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岭南风雨

2017-11-30 22:52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11-30 22:52:3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王国华

  一阵雨来,满大街跑着的人都在躲雨,没几个躲风。风来了,人们反而更高兴,一下子凉快了,黏糊糊的身上瞬间干爽;眼里刚要流出来的泪,也给风吹回去了,如果流出来,就说是风吹沙子眯了眼。风走了,一切恢复如常,这一个小插曲,可以给人们提供一些波澜。

  很少有人注意风,风成了城市的弃儿。在城市里,很多东西都看不见了,比如水井、稻田、阡陌、野菜、马和骡子、农具,还有风。

  风是一种“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的摆设,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道上,被这个小区阻挡一下,被那个厂房阻拦一下,被挺拔矗立的高楼大厦推得东倒西歪,似乎迷失了方向。

  但在乡村的田野里,只要你站定,辨别一下,就会知道风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风坚定而沉稳。而城市里的风变得没头没脑,让人也懵懵懂懂,这个楼门口风向东吹,那个楼门口风向西吹,仿佛落荒而散的一群小兽,四处乱窜,不知哪里是出口。

  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原先还是有风的,叫做海风,现在它的地盘给越来越多的人侵占了。这里建起了高楼大厦,砍掉了郁郁葱葱的树林,让风无处藏身,变成了流浪者。俗话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而在这个城市东风和西风都被人压倒了,没有一点抗拒的能力。

  我们所住小区的南门,长着两棵顶破云天的大榕树。一年四季树下的风都很大,呼呼地吹着。明明艳阳高照大汗淋漓,只要一走到这个地方,就顿感凉意袭来,仿佛季节瞬间变换,邻居们都喜欢到这里来乘凉,他们说这里是风口,这儿的风跟几十米之外的风不同。

  无处落脚的孤独的风,最终找到了伴儿,那就是雨。

  雨走到哪儿都愿意带着风,它们很亲密,风不一定是雨的伴侣,也可能是雨的情人或是闺蜜,或许是两个都市流浪者相互取暖。

  风让雨变得威力强大,它推着雨,一会儿飘向东,一会儿飘向西,一会儿飘向南,一会儿飘向北。雨荡着风的秋千或者骑着风的座驾,来去自如。它不再是停滞的水,而可以灵活游走。

  假若只下雨没有风,人们虽然也要躲避,但不用怎么担心,衣服湿了就湿了。而风是雨的刃,抽出刀鞘可见锋利,风雨交加让出门的人停下脚步。狂风吹起来、暴雨下起来的时候,跟小孩子的哭一样,振奋高亢,夹杂一声巨雷,让人猝不及防,手忙脚乱地关了窗户,打乱了慢条斯理的生活。

  等到雨渐渐平息,像一个跑累了的人,苟延残喘气息微弱,上气不接下气。不跑了,似乎听到它在这样自言自语。人们期待雨过天晴,但忽而,雨又哗哗地下起来。在这种氛围里,是煎熬的,等待的,好像也有点莫名的享受。不知雨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离开。

  风雨的无常,就像人生一样,你可能知道什么时候中学毕业、大学毕业,但将来工作时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交好什么样的朋友?什么时候和什么人结婚、结婚在哪个城市?生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们长大后又是什么性格、有什么样的遭遇?这么多的未知让你猜测,也有期待中的欢乐。

  为什么要发明天气预报呢?它把不确定的曲线拉直了。天气预报貌似什么都知道,像一个唠叨的女人,随时在耳边聒噪——这是台风,别看现在雨势不大,一会儿会极端狂躁,风力十二三级;这是太阳雨,别看很猛烈,一会儿就恢复正常了……

  天气预报曾被讥为世界上最不靠谱儿的语言,有时候它又非常灵验。但如果没有了未知和期待的乐趣,没有了摸黑前行的颠簸,对风雨的相遇,也是一种遗憾。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