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起贸易战,美国究竟打什么算盘?

2018-04-12 11:10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8-04-12 11:10:53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暨南大学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教授,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 陈定定

  近期,美国政府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建议清单,并威胁进一步出台加税措施,引发世界金融市场动荡。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国内外评论人是倾向于探究贸易战与中期选举的关系,部分甚至指出美国政府挑起贸易战,实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是为了迎合中期选举。事实上,中期选举可能是影响贸易战开始时间的因素之一,但贸易战的产生并非是迎合中期选举的结果。贸易战打响属意料之中,其主要原因更可能是经济因素与政治因素的结合。

  首先,历史上美方对中美贸易长期保持警惕,对华开展贸易战的意图在前两年已初见端倪。

  早在2001年之前,美国就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最大阻力之一。1999年4月,朱镕基总理访美被寄予很高期待,但仍因克林顿总统反悔致使签订入世协议的计划流产。2000年,美国国会通过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PNTR)后,中美贸易却仍需逐年接受外国投资委员会等机构的审查。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企业已经多次抱怨中国的“贸易保护”倾向,要求美国政府关注中国的贸易壁垒。在此背景下,美方多次借世贸组织对中国经济发展发难,对中国贸易的谴责日益公开化,试图率先夺得中美贸易战的话语权。2016年,美方在关于中国履行世贸组织承诺情况的报告中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经15年但未能履行在世贸组织下的承诺。自中国入世以来,截至2016年,美在世贸组织共起诉中国20次,超过其他任何世贸组织成员起诉中国次数的两倍。2017年12月,美称中国政府为“非政府经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正式通知世界贸易组织(WTO)反对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虽然美国官员此前多次表示对中国贸易政策的不满,但这是美国首次公开亮明立场并阐释理由,表明美已做好正式开战的准备。

  其次,中美贸易战背后是政治、经济的双重考虑,贸易战的展开具有深刻的政治、经济必然性。

  经济上,中国制造技术的迅速发展、“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推出及中美贸易顺差居高不下引发美政府担忧。2000年初,中美贸易顺差只有838亿美元,而到了2015年已达3672亿美元;据美国贸易委员数据,1990年中国制造比例占据美国自泛太平洋区进口零件总量的7.6%,2017年该比例已增加到55.4%。随着中国制造比例的上升,美国制造业面临衰落问题,2004-2014年,美国各行业中制造业就业下滑最为严重,就业人数下降达212.76万。美国劳工部当时预计,2014-2024年,美国绝大多数行业就业人数将有所上升,但制造业就业人数将继续下滑,数量将达到81.41万。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曾多次指责中国是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流失的主要罪魁祸首,表示将通过贸易战为美国人民“带来数百万的就业机会”。以贸易战的方式迫使中国出台有利于美国的经济政策是贸易战的动因之一。

  政治上,美国挑起贸易战是拖延中国崛起大战略的举措,也体现了“美国第一”口号下美国对华政治考量重点的转移。中国入世经历了长期曲折的谈判,美方允许中国入世的部分原因在于希望将中国纳入资本主义经济运转轨道和国际社会后,中国国内政策可以向西式民主、法制和人权倾斜。但近20年来,中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建立了更为稳固的国内政治体系,加入世贸组织客观上稳定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中国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稳步前进。随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就任和“十九大”、2018两会等一系列重要会议的召开,中国“集中力量做大事”的趋势更加增强,政治制度优势也愈加明显。此外,中国独特的经济发展方式并不符合美方对中国的期待。美国财政部主管国际事务的副部长迈尔帕斯就曾表示:“我们担心中国经济的开放进程已放缓或被逆转,政府的作用日益增强。”显然,美国想要通过“入世”影响中国内政的考量已经破产。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跨越式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综合实力仅次于美国的国家,威胁了美国主导世界秩序的地位。在“美国第一”的口号下,引导中国加入西方民主阵营已经不是美国的战略重点。在过去三十年,中国GDP年均增长率近10%。即使中国宣布经济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仍比上年增长6.9%。亚投行的成立推动了人民币的国际化,服务了国内基础设施建设过剩产能的输出。“一带一路”倡议实现了中国与中亚、西亚、东南亚及欧洲等地的项目对接,来自130多个国家约1500名各界代表参加了去年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借由“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中国的国际话语权迅速攀升,“中国道路”日渐得到广泛地认可。在此背景下,以贸易战的方式改变中国贸易政策,尽可能拖延中国的崛起速度,为美国的再次独霸争取时间,成为美国推动贸易打响的政治因素之一。

  最后,贸易战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国中期选举,但对于中期选举的影响是“喜”是“忧”无法确定。

  一方面,贸易战客观上确实是特朗普政府中期选举的卖点。在美联社的民调中,多数民众均因美国经济表现良好而支持特朗普。贸易战开始后,美国制造业的发展有所回升,成为带动共和党支持率的一大砝码。美国劳工部近日公布的报告显示,3月,美国制造业增加了22000个工作岗位,使过去6个月制造业的就业增速创下1998年以来最佳表现。制造业就业总人数达1260万人,也是2008年以来最佳。

  另一方面,贸易战在美国本土引起了某些组织和民众的反对,特朗普的高支持率可以保持多久尚难确定。美国零售联合会、美国信息技术产业理事会等都表示贸易战可能为美国经济发展带来新挑战。此外,贸易战可能使得共和党丧失部分农民的选票。美国农业行业组织“农场主支持自由贸易”批评特朗普“把一个靶子放在美国农民的背上”。

[责任编辑:李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