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慕课】尹建军:改革强军尹建军

  【本课主题】

  改革强军

  【主讲嘉宾】

  尹建军,中央党校国家高端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处调研员。

  【文字实录】

  环视全球,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变革图强的时代。美军在推进“二次转型”,俄军在推进“新面貌”军事改革,英、法、日、德、印等国军事改革也是如火如荼。

  2012年12月8日上午11时,习近平登上停泊在深圳大鹏湾,蛇口港的中国海军新型导弹驱逐舰“海口舰”。习近平担任军委主席后第一次视察部队,就选择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就登上战舰出海,这是向世界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中国新一届最高领导人,不仅要强力推动中国的改革事业,而且还将坚定不移地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放眼世界,纵观全局,审时度势。习近平深刻指出:我们必须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这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要求,是强军兴军的必由之路,也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招。

  信息时代的世界,新军事变革速度之快、范围之大、程度之深前所未有。习近平曾经这么说,“事之当革,若畏惧而不为,则失时为害。”这句话充满了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世界新军事革命给人民军队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抓住了就能乘势而上,抓不住就可能错过整整一个时代。

  所以不改不行,改慢了也不行。习近平告诫全军:军队要跟上中央步伐,以逢山开路、遇河架桥的精神,坚决推进军队各项改革。大家一定要有这样的历史担当。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经习近平提议,党中央决定将国防和军队改革,纳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大盘子,上升为党的意志和国家行为。把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内容,单独作为一个部分写进全会《决定》,这在党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2014年3月,习近平担任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党的总书记亲自担任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这在党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这一年,是中国深改元年,也是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

  可以说,这是一次迎难而上的跋涉,这是一次革故鼎新的起航。

  改革的第一步是要进行深入论证,科学设计。习近平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小帆船可以在水里打转,绕几个弯又起来了,泰坦尼克号要是沉了,它就真是沉了。我们这样一个大国,这样一支军队,在改什么、不改什么问题上要有战略定力,决不能在根本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

  所以,改革设计至关重要。这个设计就是要从“领导指挥体制变革”立起人民军队新的“四梁八柱”。

  改革千头万绪,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最关键。习近平把军队改革的突破口,放在了打破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和大陆军体制上,下的第一手重棋,就是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指挥体制。一声令下,雷厉风行,运行了几十年的总部制一夜之间走入历史,15个军委机关部门全新登场。其中,正师级以上机构减少200多个,人员精简三分之一。

  2015年12月31日,习近平主席向新成立的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

  2016年1月11日,习近平主席接见调整组建后的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

  2016年1月16日零时,一个划时代的瞬间。根据习近平主席的命令,从此时起,沈阳、北京、兰州、济南、南京、广州、成都,七大军区停止行使指挥权。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战区开始运转。

  2016年2月1日,习近平主席向新成立的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

  短短一个月时间,人民军队在看似波澜不惊中,跨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大步。这一大步就是:建立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人民军队就开始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探索。但是,几十年过去了,“联不起来”的问题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后来,习近平主席一锤定音:建立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要有紧迫感,不能久拖不决。

  这次改革,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把部队建设管理的重心放在军兵种。战区专司打仗、主营联合,军种以战领建、抓建为战。战区和军区之间一字之差,性质却是天壤之别。

  改革首战定局,“从军委-到战区-再到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从军委-到军种-再到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立起了人民军队新体制的“四梁八柱”。

  随后,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也开始了改革和重塑。

  2017年4月18日,习近平主席接见全军新调整组建的军级单位主官,并对各单位发布训令。

  10天之后,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披露,陆军18个集团军番号全部撤销,调整组建后的13个集团军番号开始公布。

  这只是人民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的冰山一角。在新调整组建的军级单位中,还包括海军陆战队、空军空降兵军以及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中的诸多新型作战力量。

  这是一次划时代的力量重塑。如果说,此前的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是“改棋盘”,那么“脖子以下”的改革就是“动棋子”,而且同样是全局性的动、大范围的动。

  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不是单纯的撤、降、并、改,而是以结构功能优化牵引规模调整,推动人民军队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的方向发展。

  5年来,国防和军队改革大刀阔斧、蹄疾步稳,迈出了构建中国特色军事力量体系的历史性步伐,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取得了历史性成果。这场重塑、重构使我军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实现了政治生态重塑、组织形态重塑、力量体系重塑、作风形象重塑,为强军事业增添了强大动力,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奠定了深厚基础。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