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

2018-05-15 09:07 来源:山西日报 
2018-05-15 09:07:30来源:山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执笔人:山西师范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薛秀娟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深刻阐释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丰富内涵及其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作为马克思主义诞生的标志,《共产党宣言》是一部充满斗争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的经典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把道德批判和社会历史批判相结合,揭露和批判资本主义的不合理性,既使社会历史批判融入道义精神,又赋予道德批判科学的理论形态,实现了对资本主义批判的科学性与道义性的统一。重温《共产党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当代中国实际问题的能力和水平。

  对资本主义的社会历史批判

  社会历史批判是从历史尺度出发,历史地看问题,从而对社会制度和社会现象作出的客观的历史评价。换言之,就是评价一种社会制度和社会现象,以是否符合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和客观规律性为标准。在《共产党宣言》资产者和无产者部分一开篇,社会历史批判的维度就得到了集中的体现——马克思从唯物史观的立场出发,阐述了资产阶级的产生过程、历史作用及其发展趋势。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现代资产阶级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在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方面,作为新生力量的资产阶级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对此,马克思、恩格斯做出评价:“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这一积极的历史作用,首先表现为同此前的其他社会经济制度相比,资本主义制度空前地提高了社会生产力,是以往任何社会所不可比拟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而且,“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曾经对资本全球化趋势的正确预言。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所指出的:“从《共产党宣言》发表到今天,170年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马克思主义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来说仍然是完全正确的。”其次,与奴隶制和封建制相比,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无疑是人类社会政治生活上的一大进步。

  然而,资本主义的历史进步性并不能掩盖其自身的局限性,摆脱不了终究要被社会主义所取代的历史发展趋势。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爆发充分暴露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没有能力继续驾驭这种生产力了,“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也就是说,只有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取而代之,才能根本解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得出结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正是因为马克思创建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和资本主义运行的特殊规律,所以才为人类指明了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途径,为人民指明了实现自由和解放的道路。

  对资本主义的道德批判

  道德批判又称作价值批判,是基于某种基本的价值准则或价值目标而对现实社会作出的价值判断。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运用历史尺度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积极的肯定与客观的评价的同时,也使用了大量鲜明的道德词汇与语言对其不人道发出了强烈的道德控诉与谴责。事实上,马克思、恩格斯谴责资本主义生产并不是因为它没有解放生产力,而是因为它不仅没有解放生产者,而且用新的更加不人道的生产方式奴役生产者。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挤在工厂里的工人群众就像士兵一样被组织起来。他们是产业军的普通士兵,受着各级军士和军官的层层监视。他们不仅仅是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的奴隶,他们每日每时都受机器、受监工、首先是受各个经营工厂的资产者本人的奴役。”所以,马克思、恩格斯谴责资产阶级“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资本的存在造成了非道义的社会后果,使社会上出现了两个极端的积累: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穷、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对此,马克思、恩格斯表示出极大的愤慨:“这种专制制度越是公开地把营利宣布为自己的最终目的,它就越是可鄙、可恨和可恶。”

  《共产党宣言》是为指导无产阶级运动而起草的,马克思、恩格斯以伦理道德的语言揭露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事实与工人阶级的悲惨处境,更易于促使工人阶级的觉醒,使他们意识到改变不正义、不人道的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必要性。事实证明,《共产党宣言》从诞生起就鼓舞和推动着全世界无产阶级争取解放斗争,成为无产阶级最锐利的战斗武器。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评价马克思的一生,是为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而不息战斗的一生:“马克思毕生的使命就是为人民解放而奋斗。为了改变人民受剥削、受压迫的命运,马克思义无反顾投身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始终站在革命斗争最前沿。”

  对资本主义批判的科学性与道义性的统一

  唯物史观创立之前,马克思对宗教、普鲁士封建专制制度以及新兴资本主义的批判,总体上都是以抽象的伦理范畴为依据的道德批判。但是,如果仅仅是对不公正、不人道社会现象的一般道义谴责,而没有进一步透过社会现象揭示产生这种社会现象的社会结构、社会制度原因,没有找到克服这种现象的现实道路,那么,这种道义谴责就是软弱无力的。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马克思提出科学社会主义之前,空想社会主义者早已存在,他们怀着悲天悯人的情感,对理想社会有很多美好的设想,但由于没有揭示社会发展规律,没有找到实现理想的有效途径,因而也就难以真正对社会发展发生作用。”

  其实在马克思看来,对于资本主义的抽象人性论批判,其失误不在于批判本身,而在于批判的哲学基础——抽象人性论,以及批判的路径——诉诸纯粹的道义谴责而没有找到超越现实的实践路径。所以,要达到对资本主义彻底而深刻的批判,不能只诉诸道德批判,而必须走向现实,研究那些被以往哲学家和伦理学家所忽视的生产方式和经济活动。而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唯物史观就恰恰表明了:他们不满意于一般停留于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道义谴责,不满足于一般的道德要求,而是要揭示产生这种现象的社会结构与制度原因。也就是说,通过伦理视角的切入而最后指向并把脉社会历史的内核和根源。这标志着马克思对资本主义从道德批判转到了社会历史批判的轨道上来,这时已经不是从外部转向事物的主观批判,而是包含在事物本身之内的自我批判的发现。相对于先前的道德批判而言,此时的社会历史批判不再是建立在抽象的道德范畴基础之上,而是立足于资本主义的经济现实;不再是从抽象的人性出发,而是从资本主义的现实矛盾出发;不是仅仅作道义的谴责,而是深入地作经济学、历史学的科学分析。然而,放弃道德批判的理论视角,并不意味着马克思从此抛弃了道德批判的维度。事实上,唯物史观不仅没有消解批判精神的道义原则,而且还将道德评价置于历史评价的基础之上。这样,既使历史评价具有了道义精神,又使道德评价具备了科学的理论形态。《共产党宣言》就将这两个批判维度结合了起来,既肯定了资产阶级的进步历史作用,又谴责了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与压迫,从而实现了对资本主义批判精神的科学性与道义性的统一。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品格——人民性,作出了深刻的阐述:“马克思主义是人民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场探求人类自由解放的道路,以科学的理论为最终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会指明了方向。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跨越国度、跨越时代的影响力,就是因为它植根人民之中,指明了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的人间正道。”所以,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坚守人民立场的思想,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根本使命,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这既是尊重历史规律的必然选择,又是中国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自觉担当。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