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的任务越繁重,越要坚持科学方法论

2018-04-16 09:16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4-16 09:16:55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一般层次的“总方法”,即“管总”的改革方法,是为改革确定方向、立场和原则的方法。具体来说,包括指导改革的思想路线、工作路线和根本方法。比如,“照辩证法办事”的唯物辩证的方法,“打破藩篱、冲破束缚”的解放思想的方法,“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实事求是的方法,“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的方法,“走自己的路”的独立自主的方法等,都属于“管总”的改革方法。在改革方法论的体系结构中,“总方法”处在金字塔的中间,起着链接、枢纽、中介的作用。

  具体层次的“子方法”,即指导改革的具体方法,属于操作层面的改革方法,包括具体的改革策略、改革艺术、改革步骤,等等。“子方法”只针对改革的某一特定领域、特定问题,是“管分”的改革方法,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处在金字塔的最底层,具有“接地气”“操作性强”的特征。

  具体来说,操作层面的改革方法,根据时间先后次序,又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如何认识改革”的改革认知方法。“按照实际决定工作方针”的调查研究方法,“向前展望、超前思维、提前谋局”的改革预见方法,“改革没有万无一失的方案”的改革预期方法,“回过头来看”的反思方法,属于改革认知方法的范畴。二是“如何推进改革”的改革实践方法。在改革进行之中,“怎么改”的问题是关键。“摸着石头过河”的实践探试方法,“加强顶层设计”的改革谋划方法,“循序渐进推进改革”的节奏控制方法,“分清轻重缓急,不失时机地推进各项改革”的时机选择方法,“中央要有权威”的局势掌控方法,“胆子要大,步子要稳”的风险管控方法,“凝聚共识,形成改革合力”的改革动员方法,“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改革攻坚方法,“压倒一切的是稳定”的环境营造方法,属于改革实践方法的范畴。三是“如何评价改革”的改革评价方法。在改革措施落地之后,效果是好还是坏,是绕不开的问题。“三个有利于”确定的生产力原则、人民利益原则、综合国力原则,以及“两个是否”原则——“是否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是否给人民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属于改革评价方法的范畴。

  改革方法论的功能定位

  习近平改革方法论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基本遵循,是指导改革实践的思想武器,是确保改革成功的重要保障。

  改革方法论既是哲学方法论的应用,又是一种应用哲学。改革方法论是哲学方法论的应用,说的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运用于改革实践所形成的关于改革方法的哲学认识。改革方法论是一种应用哲学,是指改革方法论本身就是一种哲学,即改革哲学,是关于如何认识改革、如何推进改革、如何评价改革的方法论哲学。从认识论的角度讲,改革方法论作为哲学方法论的应用,其侧重点在于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的内涵与本质,不懂得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论,就谈不上坚持科学的改革方法论。改革方法论作为一种应用哲学,其侧重点则在于把握改革方法论的思想体系,不懂得改革方法论,就谈不上科学地推进改革。因此,改革方法论向上是打开通向哲学方法论大门的一把钥匙,向下是打开通向改革实践大门的一把钥匙。

  改革方法论不是碎片化的改革策略的堆积,也不是经验化的改革措施的汇集,而是关于改革的思想体系,是理论化、系统化的改革学说,是指导改革的方法论武器。改革方法论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具体的方法、策略和措施,规定了改革的方向、立场和原则,确立了改革的起点、目标和归宿,为处理好顶层与基层、中央与地方、政府与市场、整体与重点、经济体制改革与其他各方面改革等若干重大关系提供了方法论上的指引。

  改革方法论能规范改革行为,回答了“为什么改”“改什么”“怎么改”等若干基本问题,具体回答了“能改什么、不能改什么”,“先改什么、后改什么”,“重点改什么、带动改什么”,“为谁改革、靠谁来改革”等一系列改革方法、改革策略的问题。习近平改革方法论是指导改革实践的方法体系,是规范改革行为的基本遵循,是规避改革风险的重要屏障,也是避免改革中出现颠覆性错误的可靠保障。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