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理论发展史初探

2017-07-15 10:04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2017-07-15 10:04:02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辛向阳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和繁荣哲学社会科学时,都提到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问题。2013年1月5日,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讲话中,他指出:“事实一再告诉我们,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没有过时,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也没有过时。”(《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7页。)这就告诉我们党的高级干部,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有深厚科学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注定了西方国家会由于其内在的不可克服的这一矛盾而逐步走向衰落,而我们的制度由于符合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要求将强大起来。2016年5月17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指出:“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说法是武断的。远的不说,就从国际金融危机看,许多西方国家经济持续低迷、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加深,说明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但表现形式、存在特点有所不同。”(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6年5月18日。)习近平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和2010年欧债危机以来的事实说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表现形式无论怎样变化,其基本矛盾的性质不会变化,是客观存在的。在西方国家,一些比较客观看待资本主义发展的学者也承认这一点,例如法国调节学派代表人物米歇尔·阿格利塔认为,马克思揭示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在当代没有过时,但是表现形式已经变得极其复杂。

  习近平总书记的多次论述说明了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理论在马克思主义体系,尤其是在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里的问题是:这一理论是如何产生的?是经过了什么阶段发展起来的?是在什么时候完善起来的?对这些问题的研究既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也是我们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真理性认知的要求。

  一、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理论的发生期

  这一时期是从19世纪40年代中期到50年代中期。这一时期资本主义社会开始成熟起来,其生产社会化程度有一定发展,资本主义私有化的程度也在加深,两者的矛盾已经呈现在世人面前。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科学地分析了这一时期资本主义发展的特点,对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表现形式进行了深入研究,但尚未明确提出“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命题。

  1.对于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矛盾的论述系统完整,这为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奠定了重要基础

  19世纪40年代,工业无产阶级的生活十分悲惨,工人们的工作时间很长,工资却异乎寻常的低,在很多方面甚至不如封建制度下农民的生活。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说:“《萌芽》、《雾都孤儿》和《悲惨世界》等文学作品并不是源于作者们的想象力,而是来源于那些根据法律限制仅大于八岁(1841年的法国)的工厂童工们或仅大于十岁(1842年的英国)矿山童工们的真实生活。维莱姆博士(Villerme)的著作《制造业工人的现状》于1840年在法国发表(推动了1841年一个尝试性的新童工法律的颁布),描述了与恩格斯在1845年出版的《英国工人阶级现状》中描写的同样肮脏的现实。”(〔法〕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巴曙松、陈剑等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年,第8页。)无论是左拉、狄更斯、雨果,还是维莱姆,他们只是看到了工人阶级受苦受难的现实,只是哀叹他们的不幸,只有马克思恩格斯把工人阶级看作创造未来的阶级。恩格斯说:“从格拉斯哥到伦敦,整个工人阶级对富有者的极大的愤怒,这些富有者有系统地剥削他们,然后又冷酷地让他们受命运的摆布。这种愤怒要不了多久(这个时刻人们几乎是可以算出来)就必然爆发为革命,同这个革命比较起来,法国第一次革命和1794年简直就是儿戏。”(《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04页。)工人阶级悲惨生活的原因不应当仅仅怪罪于制度的不完善等小的弊端,而应当到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去寻找。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所指出的:“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7页。)这就触及到了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实质。

  2.阐明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一个奇特的现象:任何事物都包含着自己的反面

  马克思在1856年《人民报》创刊纪念会上的演说中指出:“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我们看到,机器具有减少人类劳动和使劳动更有成效的神奇力量,然而却引起了饥饿和过度的疲劳。财富的新源泉,由于某种奇怪的、不可思议的魔力而变成贫困的源泉。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随着人类愈益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的卑劣行为的奴隶。甚至科学的纯洁光辉仿佛也只能在愚昧无知的黑暗背景上闪耀。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成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75页。)造成无所不在的悖论性的原因就在于资本主义制度与现代工业的对抗:“现代工业和科学为一方与现代贫困和衰颓为另一方的这种对抗,我们时代的生产力与社会关系之间的这种对抗,是显而易见的、不可避免的和无庸争辩的事实。”(《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75页。)这些论述尽管还没有使用“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这样的概念,但已经包含着主要的思想了。

[责任编辑:李贝]

[值班总编推荐] 爱狗人士的广场舞

[值班总编推荐] 刚刚开始的数据时代

[值班总编推荐] 马克龙能否让美欧“握手言和”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