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崛起需要道路自信

  【本课主题】

  中国崛起需要道路自信

  【主讲嘉宾】

  张维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曾在上海当过三年工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任牛津大学访问学者、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和国内多所大学的兼任教授。

  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 (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以及“思考中国三部曲”(《中国触动》、《中国震撼》、《中国超越》)。以中英文发表过大量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张教授的“思考中国三部曲”产生了相当大的社会影响,获得多种奖项,其中《中国震撼》一书曾获上海图书奖一等奖,并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观点摘编】

  谈起道路自信,我想先从高铁之争说起。2011年我出了本书叫《中国震撼》。那年夏天,我在上海图书馆做过一个演讲,现场一位媒体人提了个比较尖锐的问题:难道“7·23”甬温高铁事故也是中国震撼吗?政府为什么不向老百姓谢罪?我当时是这样回答的:首先,这是一次动车事故,不是高铁事故,动车和高铁的速度是不一样的。这场事故当然是一个悲剧,但我们一定要看到,动车在中国大地上已经安全运行了五年,看火车的安全记录,要实事求是。中国一个春运的铁路运载量恐怕比整个德国十年的运载量都要大,中国的铁路安全记录在世界上当然是最好的之一。

  最近看到一个案例,台北要建一条链接桃园机场的51公里长的地铁,他们叫“捷运”,1996年始建,到现在还没有建完。台湾采用了美国模式,结果导致了“否决点”太多。这期间台湾换了13位交通部长,这哪是在做事业?1996年到今天,将近20年了,北京、上海都建了十来条地铁,中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速公路网、高铁网,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从国际视野上看,中国的崛起,虽然从发展模式上来看不尽完美,发展过程中也付出了代价,但中国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经得起国际比较的。我们可以把我们取得的成绩同世界上其他国家比较一下,我们可以把世界上国家分为三大类:发展中国家、转型经济国家、西方国家。比较之后得出一些慎重的结论。

  首先与发展中国家比,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所取得的成绩,超过了其他所有发展中国家的总和。发展中国家面临最大的问题都是消除贫困,而中国在消除贫困方面是做得最好的,因为世界上80%的贫困是在中国消除的。如果没有中国扶贫成绩,今天,世界的贫困现象只会有增无减。这两年我有机会考察了贵州、云南、四川等地的贫困地区,考察之后我得出一些不同的结论,实事求是地讲,在发展中国家,如果没有进行土地改革,土地一直掌握在少数的大地主手里面,农民是富不起来的。中国道路包括了土地改革,所以我们的农民有房子、有土地,这是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最大的差别。

  现在我们国内还有8000多万贫困人口,我们2011年提高了扶贫标准,但这种标准只计算货币化的收入,并不计算农民事实上拥有的土地和房产。我去过贵州贫困地区农民家里,发现农民的温饱问题已解决,只是缺钱。其实,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去考察,他们所谓的贫困不只是没有钱,更多的是吃不饱,饿肚子,没有土地,没有房产,印度就是这样的情况。依我之见,中国贫困地区的多数农民兄弟,如果到印度或者埃及,大概可以算是中产阶级了。

  其次是转型经济国家,主要指前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成绩应该说也超过了所有转型经济国家的总和。举例来说,1991年苏联解体时,当时俄罗斯的经济规模比中国还大。今天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大约是中国的五分之一。中国今天仅外汇储备一项,总额已近四万亿美元,这比包括俄罗斯、中欧东欧、中亚五国在内的其他转型经济国家GDP总和还要大,而这只是外汇储备一项,不算其他的。

  再次是西方发达国家。我自己在西方长期生活过,在欧洲生活了20多年,走访了所有的西方国家,连冰岛都去过了,我可以做一个客观的比较。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发达板块,我称之为“准发达国家板块”,这个板块的人口和美国相当,三亿多人。这个板块里,硬件水平已经超越了多数西方国家,特别是超越美国,无论是机场、码头、港口、火车站甚至是商业设施都超过了。软件的核心指标包括婴儿死亡率、人均寿命、社会治安等都比美国要好。当然,我们也有不如人的地方,需要向别人学习的地方,但总体上我们可以平视我们的对手,平视是为了防止被忽悠。

  最近我有一个演讲视频叫“中国人,你要自信”,在网上推出的当天点击量就超过130万。我在视频中提到,一次我在上海做讲座时,一个青年教师问我“张老师你的讲座给人一种感觉:中国人似乎生活得都很幸福,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要移民?你能不能劝他们不要移民,呆在中国?”我是这样回答的,“你问对人了,我不会做这样的傻事情,我会鼓励他们移民,真的,中国移民的人数太少。”官方统计数字,连续三年,每年在19万左右。一个小小的波兰,还是所谓的民主国家,人口才四千多万人口,2013年移民50多万。我说,“我曾做过一个小小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很有意思,至少70%的人出国以后变得更加爱国,不管他是否加入了外国籍,所以千万不要担心这个问题,一出国,就爱国,效果比书本教育还好!”

  现在还有很多关于美国的神话,实际上美国是一个由三个世界组成的国家,如果你不幸地坠入美国第三世界,恐怕命运和在非洲大陆差不了太多;如果你能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进入到所谓的中产阶级,即第二世界,你也可以问问自己,过去20年你的实际收入有没有增长?如果你买了房子,房子有没有增值?你对自己未来在美国退休的生活有没有信心?以我对美国的了解,估计70%的人回答是否定的。我读过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的分析,他认为美国男性的中等工资收入,还停留在25年前,即1989年的水平。坦率地讲,很多当初离开中国的人,离开的时候还算个中产,今天回来的话,可能已经是弱势群体了,他们错过了中国崛起的大潮。

  中国是个超大型的国家,如何准确地认识和把握中国不太容易。我们经常听到的表述是,中国发展非常快,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但是如果按人均GDP算的话,我们还很低,可能排在世界80、90位左右。在我看来,中国这么一个超大型的国家,简单用人均GDP来计算的话恐怕说不清楚,非洲有个赤道几内亚,人均GDP早就是2万多美元,但是首都一半居民连自来水都没有,所以人均GDP之外还有其他因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