美的共同朋友。澳大利亚学者希望能够推动亚太地区多边制度的发展,也曾建言美国应适度在亚太地区让与中国更多权力。

  澳大利亚有成为中美共同朋友的优势。一是中澳之间并不存在核心利益冲突。澳大利亚与中国在安全领域没有核心利益冲突,这可以确保即便双方在某些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也不会走上对抗道路,同时可确保中澳经贸关系作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促进双方往来。二是美澳之间的高度战略互信使得美国不会过于担忧澳大利亚的离心倾向,美澳联盟的铁血友谊已经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考验。美国对澳大利亚的较高信任程度也会使得其对中澳关系发展不会过于敏感和过度反应。

  澳大利亚需要清楚自己的国家利益诉求,在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方面做好外交权衡。毫无疑问,经济利益对于澳大利亚十分重要,也关系到历届政府的延续;安全利益尽管看似重要,但目前澳大利亚并不存在重大的安全威胁,并且对于安全利益的维护仅仅依靠联盟关系也不足够。基于自身利益的分析,澳大利亚要做欧美和亚太的共同朋友需要多措并举:一是要积极加强与中国的务实合作,不断深化经济合作,加深利益交融。目前,中澳双边贸易虽然频繁,但深度不够,如农矿产品交易波动较大。二是需要削弱与美国安全合作的一些敏感问题,不应盲目地“摇旗呐喊”。三是要积极推动良好的地区多边合作氛围和机制发展。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的创设过程中,澳大利亚曾经发挥了积极作用,未来澳大利亚依然可以利用其身份发挥积极推动作用,促进亚太地区经济、安全多边机制的发展和完善。四是澳大利亚需要基于自身利益灵活开展外交,减少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等因素的冲突和影响,澳大利亚的官员也需要对外交关系的温度有较为准确的观察和应对。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