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勇: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建设中的中国意识成长及中国学派前途

2017-06-14 10:35 来源:《国际观察》 
2017-06-14 10:35:13来源:《国际观察》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郭树勇

  内容提要:国际关系理论建设的本国意识,有一个局部发育、整体性自觉(强化)、系统化和理论化的发展过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国际关系理论中的中国意识发展的重要转折期,由发育期进入整体性自觉时期。世纪之交的中国理论大讨论实质上是一场理论系统化的学术努力,产生了多方面的后果,其中一个重要的后果就是“中国学派”概念的提出。从中国意识,到中国理论,再到中国学派,这是一个递进向前的逻辑。将关系性这个概念作为中国学派建构的本位,是建立既符合中国特色又有时代特征的国际关系理论的重要努力,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在中国学派提出的过程中,出现了较多有影响力的理论假定,其中体系程度较高、参与讨论范围较广、地域性较强的三个理论流派是道义现实主义、共生理论和共治理论。建立和发展中国学派,有必要建设一套相互间密切联系的概念群或概念体系。关系、共生和共治等概念并不是矛盾的,而是相互补充的。未来的中国学派建设,关键要在整合、抽象、国际化和创新等方面下功夫。

  关 键 词:国际关系理论/中国意识/中国学派/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

  一、导论:国际关系理论中的本国意识问题

  国际关系理论是一种兼具国际性和民族性的政治理论。在国际社会仍然主要以民族国家为主要行为体的历史阶段,国际关系理论既有国际合作的普遍性,也有民族国家的特殊性,而且从根本上说是为国家利益服务,具有明显的民族性和国家性。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和国际关系整体性发展,国际合作的比重不断加大,国际关系理论中的共通性内容在增大,国家性内容在减少。与此相适应,在国际关系理论的形式上,民族国家特色也会越来越少。每一个国家,特别是大国,都把发展自己的国际关系理论作为国家软实力战略的重要内容。然而,在国家安全、政权建设、经济发展等任务十分紧迫的形势下,实施软实力战略、建立国际话语权并不一定能够摆在重要议程上。历史经验表明,只有当强烈的大国意识与软实力战略紧密结合的时候,才有建立本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的利益诉求。

  国际关系理论建设的本国意识,并非与生俱来。它有一个局部发育、整体性自觉(强化)、系统化和理论化的发展过程。

  一、局部发育。局部发育是指一个国家的知识精英或政治精英认识到,指导对外关系的国际关系理论要有民族国家的意识,要对抗外来的理论输入,建立自己的理论阵地,形成自己的理论话语。但是,由于本国的国家软实力不够强大,知识分子的自主性成长和国际关系理论知识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因此,意识发育还只能局限在一定的范围内,往往与意识形态和国家战略相融合在一起。知识精英与政治精英在国际关系理论建设上尚未达成共识,知识精英的自觉性还未达到影响全国的水平。

  二、整体性自觉。整体性自觉是指随着民族国家的进步,对外关系成为基本国家事务,国际关系理论知识不断普及,国家实力和民族自豪感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知识精英加入到国际关系理论的建设中来,并具有了建设本国特色理论的紧迫感,有意识地用批判的视角来对待外国理论,积累起较为扎实的国际关系理论基础,知识精英与政治精英形成了理论共识,国家意识得到明显的强化,知识分子的理论自觉达到了更广泛的水平。但是,理论知识普及虽然实现了面上扩张,其深化和前沿化的任务并未完成。

  三、意识的系统化。意识的系统化与国际关系理论知识的系统化是相协调发展的,后者主要是指这个国家的理论工作者已经拥有足够的能力对已经达到整体性自觉的理论界进行动员,组织强有力的、深入的学术讨论,明晰较为系统化的理论知识体系,形成知识共同体,与国际学术共同体进行必要的学术交流。这个时期的本国意识,已经内化为理论工作的指导思想。无论在一般的学术交流中,还是在理论建设中,都把本国或本民族的理论列为基本视角之一,并把外来理论的本土化作为经常性任务。

  四、意识的理论化。意识的理论化就是将国家意识有形无形地融入到理论创新之中,在意识系统化的基础上,把本国的外交实践和国际社会实践结合起来,把本国传统文化与国际政治文化结合起来,创立本国的理论流派,为本国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的主导作用提供理论支持,为国际社会的治理与合作提供国际公共话语,建设影响国际政治的国际话语权。实际上,这是意识的形态化发展。

  国际关系理论中的中国意识问题,在不同的场合表达为“民族立场”、“中国特色”、“中国学派”问题等话语形式。这个问题起源于,在国际关系理论西学东渐中,国际问题研究和国际关系理论建设为了适应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体现中国国家利益、反映中国传统文化取向等要求而采取的立场和方法,形成了多种形式的主体性理论诉求。其现实性是,当中国作为大国成长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便紧迫地需要拥有自己的理论贡献。这一方面与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国家战略相适应;另一方面与中美世界性权力转移的历史进程相适应。其本质是坚持意识形态的立场,维护中国文化主权,实施中国软实力战略。其核心是国际关系理论与中国实践的结合之道。其关键是以中国智慧创新当代国际关系理论。

  以中国智慧创新当代国际关系理论,面临着一个基本的问题,即理论创新与理论反思的关系是什么?它包括着一个问题群,即我们今天的理论创新有没有必要的知识积累和沉淀?我们从什么样的基础上建设中国的国际关系理论?如何看待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建设?能否从国际关系理论建设中找到一条中国意识发展的线索?实际上,理论创新与理论反思是一个相互依赖的关系,理论反思是理论创新的基本动力,理论反思得越深,理论创新水平就会越高。理论反思的要义是重新对理论发展史进行梳理,发现其理论发展的规律,重点是发现中国意识的成长路径,找到理论创新的自信和基础。这正是本文的努力之处。

  二、西学东渐与国际关系理论的中国意识成长

  国际关系理论作为一个现代学科意义上的理论,始自1919年的巴黎和会前后,是西方知识精英与政治精英试图防止战争爆发,总结和平经验,发现为人类造福的国际政治规律,培养新一代外交人才的重大努力。①自1919年至1949年的30年里,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界经受了两次重大的学理革命,即现实主义向理想主义的转变,理想主义向政治现实主义的转变。前者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意味着认识论上的大转变,盛行数千年的无节制的暴力政治以及运行几百年的欧洲均势政治开始被国际社会抛弃。后者的革命性意义主要在于开启了将权力政治客观化、普遍化和科学化的学术努力,反对理想主义乌托邦的一面和过分意识形态化的倾向。这两场主要发生在美国和英国的学理革命及其论战,并没有对长期处于列强侵害和内战频仍状态的旧中国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除却学术交流的不易,还有无可奈何的残酷现实。所以,无论是持“枪”的学者还是持“橄榄枝”的外交官,即便可以用国际法和威尔逊主义的理念维护国际正义和国家利益,最终仍然不免发出了“弱国无外交”、“落后必然挨打”的叹息。

  国际关系理论的中国意识发育期大致出现在新中国成立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这个时期是中国政治与外交经历革命性发展的时期,也是国际格局的大变迁、国际关系理论大发展的时期。美国已经在全球取得了稳固的学术霸权地位,在政治现实主义批判理想主义的过程中,以摩根索《国家间政治》的出版和修订为标志,确立了政治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学术地位,也确立了美国取代英国成为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大本营的地位。之后,美国学术界不仅执科学行为主义的牛耳,而且在一体化理论、核威慑理论等方面成绩斐然。更重要的是,在实现了“方法论革命”(科学主义对传统主义)的基础上建立了新现实主义理论和新自由制度主义理论,对石油危机之后的更加相互依存的世界经济政治新形势进行了更加有力的解读,并揭开了后现代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大幕。②而这个时期的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仍然是分散的。③能够影响中国的国外理论大体有三支,一支是苏联的国际关系理论,特别是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一支是亚非拉国家的国际关系理论,反对帝国主义压迫和民族解放运动的理论;一支是美国和欧洲的冷战理论、核理论和西方国际关系理论。面对国外的理论话语霸权,国际关系理论中的中国意识主要体现为反对霸权的意识、追求平等的意识、维护意识形态和文化主权的意识。具体地讲,新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坚持国际主义指导下的爱国主义,并决心把外交学中国化。④这时期主要的努力方向有两个,一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建立自己的国际问题研究立场、观点和方法,抵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国际关系理论;二是提高我党的马列主义研究水平,谋求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意识形态话语权,通过影响社会主义国家而影响世界。这至少包括三个标志性事件: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共与苏共之间围绕意识形态主导权进行的论战;⑤1964年中国政府决定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设立国际政治系;1974年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的理论。近40年时间里,中国国际政治理论的成就主要分布在反对帝国主义、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支持民族解放运动,以及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等方面。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还是对于要不要、能不能以及如何融入国际政治学术界有着复杂的心情和不同的认识。如何处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关系,如何处理意识形态立场与外交领域的国家利益原则的关系,如何确定中国的国际身份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发展中大国等等,是刚独立不久的新中国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这个时期,在中国意识发育过程中,政治精英的作用明显高于知识精英,政府起到了主导作用。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