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要跳出“审美至上”陷阱

2017-06-20 10: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06-20 10:43:37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 阎秋霞

  20世纪80年代以来,审美价值逐渐被视为文学批评的第一要务,并成为纯文学批评观的核心理念,“文学的主体性”、“文学向内转”等理论是这一观念的表征。在“西学热”影响下形成的“文本中心论”与“人本中心论”则构成了纯文学批评观的思想资源。一些作家、批评家热衷于纯文学批评观,认为它坚守了文学的纯粹性和审美性,显示了去政治化和去市场化的双重姿态,使研究者远离政治又不迎合世俗,保持了思想的自由与独立。但今天看来,这种颇具理想色彩的批评观削弱了文学批评话语介入现实社会的能力,造成了文学批评乃至文学本身与社会的隔膜,导致文学审美价值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失衡,带来不少负面影响。

  极度张扬文本的形式研究

  “文本中心论”认为审美特别是形式美感是文学与生俱来的特性和本质,除此之外的意识形态性、社会历史性等不过是文本派生或附属的特性。这种以文本形式结构为中心的审美观,也称审美本性论、纯审美或形式主义美学观。它以俄国形式主义批评、英美新批评以及法国结构主义等以文本为中心的批评方法和批评模式为代表。这些批评理论各有侧重且方法不同,但它们均受到分析哲学和索绪尔现代语言学的影响,认为文学作品和作家生平、社会环境、时代背景等均无必然联系,文学文本一经产生就有其自足性和自律性。文学的目的在文本之内,而非文本之外。因此,文学批评的重点应该放在文本的语言、修辞、文体、结构等形式层面,而不是作者的个性生平、作品的思想内涵和社会历史背景等因素。文学的美是独特的形式构造和形式技巧造成的结果,而非人物形象或思想感情表现的结果。

  这种批评观深刻影响了中国文学批评,并被一些研究者标榜为文学批评的主要法则。它在某种意义上强调了“文的自觉”的观念,使长久以来被文学批评所忽视的文学形式、美感形式等审美元素得到重视;同时,把文学的语言、叙述、结构等形式层面的东西提到高于一切的位置,并作为文学批评最重要的目标时,我们的文学批评就变得日益狭隘化、机械化。一些追求语言陌生化、叙述多样化、结构技巧化的实验性作品备受推崇,而那些语言质朴、主题明晰、思想性强、人物形象丰满的作品则被认为使用了过时的、落后的文学表现方式。这正是20世纪80年代之后为什么文学批评界过分褒扬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文学作品,而贬低现实主义作品的重要原因。这种批评观导致文学批评越来越割裂文学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从而丧失了对现实社会的关注和参与意识。

  拒绝思想评判和道德评价

  另一个塑造纯文学批评观的思想来自于西方的“人本中心论”。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西方思想文化的影响和“主体论”的盛行,文学对于人的观念的理解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文学研究主张把个人从社会结构中脱离出来,获得所谓现代社会意义上的独立与自由。尼采的“超人”哲学、叔本华的唯意志论、萨特的“自由选择”论等以人本主义为基本特征的哲学思想,在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