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阅读,也可以实施项目制

2017-11-13 10:30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11-13 10:30:10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访问学者 熊纪涛

  教师阅读项目制,顾名思义,是基于项目确立、项目实施和项目完成的教师阅读组织形式和行动模式。在笔者看来,项目的含义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是研究课题、教研课题、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的代称;二是需要完成的具体工作、任务和工程,包括前者又不局限于前者,例如阅读教室图书采购项目、报告厅改造项目等。

  按照上述解释,教师阅读项目制所说的项目,就兼有这两种含义:首先,教师阅读项目制是针对教育教学现实问题而产生的问题解决机制,参与其中的教师身兼两任,既是阅读团队成员也是研究团队成员,自然也不会缺少研究课题;其次,教师阅读项目制包含前期规划、具体实施、进度协同和评估反馈,跟通常所见的市政、建筑、水利等工程项目有诸多类似之处;最后,教师阅读项目是基于问题解决而产生的组织形式和行动形态,问题产生和存在是其存在的前提,而问题的消失和解决则是其解散的基础。

  教师阅读项目制的实践基础

  教师阅读包含着广大教师的自我认识、学习行为和实践行动,所以必须立足于教师阅读实践的经验和解决教育教学问题的方法,进一步归纳、提炼教师阅读项目制的形成依据、理论解释和运行机制。唯有如此,教师阅读项目制的研究、应用和推广,才能做到接地气的实践性与可思辨的理论性水乳交融,不仅有利于推动教师阅读理论向前发展,增强中小学一线教师教育实践自信,还有利于促进中小学一线教师树立“教师即研究者”“教学专家、教育专家完全可以而且应该从一线教师中产生”等教师发展观。

  下面两个案例,是基于项目制的教师阅读的真实案例,可以让我们观察并发现教师阅读项目制的共性特点。

  案例一:2015年10月,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启动了《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章程》《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发展规划(2014——2018)》《郑州市实验高级中学国际理解教育实施方案》。面对事关学校未来发展的纲领性文件的起草,校长孙海峰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提出了工作思路:动员全体教师参与,集中全体教师的智慧,采取组建项目制的形式,分别设立“学校章程项目组”“学校发展规划项目组”和“国际理解教育项目组”,每位教师自愿报名参与其中一项,每个项目组的成员分工协作、学习研究、分步完成,学校提供必要的经费支持,项目完成后,团队成员自行解散。

  在本案例中,由于三份文献极为重要,仅仅依靠学校办公室的文书或学校的新闻采写人员根本无法完成,采用项目制这一集中全体教师力量与智慧的措施,成功完成了在教师个体看起来非常艰巨的任务。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那就是教师购买图书,自己阅读,集体分享,共同解决问题,再分别起草文稿。在这个环节里,教师为了完成任务,主动买书学习,积极分享,共同研讨理论和实际问题,同时由学校邀请专家以讲座的形式为项目组提供指导和帮助,最终解决问题而完成任务。这种组织理念、操作程序和行动形态,完全可以视为教师阅读项目制的雏形。

  案例二:2017年7月,笔者作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学习与教学研究中心的访问学者,参加了北京十一学校开展的“中国中学生核心素养的课堂教学分解”研究。学校给我配发了格兰特·威金斯、杰伊·麦克泰格所著的《追求理解的教学设计》和罗伯特·J.马扎诺等人所著的《学习目标、形成性评估与高效课堂》这两本书,而全体教师在半年前就已经开始研读学习。暑假期间,北京十一学校全体教师封闭研修,一些教师主动贴出海报,以期跟众多同事在分享中实现交流、研讨和提高的目的。

  北京十一学校教师们所开展的分享活动,大多围绕“教学目标”和“追求理解的教学设计”,表明了教师对研读专著指向教育实践问题解决的态度和关注。根据本案例所描述的情形,基于问题解决的教师阅读,在北京十一学校已经蔚然成风,成为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推动学校教育改革、提升学校办学质量的积极行动。其所蕴含的组织理念、操作程序和行动形态,堪称教师阅读项目制的生动体现。

  虽然两所学校具有整体师资力量和区域教育水平的差异性,但这并不妨碍教师阅读项目制的应用和实践。无论以上实践活动是无意实施还是有意应用,都不影响实施教师阅读项目制的现实可行性。由此可见,教师阅读项目制的产生和形成,有其深厚的实践基础,真实性、问题性、研究性和规划性则是其显著的特点。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