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数字艺术通识教育很有必要

2017-12-07 10:10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12-07 10:10:05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王贤臻

  作者:山东师范大学 马立新、刘中锦

  在全社会实施和加强数字艺术通识教育,成为破解数字艺术致瘾等诸多难题,维护青少年身心健康权益,构建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当代艺术秩序的前提和基础。

  最近,主流媒体所刊发的批评网络游戏《王者荣耀》“负能量”的文章引起了社会的很大关注。其实,此前关于网络游戏致瘾性导致青少年精神障碍和人生悲剧的报道也时常见诸媒体,只不过较之此前的那些网络游戏,《王者荣耀》的参与者更多,传播力更强,其危害性更大而已。

  笔者长期研究包括网络游戏在内的数字艺术,在笔者看来,除了强烈的致瘾性,当下数字艺术生产传播还存在着普遍而严重的低俗化、虚假化和盗版化等病象和乱象,不仅对社会大众尤其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很大损害,而且也对社会公共安全和国家文化安全构成巨大挑战。鉴于数字艺术具有传统艺术不具备的自由、民主和互动机制,要破解数字艺术发展中的上述难题需要综合施策。笔者认为,除了加强数字艺术生产传播者的职业操守和政府监管之外,在各类学校实施数字艺术通识教育则是重要的根本之策。

  数字艺术是指20世纪90年代后期基于数字技术(以计算机技术、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为主)生产、传播和消费的所有艺术类型的总称。它包括互动性数字艺术和非互动性数字艺术两大类群,其中互动性数字艺术包括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网络影视、微博、博客、QQ交友聊天软件和网站等典型新媒体艺术形态;非互动性数字艺术包括数字电影、数字动画、数字电视、数字音乐、数字摄影、数字绘画、数字雕塑等数字化改造的传统艺术形态。其中互动性数字艺术类群具有强大的致瘾性。经过大量研究,我国学者在世界上首次证明了数字艺术的致瘾机理在于这种艺术特有的“双重互动不确定性美学”(简称数字美学)。数字美学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大大丰富和开拓了人类的审美经验和审美疆界,给受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盛宴;另一方面也因其强烈的致瘾性和迷幻性对受众的身心健康造成潜在损害。

  然而,由于数字艺术是一种诞生不过20年左右的新生事物,其迥异于传统艺术审美特征的性质和规律尚未被一般的社会大众认识和掌握,甚至连业界、管理层对其特殊性质的了解也十分有限,这就造成一方面数字艺术生产、传播和消费秩序混乱,另一方面行业监管因缺乏必要的法理依据而存在诸多漏洞。推广普及数字艺术知识,在全社会实施和加强数字艺术通识教育,就成为破解数字艺术致瘾等诸多难题,维护青少年身心健康权益,构建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当代艺术秩序的前提和基础。为此提出如下对策和建议:

  第一,建构数字艺术通识教育新理念,在全社会形成数字艺术通识教育共识。本文所提倡的数字艺术“通识教育”不是现行大学实施的“通识课程”教育,而是“为所有人提供,并在所有教育机构——小学、中学和大学中实施”,旨在协调和平衡生命个体的生理发展与心理发展、智商与情商、认知与行动,保障个体身心健康与可持续发展的教育政策、教育范围、教育内容、教育模式和教育手段的总称。数字艺术通识教育的目标指向人性的和谐与健康发展,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千秋伟业。

  第二,加强数字艺术教育立法。近年来,国家陆续出台了一些加强网络文化监管的法律法条,今年7月份又开始实施网络安全法,但这些相关法律始终缺乏对艺术教育这个源头环节的关照,可通过修订现有的教育法或着手制定专门的艺术法或数字艺术法来明确数字艺术生产、传播、消费和监管各主体的权利和义务;界定艺术违法和犯罪行为及其对抗措施;并规定实施数字艺术义务教育的责任主体和客体,以此来规范数字艺术各主体的行为;应将数字艺术通识教育立法纳入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教育、法治文化的顶层设计。

  第三,加强实施数字艺术通识教育一系列相关政策和策略的社会分工、协调和配合。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作为具体实施数字艺术通识教育的责任主体,应按照相关法律和中央关于国家教育发展的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研究制定实施国民数字艺术通识教育的中长期规划;组织相关专家编写分别适合于小学、中学和大学学生的数字艺术通识教育课标。鉴于数字艺术致瘾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作为应急措施,可先将数字艺术通识教育相关内容纳入到目前的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程或艺术综合素质教育课程中,待到条件成熟后再单独设置数字艺术通识教育课程。宣传部门应指导大众传媒,策划、编创通俗易懂的数字艺术通识教育节目,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向社会大众宣传普及科学、健康欣赏数字艺术和数字文化的方式方法。

  第四,加强科研攻关和协同创新,尽快攻克数字艺术致瘾难题。国家有关部门应组织国内学术力量针对数字艺术成瘾综合治理问题联合攻关,尽快阐明数字艺术生产与传播的一系列关键技术机制,特别要阐明数字艺术精神损害机理,研发破解数字艺术致瘾机制的技术途径、美学途径、医学途径、司法途径、教育途径和市场途径。鉴于在数字艺术基础理论研究上我国处于世界前沿水平,国家应将数字艺术学科作为我国优先发展和重点支持的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给予高强度的政策、资金、设备和人才支持,为解决世界性的网瘾难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数字艺术哲学研究”和“数字艺术伦理学研究”阶段性成果)

[责任编辑:王贤臻]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