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一流”为世界高等教育贡献中国智慧

2017-10-08 09:16 来源:文汇报 
2017-10-08 09:16:1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西安交通大学中国西部高等教育评估中心主任 陆根书

  国家启动实施的统筹推进“双一流”建设战略,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战略举措,它既是提升我国高等教育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国梦提供有力支撑的必然要求,也是在我国逐渐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我国高等教育在世界舞台上展露实力与自信,并率先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必然要求。

  可以说,“双一流”建设,是为世界高等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的重要举措,它体现的一个重要价值意蕴是对当前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心的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发展模式和高等教育治理体系的超越。

  “双一流”建设不能简单照搬“世界一流”标准

  中国的“双一流”建设,需要体现对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心的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发展道路的历史性超越。

  “双一流”建设需要与国际接轨,用国际可比的指标来衡量。“双一流”建设强调“世界一流”标准是非常必要的。但是,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从西方发达国家建设世界一流高校、一流学科经验的视角来探寻我国“双一流”建设道路,完全走西方发达国家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的发展模式。我们的“双一流”建设必须超越这种发展道路。因为我国有独特的历史、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国情,这些决定了我国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扎实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因此,“双一流”建设不能简单地照搬“世界一流”标准,还需要以中国特色为统领,以服务国家战略为导向,要考虑如何建立由中国主导的世界一流高等教育体系,为世界一流高等教育提供中国模式和中国方案。

  美国著名学者阿特巴赫曾运用依附理论来分析全球高等教育的不均衡发展现象。他认为,世界各国的高等教育在全球高等教育系统中的中心与边缘关系,是由世界各国的不均衡发展所决定的。位于中心的发达国家在基础设施、学术平台、政策法规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优势;位于中心的发达国家的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在世界科学发展、学术研究、知识体系中处于领导地位,而位于边缘的发展中国家的大学则依赖于和处于世界高等教育体系中心的发达国家的世界一流高校进行知识交流和人才培养。

  教育部已在9月21日上午公布了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其中,一流大学建设高校42所,包括A类36所,B类6所;原39所“985工程”高校全部入列,另新增郑州大学、云南大学、新疆大学3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95所,原“211工程”高校全部入列,新增25所非“211工程”院校。从这份名单看,“双一流”建设体现了在肯定以往我国高等教育重点建设基础上稳中求进、平稳过渡的特点,以及以学科为基础,不搞终身制,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身份固化,体现了对区域协调发展的导向,激发了建设活力。

  人才培养永远是高校的首要职能

  由于“双一流”建设对我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意义,因此在进行“双一流”建设时也要防止可能出现的一些偏差和误导。

  “双一流”建设要防止对一流大学功能作狭隘化的理解。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高校的职能不断扩大,逐步由人才培养扩大到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与创新等。高校之所以称之为高校,人才培养永远是首要职能。但是因为人才培养的周期长、成效难以测量,所以在现有评价体系中往往容易被弱化甚至忽略。人才培养是我国具备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基础的大学对国家的重要贡献,它应该构成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特色的一个起点。“双一流”建设要关注和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并逐步影响和发展形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只有培养出一流人才的高校,才能够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办好我国高校,办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牢牢抓住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这个核心点,并以此带动高校其他工作。

  “双一流”建设要防止因过分强调竞争而加剧区域高等教育发展失衡。“双一流”建设不搞终身制,将实行有进有出的动态调整机制,教育部等国家有关部委将根据建设周期对高校“双一流”建设成效进行评价,并根据评价结果重新确定下一轮建设范围。这必将进一步加剧高校之间的竞争。因此,在“双一流”建设中,虽然强调竞争,建立动态调整机制是非常必要的,但对中西部地区一些高校和学科,可能根据世界一流的标准来衡量,还达不到要求,但是国家战略需要,培养一流人才需要,我们仍然应该加强建设。

  从历史经验看,我国一些一流学科甚至一流机构,有的当时甚至是一张白纸,但根据国家需要建设起来了。在新的历史时期,我国仍然有许多与世界一流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国家急需建设的学科领域,对这些学科我们应该加强建设。在这个意义上,从国家战略需要出发,对中西部地区一些居于国内一流的高校和学科,可以在政策上给予重点支持和倾斜,将其纳入国家“双一流”建设计划,并加大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力度,以防止和避免区域高等教育发展失衡的进一步加剧。此外,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也必须考虑其与我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之间的关系。要通过“双一流”建设,推动各地区、各层次、各类型高校和学科的发展,提升我国高等教育的整体实力。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