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族”里的教育密码

2017-12-21 14:03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12-21 14:03:44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浙江万里学院团委书记、宣传部副部长 谢莹莹

  如果你是在校的大学生,你属于哪一“族”?在高校“族”群丛生的环境里,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如何转型?“工艺”比较粗糙、“包装”不那么时尚等问题如何解决?

  高校的“族”现象,作为中国经济社会转型中典型的青年群体众生相,更接近于统计学概念上的“共同体”,而非社会学意义上的“共同体”,因为他们的年龄、行为习惯等社会特征相仿,但尚未形成共同的利益追求与规范协定,相互之间也不一定有交互往来。

  作为时代的产物,高校的“族”现象久盛不衰,出现了上百个内涵不一的“族”群。我们尝试将其分为三类:第一类反映大学生生存方式,校内的如“兼职族”“创业族”“袋鼠族”“考碗族”“跑腿族”,刚跨出校门未完全适应社会的如“校漂族”“尼特族”等;第二类反映大学生生活方式,如“月光族”“毕婚族”“背包族”“恋校族”“动漫族”“溜溜族”“拇指族”“淘宝族”“讲座族”“草莓族”“嘻哈族”“追星族”等;第三类反映大学生特定行为方式,如“留守族”“沙发族”“牢骚族”“考证族”“低头族”等。

  从后现代理论看,这些占比不小的“族”群在校园中与主流群体有着较高的区分度,他们的心理与行为方式契合了“反对整体性”和“反对单一性”的理论倾向,呈现出典型的类属性、自发性、时代性、自我同一性的群体特征。类属性在高校“族”现象的群体表现为生活方式或行为习惯的相似性,但并没有统一的规范与持续的互动;自发性是在没有群体规范意识下的一种自我行为与感知活动;时代性体现在群体中呈现出的时代烙印及时代价值,也展示着时代的变化;自我同一性则主要针对青年这一多变的个体而言,他们不断地发现自我、力争形成主体的自我,彰显自我的独立,这是高校“族”群形成的群体心理与行为的逻辑起点,也应该是思想政治教育在新时代修改“配方”、提升“工艺”和改善“包装”的立足点。

  面对与高校教育生态密切相关的“族”群,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必须应时而动,只有切准脉搏与时俱进,才能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只有在尊重“族”群个体需求的基础上,引导“族群”了解其个体发展跟社会发展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才能培养其成为有独立精神又有足够社会担当的新一代青年。

  了解大学生看什么,从教育载体着手,解决“工艺”粗糙问题。

  21世纪手机与网络的应用结合改变了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低头族”“拇指族”等群体应运而生,进而延伸出“弹幕族”“动漫族”等,他们的知识架构很大部分是从网络中看得与识得。借用马克思主义的异化理论,我们发现此时人的本质发生了异化,人与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异化,媒体工业的强势干扰了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载体秩序,因此急需加强社会公众和大学生群体的媒介素养教育,让大学生看到更多的正能量,并更为自主地去选择正能量。

  教育话语是“低头族”“拇指族”大学生最直接看到的内容,其能否被大学生接受,直接影响教育效果。在传统教育话语中适当融入“生活语言学”,使之时尚化、趣味化,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传统教育的“自说自话”与“孤芳自赏”。例如将静态的教材话语转化为鲜活的多媒体话语,将理论研究话语转化为生动的教育实践话语等。

  知道大学生在干什么,从教育内容着手,实现“配方”合宜问题。

  社会学的选择理论,可以解释个人有目的的行动与其可得结果之间的联系的工具理性。当前大学生中普遍存在的体现其特定行为模式与目的的如“讲座族”“蹭课族”“替课族”“兼职族”等,以及刚跨出校门未完全适应社会的“校漂族”等,其行为轨迹却彰显了对学校课堂的强大覆盖能力。这就需要高校从横向的思想教育、政治教育、道德教育、心理教育等进一步延伸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尤其将课堂教学体系内容与实践活动教育体系和日常生活教育体系内容相结合,并通过丰富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就业指导教育、学习能力教育、实践能力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等内容与这些庞大“族”群相“匹配”,来思考当前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否顺应了这一典型的青年亚文化,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配方”的合宜、对症问题。

  读懂大学生想什么,从教育方法着手,解决“包装”不时尚问题。

  高校中出现的自尊自我而心理脆弱、接受力强而判断力不足的“草莓族”、将先进人物进行价值观颠覆的“恶搞族”、对自身状况与当前处境不满意的“牢骚族”等,是当前高校“族”群中负面形象的代表,所思所想较为叛逆,自我意识较强。当其拥有较大的话语权或影响力时,对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种严重的冲击。因此有必要从教育方法入手,运用隐性教育法、榜样教育法、形象教育法、分类教育法、批评与自我批评教育法、比较教育法、疏导教育法等不同的教育方法,撕去其标签、走进其内心、纠正其价值偏向,去真正读懂他们。一个可以正视自己人性弱点、不断修为的思想教育工作者,才能让年轻人感受到良好人格魅力的召唤,引导年轻人自觉培养自尊自信的独立人格和有责任有担当的思想品格。

  明白大学生要什么,从教育评价着手,解决“成品”不精致问题。

  心理学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类需求从低到高分为五个阶段: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归属感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从当前高校“族”群中的“追星族”“考证族”“创业族”“考碗族”“考研族”“背包族”“毕婚族”“急嫁族”等来看,大学生有着不同层次的人生需求。大学生历来是以被评价的角色出现的,而高校“族”群作为青春期积极与消极交织呈现的一种文化形态,在满足特定时期个体乃至群体各层次需求方面,有着与众不同的诉求,因此有必要将个体需求维度纳入思想政治教育的评价体系之中。换言之,有着不同需求的青年大学生,也应该成为教育评价的主体。只有在评价体系中融入不同层次学生的合理诉求,让他们感受到思想政治教育对自己切身需求的尊重,才能从内心激发他们的需要。也就是说,即使面对需求层次停留在生理和安全需求的学生,也不能用高大上的理论一概拔苗助长,而是应该在尊重现状的基础上引导他们了解人类需求基本规律,为他们在寻找爱和归宿的时候提供可以借鉴的科学方法,为他们未来需要追求自我尊重和自我实现种下正能量的种子,摒弃忽视“族”群主体性需求的“灌输”教育。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