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道路背后的制度安排

  【本课主题】

  中国道路背后的制度安排

  【主讲嘉宾】

  张维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曾在上海当过三年工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任牛津大学访问学者、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和国内多所大学的兼任教授。

  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 (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以及“思考中国三部曲”(《中国触动》、《中国震撼》、《中国超越》)。以中英文发表过大量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张教授的“思考中国三部曲”产生了相当大的社会影响,获得多种奖项,其中《中国震撼》一书曾获上海图书奖一等奖,并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观点摘编】

  下面我想讲讲中国道路背后的制度安排。这个问题一定要讲清楚,现在西方和国内亲西方的势力,对中国政治制度的批评,用的都是西方话语,认为我们的制度不行,最后一定要转到西方制度。

  “文明型国家”的制度安排,我把它叫作“一国四方”,“一国”就是文明型国家,“四方”就是四个方面的制度安排。

  第一是中国的政党制度。西方指责中国最多的就是“一党制”,为什么不能换一个党来执政?虽然西方共和党、民主党等都叫党,但中国共产党这个党,跟西方的政党没有任何共同之处,虽然都叫党,但意义完全不一样。西方的政党是公开代表部分利益的政党,然后通过法治条件下的竞选来执政。

  中国跟西方情况完全不一样,中国历史上两千多年,自秦始皇统一之后绝大部分的时间内,都是统一的儒家执政集团执政,比较注重民生和社会的整体利益,中国一直是这样的传统。我跟西方学者解释说,如果一定要套用“多党制”“一党制”来分析中国的话,那我可以说,过去两千多年中国都是“一党制”,而这期间的四分之三时间,中国是领先欧洲的,甚至是远远领先的。文明型国家的最大特征是什么,我叫作“百国之和”,也就是成百上千的国家慢慢整合起来的,这样的国家如采用西方政治制度,那多半就等于选择自杀,国家会迅速走向解体。

  第二,我们的政党背后有红色基因,这很重要。中国人民为自己的民族独立所付出的代价,百倍于美国人为美国独立付出的代价。所以邓小平讲,能够经历了这样的长时期斗争,没有人民的支持是不可能的,这也是我们道路自信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三,中国共产党具有高度的现代化导向和目标。所以中国共产党这种政党制度的安排包含了历史基因、红色基因和现代元素,可以叫“三合一”。

  再讲讲协商民主。民主也是我们核心价值的组成部分,民主究竟怎么搞,我觉得应该区分实质民主和程序民主,两者都很重要,但实质民主更重要,实质民主就是民主所要实现的目标,即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实现良政善治,对人民的需求及时作出回应。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美国国会讨论的议题,我们每年做大量的民调,老百姓关心的住房、医疗、养老、保险、三农等主要问题就是人大讨论的问题。美国不是的,美国国会讨论的问题,是由高度组织起来的利益集团通过游说组织来设定的。

  我们已经生活在21世纪了,生活在网络时代了,了解老百姓最关心什么问题并不难。找三个具有公信力的民调机构,把民调的结果互相参照对应一下基本上就知道了,然后就这些问题进行民主协商,寻找解决的方法。

  我想中国之所以侧重于协商民主,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人口规模。如果是一个小的国家,政府通过一个决定,这个决定90%的人支持,10%的人反对,那就是压倒性的胜利,政府不用在乎那10%的人的意见。但是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即使10%的人反对也是一亿三千多万,我们还是要尽量把反对的力度降低一些,所以我们追求协商民主,我想这是关键的原因。

  还有就是选贤任能。讲道路自信,必须讨论国家领导人产生的问题。十八大的时候,《纽约时报》刊登了我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选贤任能挑战西方民主”。我讲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中国的最高执政团队是怎么产生的?基本要求是担任过两任省委书记,至少治理过一亿人口。习近平治理了三个省,人口一亿两千万,经济规模几乎接近印度三个省加在一起,治理过这么大一个板块之后才进入政治局常委,再给他五年时间熟悉整个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方方面面,然后才出任最高领导人。我个人觉得这个模式实际上是最具有竞争力的模式,我们是通过尽可能多的努力来找到比较能干的、经得起考验的领导人。

  最后是混合经济,我们叫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还在不断地完善这个模式,但我想强调一点,就是我们从1994年提出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后,还没有经历过西方意义上的金融危机、财政危机和经济危机,这一点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一场金融危机给美国百姓带来的创伤巨大。我认为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给美国老百姓财产造成的创伤实际上超过了中国“文化大革命”给老百姓财产带来的创伤。所以仅此一点,我们就可以肯定我们这个模式,先肯定,再改进。我们现在叫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我觉得这个是比较靠谱的,也就是有效市场加上有为政府,我觉得这是对中国经济模式一种比较简单的概括。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