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科技创新和竞争出现新特征

2017-07-17 09:19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7-17 09:19:40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周明艳

  作者: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 刘燕华,科技部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副研究员 王文涛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风起云涌,以工业4.0新硬件为标志的颠覆式创新时代已经打破了传统的理念和格局,对生产和生活方式,以及社会治理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目前,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已经渗透到了许多领域,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蒸汽机的发明推进了机械化,电的发明推动了电气化,而这一次科技革命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的影响都来得猛烈,它全方位、多领域、广渗透,要重新洗牌是不可避免的。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地球上没有了石头,而是有了新的替代品,新的替代品必然有新的操作和管理规则。技术进步也会挑战社会的管理,也会挑战传统的生产方式和制度。所以说,新的时代创新与竞争体系将有新的特征。我们大概总结一下有三个基本特征。

  竞争方式已经呈现了转型

  创新过程中有研发阶段、产业阶段和市场化阶段,每个阶段都有许多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很多的创新活动。因此来说,社会重新组织分工和链接是创新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创新就要把各种力量连成环,形成良性循环,才能产生上升;只有在上下游互动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实现创新的目标。这里我们就要问,我们每个人的创新活动,是采取了合伙人制度吗?因为合伙人制度已经成为创新的主导方式。

  创新层面的竞争愈演愈烈。创新应该有5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科技革命,比如从手算到计算机,从口传到电信;第二个层面是从手工到机械;第三个层面是关键技术,也是核心技术;第四个层面是工艺流程,它为了解决生产线扩大再生产,比如搞物流;第五个层面是发明革命。

  在新的竞争中,处于高端的创新活动对低端创新活动将实现胜者通吃。新兴产业必将淘汰落后的或者是僵尸产业,比如:扩大零售连锁的努力被网购冲得一塌糊涂;感光技术的进步被数码技术冲得微不足道;3G通信的市场网络在4G和5G到来的时候也不得不黯然退出。创新的竞争不是你付出了多少努力,而是你站哪个台阶上,否则就有可能被淘汰。因此,每个创新的人要问一问自己,我的活动是在哪一个平台上,假如处在低的平台上,应该要想办法向高的做。

  创新要跳出传统,实现思维和观念的创新。比如说马拉车有很多可以研究,但是所有的研究超不过一个局限,车跑不过马跑的速度。我们只有跳出牵引式的思维方式,然后才有新的交通工具,找到内生动力,才有火车。也就是说创新活动必须保持一种心态,就是与众不同,避免同质化,防止跟随,防止恶性竞争。我们必须要有多样化,要从宏观的角度,从各个方面进行包抄。所以扪心自问,我们搞创新活动的人,你有特色吗?你的创新是不可替代的吗?假如这个问题回答不清楚,我们的创新活动往往是低效的。

  当前的信息化时代,大概有80%-90%的成功是来自于逆向创新。逆向创新有很多例子,主要指的是利用信息时代,利用井喷式的知识增长,在已有知识基础上进行新的知识加工。它是根据市场需求、通过学科交叉来实现更高层面的创新。也就是说在新的时代,只有掌握用户才能占领市场,实现创新。要通过量身制作才能获得市场份额,只有通过学科交叉才能够使我们的创新解决实际问题,既要考虑微观又要考虑宏观,我们既要知道某一个知识,同时也要了解更多的知识。所以在新的时代,创新的竞争不是在某一个领域的高精尖,而是在多个领域的结合上。

  创新云服务平台引领竞争

  我们现在竞争的已不是某项技术,而是环境。我们都知道“德国工业4.0”,也知道“中国制造2025”,对比一下会发现它们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德国工业4.0”瞄准的是九大产业云平台建设,认为把云平台建设好之后,不管是科学家、企业家,还是社会,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得到发展,使整个产业或者产业群体实现进步;“中国制造2025”则是瞄准了十个产品,瞄准一部分企业,让它们发展起来。

  当然,中国的工业化进程还没有进入到4.0时代,我们还在2.5时代,这两个一比较就可以看出,云服务平台已经成为新形势下国际竞争的焦点。我们都知道要想成功必须要有条件,中国有一个比喻,叫做鲤鱼跳龙门。但是如果水位离龙门有十丈高的话,再好的鲤鱼也跳不过。同样,如果我们把“水位”设得高高的,肯定有很多“鲤鱼”进不来,所以竞争重点在于我们有没有创新的服务平台,而且这个平台是在信息化基础上的云平台。

  中国科技体制正处于一个深度调整期,创新服务平台将提供良好的创新环境。中国整个体制改革的好与坏,往往取决于我们的大环境建设。

  智力资本将占领价值链的高端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体力和资本的投入来拉动,并成为世界范围的制造业大国,但是中国还没有成为创造型的大国。中国要摆脱处于世界经济竞争价值链低端的困境,必须要把优化资源配置的重点放在打造智力资本上。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智力劳动是比社会平均劳动较高级和较复杂的劳动。也就是说,智力劳动需要较多的时间积累以及教育培训成本,它创造的价值也远远超过社会的平均劳动。智力资本在新时代是一个企业、组织乃至国家最有价值的资产,智力资本是通过过程中的无形资产形成有效的价值增值,这里包括核心技术、人才结构、运行模式与经济融合。

  经济发展靠产业,产业发展靠创新,创新则要靠人才,人才的核心就是智力资本的产出。中国的发展阶段决定了我们必须高度重视智力资本的作用,发挥智力要素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让将才、帅才、领军人物发挥出更大的创造力。我们必须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中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理念,强化智力劳动成果具有交换价值的理念,承认智力劳动成果的付出需要得到合理的回报,从而建立起智力劳动成果价值补偿机制。

  延伸阅读

  颠覆式创新的要点

  曾经有一个故事,大致意思就是说在汽车尚未出现的马车时代,你去做消费者调研,只会得到这样的答案:我需要一匹更快的马,而不会得到:我需要汽车。这个故事似乎说明了,创新尤其是颠覆式创新是难以通过需求调研出来的。不过,这个故事可能是含混的。它没有搞清楚一点,到底什么叫需求。在“我需要一匹更快的马”这句话里,其实“更快”才是需求,而“马”只是一个解决方案。

  颠覆式创新的要点在于由供给者提出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来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不是用户自己想到过的解决方案。其实这件事有很大的风险:要说服用户抛弃固有的解决方案,接受一种全新创造出来的解决方案。这一步没有做好,颠覆式创新就会失败。(陆琴)

[责任编辑:周明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