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1)_理论综合 _光明网


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

2018-05-15 15:26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8-05-15 15:26:11来源:中国青年网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少军,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梅沙白

  编者按:党的十九大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宪法,这一思想已成为党和国家指导思想,是党和国家的行动指南。本文是作者为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提交的论文,文章运用逻辑和历史相统一的方法,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和共产主义运动相结合的角度论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基本特点、基本内容、历史方位和哲学基础。现予发表,供学习交流。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这一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是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思想指南和行动纲领。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宪法,成为国家指导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成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必将对中国和世界产生重要影响。研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本文用逻辑和历史相统一的方法,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和共产主义运动相结合的角度研究这一思想的基本特征、主要内容和意义,探讨的重点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否有其哲学基础?如果有哲学基础,哲学基础是什么?

  一、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作为世界性思潮,是一个开放的理论体系,它吸取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马克思主义在指导共产主义实践中,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实现理论创新,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发展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反映了客观事物及其发展规律,尤其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开辟了人类认识真理的一条正确道路,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理论。

  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受工人政党“共产主义同盟”委托起草一个宣言并公开发表,这就是《共产党宣言》。列宁说:“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彻而鲜明的语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观,即把社会生活领域也包括在内的彻底的唯物主义、作为最全面最深刻的发展学说的辩证法、以及关于阶级斗争和共产主义新社会创造者无产阶级肩负的世界历史性的革命使命的理论。”[《列宁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50页。]《共产党宣言》的公开问世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标志着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紧密联系起来,使工人运动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无产阶级开始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掀起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恩格斯参与和领导下成立了“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无产阶级政党有了自己的国际组织。

  1859年,马克思出版自己多年研究经济学的著作《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在该书的《序言》中,马克思对历史唯物主义作了经典表述。恩格斯为该书写了一篇书评,书评写道:“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0页。]恩格斯在引述《序言》原文后说:“只要进一步发挥我们唯物主义论点,并且把它应用于现时代,一个强大的、一切时代中最强大的革命远景就会立即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人们的意识取决于人们的存在而不是相反,这个原理看来很简单,但是仔细考察一下也会立即发现,这个原理的最初结论就给一切唯心主义,甚至给最隐蔽的唯心主义当头一棒。关于一切历史的东西的全部传统的和习惯的观点都被这个原理否定了。政治论证的全部传统方式崩溃了;爱国的义勇精神愤慨地起来反对这种无礼的观点。因此,新的世界观不仅必然遭到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反对,而且也必然遭到一群想靠自由、平等、博爱的符咒来翻转世界的法国社会主义者的反对。这种世界观激起了德国庸俗的民主主义空喊家极大的愤怒。”[《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98页。]在这里,恩格斯通过总结无产阶级政党的革命经验,明确指出无产阶级政党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有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自己理论基础。这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而这个世界观必然遭到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反对。无产阶级在革命斗争中要取得胜利,必须把自己的实践和理论置于这个世界观基础之上,在这一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下,提出自己的纲领、确立自己的目标和制定自己的战略策略,以此指导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主体作用。在共产主义运动中,恩格斯这一思想成为无产阶级政党的一个基本原则,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理论。

  20世纪初,无产阶级领袖列宁在流亡国外,领导布尔什维克进行革命斗争时,面对马克思主义哲学遭到歪曲即党内一部分人用新康德主义、马赫主义,用最新的所谓“科学材料”修正马克思主义哲学新形势,列宁在1908年花了8个月时间,在哲学上总结和概括19世纪末20世纪初自然科学的新成果,写成了《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列宁开宗明义写道:“凡是多少读过一些哲学著作的人都应该知道,未必能找到一个不直接或间接地驳斥唯物主义的现代哲学(以及神学)教授。他们曾经一百次、一千次地宣告唯物主义已被驳倒,可是直到现在,他们还在一百零一次、一千零一次地继续驳斥它。我们的修正主义者全都在驳斥唯物主义,同时又装出一副样子,好像他们驳斥的本来只是唯物主义者普列汉诺夫,而不是唯物主义者恩格斯”。[《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16页。]列宁这一著作捍卫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丰富和发展辩证唯物主义,尤其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擦亮了布尔什维克党的思想武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观察当时世界,提出这个时代是战争和革命的时代,写下了《帝国主义论》、《国家与革命》等马克思主义著作,将马克思主义发展到新的阶段即列宁主义。1917年,在列宁的领导下布尔什维克取得十月革命胜利,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1919年,列宁领导成立了“共产国际”,通过“共产国际”把马克思主义的火种撒向全球。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

  中国共产党刚成立就投入到激烈的革命斗争中,没有充足时间进行理论学习和理论创新,与欧洲共产党相比马克思主义理论准备不足。对此,1941年刘少奇在给宋亮回信中说:“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时,又由于中国当时是客观革命形势很成熟的国家,要求中国革命者立即从事、而且以全部力量去从事实际的革命活动,无暇来长期从事理论研究与斗争经验的总结(这种情形直到今天还是有的,如我们今天到处都感觉到实际工作中的干部缺乏,一切干部几乎都很难从工作中抽出作一种比较长期的理论学习等)。所以中国党一开始成立,就卷入伟大的实际革命斗争中,各方面都应付不暇。这与中国党的理论准备不够亦是有关系的”。[《刘少奇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21页。]由于理论准备不足和无产阶级革命经验的缺乏,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中曾经犯过右倾错误和“左”倾错误,尤其是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错误,造成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党中央和红军被迫长征,遵义会议纠正了错误的军事路线,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使中国革命转危为安。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毛泽东同志开始从哲学高度总结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通过系统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他亲自在抗日军事政治大学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教学中,1937年写出《矛盾论》、《实践论》等马克思主义哲学著作。《矛盾论》和《实践论》用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辩证法“揭露党内的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这些主观主义的错误”。[《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82页。]毛泽东同志的著作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1942年,在毛泽东同志和党中央领导下,在全党开展马克思主义学习运动即整风运动,运动伊始,毛泽东和艾思奇等同志编辑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思想方法论》并将其作为整风文件供全党学习。[在该书的例言中写道:“本书是在我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反主观主义、反宗派主义、反党八股的号召之下编纂起来的,目的是要帮助同志们掌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科学共产主义的思想方法,来整顿我党的的学风、党风和文风,为中国革命胜利而斗争。”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思想方法论》,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页。]中国共产党花了三年时间进行整风学习,端正我们党的思想方法,使全党马克思主义水平得到极大的提高,中国共产党确立了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擦亮自己的思想武器。1945年在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将毛泽东思想写入党章,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的创立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次重要飞跃。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经过社会主义改造,1956年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

  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这对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来说是一件前无古人的大事,在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中国取得突出的成就,但是也走了弯路,犯过像“文化大革命”这样的严重错误。1976年粉碎“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但是,当时党中央领导人坚持“两个凡是”方针。“两个凡是”的方针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思想方法,严重背离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建国后,我们党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犯错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思想上背离唯物主义思想路线。粉碎“四人帮”,在政治上结束“文化大革命”,但是坚持“两个凡是”方针表明在思想上没有走出“文化大革命”。因此,“两个凡是”一提出,邓小平同志就反对,认为“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1978年,全党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通过讨论,党内树立起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观点。同年,邓小平同志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发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邓小平同志的讲话得到党中央的肯定。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和恢复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实现了党和国家工作重心的转移即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会议公报指出:“会议对进一步继承和发扬毛泽东同志所倡导的马克思主义学风,即坚持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问题,展开深入的讨论,会议一致认为,只要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解放思想,努力研究新情况新事物新问题,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我们党才能顺利地实现工作重心的转变,才能正确解决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具体道路、方针、方法和措施,正确改革同生产力迅速发展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中央党校教务部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国家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3年版,第21页。]“会议高度评价了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认为这对于促进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中央党校教务部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国家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3年版,第22页。]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一个新时期,1982年在党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邓小平同志在开幕辞中提出:“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3页。]

  通过总结长期历史经验,邓小平同志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成功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上又一次实现飞跃。

  通过回顾历史,从共产主义运动中可以看出:马克思恩格斯创立马克思主义,在人类思想史上完成一次革命性变革,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提供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的基础。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列宁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将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创立列宁主义。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化为中国共产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创立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同志通过重新确立和恢复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成功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邓小平理论。这表明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理论,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有各个阶段的理论成果,但是,贯穿在这些理论中的核心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是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上的,背离这个理论基础的理论创新和发展只会使马克思主义走到邪路上去。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在这一世界观方法论的基础上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这是马克思主义实现自身发展的理论逻辑。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在不断发展,客观形势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也要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在21世纪,习近平总书记遵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在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实践中,创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下我们将具体分析这一思想的历史和逻辑。

  二、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上实现理论创新

  理论与实际相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也是马克思主义根本的学风。马克思主义作为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过程中,党的领导人肩负着重要的使命。在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列宁、毛泽东、邓小平等共产党领导人能够实现发展马克思主义,因为他们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和学风,始终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如果与之背道而驰则会走上错误的道路。

  2012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习近平同志当选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与记者见面时,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英雄。人民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我们深深知道,每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只要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每个人的工作时间是有限的,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责任重于泰山,事业任重道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4-5页。]这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誓言,是一个闪耀着历史唯物主义光辉的誓言。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对新进中央委员、候补委员讲话时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党始终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中国特色。这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09页。]“我们党始终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干部要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实践者。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15页。]在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时期,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科技等方面处于优势的情况下,在中国共产党部分领导和部分党员共产主义理想动摇、徘徊时,这样的讲话,这样的声音可以说是振聋发聩,这显示出习近平同志作为党的总书记敢于担当的精神、具有的坚定信念和马克思主义素养。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对新情况、新问题,攻坚克难,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推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使中国的发展进入新时代。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中国共产党在理论上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思想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大时代课题。这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党和人民实践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是这个理论的主要创立者和主要贡献者,因此,这个理论以他的名字命名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理论是在解决和回答实践遇到的问题中产生的,回答和解决实践中的问题,离不开世界观和方法论这个思想方法(路线),人们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总是遵循一定的思想方法,这一思想方法体现这个理论的哲学基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遵循的是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方法),理论基础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在担任总书记前,作为中央党校校长的习近平同志十分重视党校学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2012年他在春季学期开学典礼讲话中说:“马克思、恩格斯没有直接用过‘实事求是’这个词汇,但他们创立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突出强调的就是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毛泽东同志用中国成语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所作的高度概括。坚持实事求是,就是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来研究和解决问题,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来制定和形成指导实践发展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坚持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我们党是靠实事求是起家和兴旺发展起来的。”[《习近平党校十九讲》,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4年版,第275页。]实事求是“始终是中国共产党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根本要求,是我们党的基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是党带领人民推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习近平党校十九讲》,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4年版,第276页。]习近平同志把“实事求是”不仅仅当作思想方法,而且进一步提出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实事求是是我们党取得胜利的法宝。这表明习近平同志不仅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而且深化了对实事求是的认识,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创立奠定坚实的哲学基础。

  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组织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分别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提出如何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遇到的问题联系起来,破解实践和理论难题。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集体学习时,首先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生命力,有力回答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过时论的观点,其次,他强调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性,第三,他提出要求,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开辟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他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刻揭示了客观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在当今时代依然有着强大生命力,依然是指导我们共产党人前进的强大思想武器。我们党自成立起就高度重视在思想上建党,其中十分重要的一条就是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和武装全党。学哲学、用哲学,是我们党的一个好传统。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党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系统、具体、历史地分析中国社会运动及其发展规律,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不断把握规律、积极运用规律,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只有坚持历史唯物主义,我们才能不断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推动全党学习和掌握历史唯物主义更好认识规律更加能动地推进工作》,《人民日报》,2013年12月5日第1版。]

  习近平总书记就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去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提出自己如下见解:

  1.关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原理。我们党现阶段提出和实施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之所以正确,就是因为它们都是以我国现时代的社会存在为基础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我国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总体部署,是从我国现在的社会存在出发的,即从我国现在的社会物质条件的总和出发的,也就是从我国基本国情和发展要求出发的。

  2.关于社会基本矛盾分析法的原理。只有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同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结合起来观察,把社会基本矛盾作为一个整体来观察,才能全面把握整个社会的基本面貌和发展方向。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不断适应社会生产力发展调整生产关系,不断适应经济基础发展完善上层建筑。我们提出进行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适应我国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变化来推进社会发展。社会基本矛盾总是不断发展的,所以调整生产关系、完善上层建筑需要相应地不断进行下去。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这是历史唯物主义态度。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