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享家】熊炜:欧洲之病在“腠理”,还是入“膏肓”?

2017-08-23 18:47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7-08-23 18:47:42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蒋正翔

  【“欧洲与世界形势变动下的中国策”系列稿件①】

  8月19日,由国际政治与金融安全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光明网理论部联合主办的“欧洲与世界形势变动下的中国策”研讨会在京召开。与会专家围绕“欧洲与国际政治与安全”“欧洲与国际经济格局走势”进行发言讨论。光明网整理发言专家观点,由光明网理论频道独家刊发,以飨网友。

  作者:外交学院研究生部主任、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教授  熊 炜

  这一节的主题是欧洲形势与国际政治安全格局。但事实上,如果我们讨论的是以欧盟为代表的欧洲的话,那么欧盟其实不是一个国际政治安全意义上的战略力量。我认为,欧盟至始至终是一个不具战略眼光和战略能力的“经济帝国”,欧盟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世界的方式是从经济的角度出发的,欧盟的永恒主旨是其共同的经济利益,而非地缘政治。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也是我今天发言内容的基本出发点。

【思享家】熊炜:欧洲之病在“腠理”,还是入“膏肓”?

  我主要想就三个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第一个问题是如何看待欧洲目前面临的危机?自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叠遇危机,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着政治、经济、社会和安全的重重挑战,特别是最近欧洲爆发的恐怖袭击尤其引人瞩目。媒体上常见的标题是《欧洲怎么了?》,事实上,欧债危机、民粹主义兴起、英国脱欧危机、暴恐袭击这一系列危机都是“症状”,说明欧洲确实生病了,但到底是欧洲之病在“腠理”,还是入“膏肓”?如果将这些“症状”与20世纪60年代以来欧洲所遭遇的历史上其它“病症”相比较,我们会发现,现在欧洲的病绝非不治之症。60年代欧洲遭遇过动乱,70年代经历两次石油危机冲击、经济发展滞胀危机,70年代到80年代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其实都比现在严重,但欧洲最终还是走出了危机。目前欧洲爆发的一系列危机具有深层次的原因和机制,通过回顾经典作家波拉尼等人的理论,我们发现,欧洲一体化的危机其实是全球化双重运动的反映,是市场经济与社会力量之间的失衡的结果。全球化的“双重运动”是指全球化是市场逻辑与社会逻辑相互嵌入的双重运动。一方面,资本的扩张要求打破国家边界,扩大自由市场;另一方面,全球化的冲击会让个人生活变得脆弱,对社会的保护需求增强。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欧洲一体化进程显示出,推行市场自由化所产生的社会政治问题已经制造出它自己的反对力量。欧洲的危机是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的社会市场失衡导致的结果。欧洲一体化的未来取决于欧盟是否能够重新实现市场逻辑和社会逻辑之间的平衡。就目前的欧洲形势来看,虽然在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冲击下,欧洲国家的政治体制暴露出诸多深层次的问题,但是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的基本政治体制和价值观基础依然稳固,并未受到根本性冲击。德、法、意等国的政治精英对维护欧盟团结也具有高度共识,欧洲经济一体化对欧盟各国经济已形成路径依赖和制度依赖,欧洲经济也保持着温和复苏的势头。因此我的基本观点是,欧洲虽然危机重重,但是整体形势可控,通过实施艰难的改革和调整,欧盟有望走出危机。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看德国在欧洲的作用?欧洲形势的发展看德国,貌似是共识。这个话题这两年大家谈的比较多,我仅谈个人的基本看法。德国的实力固然一枝独秀,但德国在欧洲领导作用的发挥,面临着三重困境。第一,德国实力的困境。没有德国或者德国太弱的话,欧盟无法发挥作用,但是如果德国太强的话,又会引起反对德国的力量从而损伤欧盟的团结。这种困境在应对欧债危机和救助希腊等问题上表现地已经非常明显。第二,德国的地缘政治困境。德国的安全与欧洲的安全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维持欧洲的安全又离不开俄罗斯。第三,德国的霸权困境。这个霸权不是贬义的霸权,而是国际关系理论上所说的霸权。按照霸权稳定论的观点,霸权国需要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特别是安全保护。德国在欧洲无法向其他国家提供安全保护。因此,德国的霸权困境体现在,德国虽然对北约作为美国的工具不满,但是为了给欧洲国家提供保护,又离不开北约。德国解困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加强德法合作,德国大选之后,德法合作应该有新的进展。

  第三个问题,欧洲形势的发展对大国关系的影响?我想这里涉及的大国关系其实是两对三角关系,中美欧和美欧俄。传统上被广泛认可的三角关系是美欧俄,而非中美欧传统的战略三角关系。传统的三角关系是在战略上的制衡组合关系,需要涵盖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关系。传统的战略三角关系是排他性和竞争性的,比如中俄接近可能带来其他大国的相对疏远,如此种种。但中美欧三角关系并非如此,中欧关系的动力仍是经贸关系,美欧关系的经济意义越来越大,但经贸领域的关系友好其实难以起到平衡战略关系的目的,经贸关系可能会就事论事,难以在全战略问题上起到排他性效果。中美欧三角关系虽然缺乏战略性,但是却具有包容性,处理地好则有可能实现三边良性互动。因此,发展中欧关系意义重大,“拉住欧洲”或者说通过经营务实的中欧关系可以为稳定中美关系创造条件。就中欧双边关系来说,处于深刻转型中的欧洲对华需求一面正在上升,同时在维护地区稳定与世界和平、应对全球性挑战、特别是改革完善国际治理体系、推进经济全球化和自由公平贸易等方面,欧洲对于中国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蒋正翔]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