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新发展能力有没有被外界高估

2017-07-10 09:54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7-10 09:54:33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 魏尚进

  有种观点认为,中国制造很厉害,但创新还不够强。实践表明,在经济发展的早期,即使没有太多的发明创造,仅依靠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也是可以获取经济增长的。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创新对经济增长的重要价值就进一步显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从“制造大国”走向“创造大国”的转型能否成功,决定了中国今后经济发展能否顺利。那么,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型为“创造大国”的前景乐观吗?还需要克服什么样的挑战?

  创新资源存在错配

  关于中国的创新,有积极的例子,也有悲观的例子;有政府的例子,也有民营企业的例子。

  第一组信息:评价中国企业能否过渡到创新型企业,先要看企业对创新活动的投入。如果从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和研发投入占人均GDP 比重这两个指标看,可以发现一个国家对创新活动的投资会随着收入水平的增加而增加。原因很简单,劳动力便宜的时候可以拼劳力,创新没那么重要; 劳动力贵的时候,不创新就要死掉了。所以,人均收入提高会导致创新活动增加。

  第二组信息:近年来,中国的研发投入不仅数量大,而且增长速度快于世界平均水平。可是,这些研发投入到底有没有转化成创新产出和结果?创新产出和结果有很多种衡量方式,我在研究中用专利来衡量,因为可以进行跨国比较。如果看国内企业申请专利数量,会发现增长很快。但很多人说,不要光看数量,还要看含金量。

  怎样衡量中国企业申请专利的含金量?可以用世界各地的企业在美国申请的美国专利来进行衡量。研究发现,中国企业在美国拿到的专利数量随着发展水平的提高逐年增加,而且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因此,通过这一指标可以判断中国的创新活动,得出的结论是积极的。

  此外,研究发现,中国企业在美国申请的专利被其他专利申请者引用的频率增长非常快,而且被引用的频率和增长速度均远高于全世界平均水平。据此可以预计,中国企业一旦有更好的条件,是可以在创新之路上有更大作为的。

  不过,在企业的创新效率对比中,小型企业比中型企业做得好,中型企业比大型企业做得好。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创新资源配置存在一定程度的错配现象。

  “克强指数”需要修正

  中国的创新能力没有被高估,那近期的经济增长速度被高估了吗?

  怀疑被高估的主要有两大理由:第一,中央和地方报的数据有很多不一致。这种不一致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国的统计里面有一个总部经济的办法。第二,用“克强指数”与GDP增速不一致来判断。具体而言,当今中国的经济结构中,服务业占比越来越大,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越来越高。但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需要的用电量和铁路运输量不一样,因此从逻辑上看,“克强指数”需要进行修正。

  我的同事、西班牙裔经济学家萨拉·伊·马丁与另外两位学者用夜间灯光强弱作为衡量经济发展速度的参考指标,看它能否用来帮助我们重新构造“克强指数”。具体做法如下:第一,用各省各年的灯光增长及三个变量的变化来重新推断“克强指数”中三个变量的最优权数。第二,用全国层面三个变量的增长率,来推断全国GDP的实际增长率。第三,用重新构造以后的“真实GDP增长”再反过来看官方经济增长率。

  从卫星图片可以发现,中国晚上最亮地区是上海及其周边地区,然后是广东、香港、深圳、北京等。在此基础上,我的同事研究发现,“克强指数”中最优的权数应该是银行贷款占第一位、发电量增长占第二位、铁路货运占第三位。这与中国当前的经济结构也是吻合的。

  用新权重计算的“克强指数”与官方GDP 增速比较后发现,官方GDP增速比夜间灯光活动所预测的经济增速更低,即统计局的数字并没有高估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其中的原因可能在于,官方的抽样调查方法在刻画经济结构变化时存在滞后情况。

  正视两大结构性因素

  与此相伴还有个问题,即现在中国经济增速问题有多大程度是由周期性因素造成,又有多大程度由结构性因素造成?

  在周期性因素中有一个重要指标是世界需求。中国是高度开放的经济体,中国出口加进口占 GDP 比重有50%左右,而美国只有20%多。基于这一现实情况,假设世界经济需求减少,对中国增长的负面影响显然要大于对美国增长的负面影响。世界经济今天可以疲软,明天也可以复苏,这个意义上说属于周期性因素。此外,产能过剩、杠杆过高等,也是潜在可以被逆转的周期因素,都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

  但周期性因素之外,中国增长态势其实更会受结构性因素影响。结构性因素里面,最重要的有两点:

  第一个因素,中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发展成功,让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快速提升,同时也带来了劳动力成本的迅速增长。例如,一家知名玩具公司曾把工厂开在杭州,现在它的工厂搬去了印度。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是结构性因素,也是不可逆转的因素。

  第二个因素,通过创新所促进的增长,其增速会慢于拼成本的增速。但由于中国经济发展的结构性因素正在发生改变,增长模式需要转型,唯有依靠创新才能确保经济发展的可持续。

  (张煜整理)

[责任编辑:李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