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社会地位提高之道

2017-08-06 09:42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08-06 09:42:51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周兆海

  只有依靠社会政策性力量,才能在真正意义上帮助乡村教师改变弱势和实现资源占有优势。但是,若仅以提高工资收入的条件性刺激政策,不仅无法从根本上触动业已形成的时代困局,反而会破坏城乡教师队伍发展秩序,乃至颠倒城乡教育的发展逻辑。

  时下,乡村社会与乡村教育的发展程度,直接影响到城乡社会的整体性进步和结构性转型。乡村教师是乡村社会建设和乡村教育发展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对于推动乡村文化固本开新具有积极意义。因此,如何持续性提高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以建设一支有尊严感、有使命感且高质量的乡村教师队伍,极具社会与教育的双重战略性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无论是在国家层面,还是在地方层面,无论是在社会层面,还是在教育系统内部,无论是在理论层面,还是在实践层面,均在不同程度上努力促进乡村教师社会地位的提高。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国家公共财政支出能力的提升,有关乡村教师的优惠政策陆续颁布实施。从2001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到2015年颁布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对策越来越具有针对性、系统性与可操作性。

  在社会运行结构中考察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

  是什么样的深层性力量使得乡村教师社会地位长期处于偏低的状态?难道乡村教师仅仅因“乡村”二字才导致社会地位偏低?在乡村社会全面且深入地卷入市场经济、人口向城市流动加剧的当下,附着在乡村教师身上的“乡村”已经发生变迁,并将进一步加快发展步伐,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会走向何方?尊师重教的氛围能否在乡村社会复归?

  基于对乡村教师社会地位的现代史考察,似乎可以得出结论:乡村教师社会地位偏低是一种社会运行结构中的客观事实。

  社会地位本质上是群体(个体)参与社会活动过程中相互作用的结果,是社会依据群体(个体)所具备的特质而做出的一种社会安排与规定,其高度凝练在对社会资源尤其是稀缺性社会资源占有量上的差异。具体而言,群体(个体)对社会资源占有量的多少决定着社会地位的高低程度。这种资源的获取以及占有方式包括自致性能力和先赋性条件。因此,社会地位可以在如下三种情境中加以理解:一是社会资源,获得与区别社会地位的凭据;二是社会规章制度,支持与改变社会地位的力量;三是社会结构体系,产生与维护社会地位的场域。三者形成一种互相强化的关系,共同作用于社会地位的形成逻辑与运行机制。对于处在社会大分工和市场经济下的某类职业而言,其社会地位的形成则是必须凭借自致性能力,即依靠职业特质所体现出的职业能力参与社会比较与竞争,从而获取和占有社会资源,最终通过社会赋予标签与属性。具体到教师职业,其社会地位升降与否的根本依据在于其职业特质——教学性知识。教师凭借教学性知识参与职业分工和社会分配,进而获取社会资源与社会认可,并依此获得相应的社会安排与位置。

  提升乡村教师社会地位要克服的难题

  在此情况下,乡村教师因“乡村”属性,以致其社会地位的提升面临着两大挑战:

  一是城乡社会结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