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养老保险改革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

2017-06-29 11:56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7-06-29 11:56:32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6月17日,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主办的深化养老保险改革与个人账户处置专题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郑功成主持会议,中国社会保障学会顾问、原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兼国务院东北办副主任宋晓梧,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周弘、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以及来自中国社科院、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财经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大学等20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5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并展开深入研讨。21位对养老保险素有研究的专家学者进行了专题发言,多位与会者参与讨论。

深化养老保险改革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

  郑功成表示,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合理取向,应当是结构改革与参数调整并重并实现有机联动。其中:结构改革的关键是要淡化基本养老保险中的个人账户,矫正其层次错位、功能紊乱的现实局面,真正构建一个层次分明、价值取向鲜明、结构合理的多层次养老金制度体系。同时尽快改变影响养老金制度相关参数僵化的局面,综合考虑各相关参数与外部性因素并赋予其自我调节的功能。他强调,目前在一定范围内受到追捧的所谓多缴多得激励机制应当淡化,只有属于自由交易的商业养老金才应遵循不缴不得、少缴少得、多缴多得的商业规则。他认为,如果简单地将市场或商业交易规则搬入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动摇的将不仅是整个社会保障制度的根本,而且可能成为制造社会不公和滋生社会动乱的新根源。

  宋晓梧回顾了我国养老保险统账结合模式选择与发展的全过程并做了客观评估。他表示,个人账户的引入构成了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变革过程中的异常重大因素,从做大到做小、从追求做实到做空的发展历程表明,其不良效应在持续放大。他强调,在我国一次分配差距已经过大的情况下,完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坚持公平、共济性的原则不能偏离,坚持缩小而非扩大初次分配差距的方向不能偏离,在此基础上,才可以进一步讨论如何有效解决当前存在的具体问题。他主张坚决实施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统一缴费率和缴费基数,并拓展制度外资金来源,推进分步式延迟退休年龄,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进程以扩大缴费基数,做实养老保险缴费基数,制度化待遇调整机制,增强制度的公平透明。他坚决反对现阶段有人主张扩大个人账户规模甚至零统筹“全账户”。

  周弘表示,欧洲养老制度的改革都是在坚实的公共养老金制度基础上进行的。许多国家开始的时候也是想推行结构性改革,但最后大都采取了参数改革的方式,并同时跟踪社会效果、及时采取弥补措施,以防老年人口因为方案调整而陷入老年贫困。具体方法各国不同,有的国家出台针对性更强的政策,有些国家则干脆引入体现社会平等、水平不同的全民保障性收入,取消与工资挂钩的养老金项目,让公共养老金更好地体现公平和基本保障,让市场去体现差别。她特别说明,目前关于个人账户的讨论混淆了国家和市场,真正的个人账户是市场行为,用政府的权力做市场的事是很危险的。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浙江大学教授何文炯剖析了现行统账结合模式的内在缺陷,包括个人账户降低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互助共济性,增加了基金风险,而统筹基金与个人账户基金“混合管理”则导致了总基金产权不清,财政责任不确定性增加。他认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深化改革必须坚持互助共济原则,坚持“保基本”的原则。

  中国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王新梅提出,在过去20多年的全球性养老金改革中,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提出的积累制可以应对人口结构老龄化的观点,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全面地被所有发达国家所拒绝。中国公共养老金改革的方向,似乎被国内外基金公司的利益所强烈左右或掌控,实施着一种以大规模建立积累制养老金为优先目标的改革,这种取向违背了公共养老金制度的初衷。因此,应尽快废除强制缴费的积累制,回到给百姓提供安心和基本保障的本来功能上,避免成为一时性的繁荣国内外金融业、或者成为帮助发达国家解决他们当前人口老龄化引起的股票价格下跌问题的工具。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珍认为,基本养老保险引入个人账户是一个误区,二十多年来虽经不断调整,但制度走向与改革初衷的背离越来越远。对个人账户的评估显示,个人账户微观不经济,保障水平被显著拉低;宏观无效率,社会福利损失较重;产权不明晰,政府和社会被绑架;有负外部性,治理环境趋于复杂。她分析了基本养老保险采取统账结合及个人账户带来的问题,认为统账分离可根除产权不清,有利于降低费率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利于制度间的平衡,彻底改革可助推全民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优化。故提出,应当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中的个人账户加以剥离,并将积累制分解到企业或职业年金与商业性养老金。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王延中认为,个人账户只是解决养老问题的一种手段,目前却被过于看重,甚至误为目标,从而忽略了真正的养老保障所要解决的问题。他建议,应从社会保障的角度谈论包括养老、住房、医疗、职业年金等在内的个人账户总额,在此基础上再考虑养老保险中个人账户的存废、范围与虚实等问题。

  复旦大学教授封进提出,个人账户收益不确定性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目标之间存在矛盾。OECD国家的历史数据表明,个人账户的收益具有不确定性,更无法发挥代内再分配的作用。她强调,个体微观数据的模拟表明,在相同缴费率下,现收现付制比积累制具有更低的风险和更可靠的老年保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朱青表示,扩大个人账户的倡议者参考住房公积金的高参保积极性是不合适的,因为住房公积金是短期可以受益的制度项目,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是长期的制度,不能简单借鉴。他指出,我国基础养老金的计发办法中已引入了个人的指数化月均缴费工资,具有了激励性。他认为,我国的实际国情是满足艾伦条件的,所以现收现付制度更有效率,没有必要建立基金制。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认为,个人账户大账户是违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根本属性的,应当稳妥的处理个人账户的发展问题。他建议个人账户作为个人参保缴费的权益记录,基金不进行分账管理,采用基金整体的现收现付模式,这样可以保证制度的连续性发展。

  在会上做专题发言的还有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唐钧、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张思锋、西北大学教授席恒、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褚福灵、上海财经大学教授杨翠迎、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丁建定、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鲁全、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杨俊、中山大学副教授彭浩然、中国社科院助理研究员华颖、中山大学助理教授彭宅文等。多位专家学者参与讨论。

  与会者一致认为,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变革无法早日走向成熟、定型的关键性症结,在于简单地将个人账户引入到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仅损害了养老保险制度应有的公共性与稳定性,也造成了一系列的不良后遗症。与会者达成的最大共识,是我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必须坚持结构改革与参数调整并重,而坚持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公共养老金属性和化解个人账户是促使多层养老保险体系健康发展的前提条件。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