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00后刚刚赶来,这次别再喊“垮掉的一代”

2018-06-15 10:22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6-15 10:22:14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黄帅

  腾讯最近发布了一份有关00后的研究报告,对00后的特点进行了大数据视角的归纳和呈现。虽然是综合性报告,但还是偏重个体的社会化和价值观(尤其是消费价值观)的调查。第一批00后即将步入大学,走入人生新的阶段,他们的言谈举止将更被社会所关注,他们即将“登场”,站在聚光灯下、舞台中央。

  社会风潮和发展理念的变化,最终还是要依赖代际的更迭,00后即将接替90后成为年轻群体的代表,他们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将直接决定未来历史的可能性。在这种语境下,外界尤其是长辈了解、关心00后就尤为必要。

  从这份报告内容来看,它与外界对00后的日常认知相差不大。比如,00后生活在物质相对富裕的环境里,但阶层流动速度下降,这让试图凭个人努力改变命运的难度越来越大。也不可否认网络技术和更浓郁的市场经济氛围对群体观念的影响,00后对消费社会的认知更加深刻,也更加看重自我认知和个性发展。特别值得留心的是,00后(应当说是年龄较大的一批00后)比90后更存在独生子女的意识,但他们并不拒斥群体意识,因为自身利益能得到更多关注和呵护,反而更具备社会责任感和对“他者”的关怀。

  代际更迭的规律从来无法被改变,时间会作出最公正和客观的判断,但在更迭过程里,总是伴随着各种杂音和吊诡的现象。比如,80后曾被前人批评为“垮掉的一代”,90后最初被关注到的时候,也曾被批评为“扶不起的小皇帝/小公主”。暂不提标签化一个群体本身就是有失理性的态度,毕竟任何群体内部都有分化,而非“铁板一块”,单单从这种简单粗暴的描述来看,就是有失公允的。

  代际更迭背后存在的代际偏见,与前代人的思维误区和知识局限有关,也与文化代际变化的客观规律有关。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偏见有一定的客观性,很难根除。美国学者玛格丽特·米德在《代沟》一书里从文化角度研究代际差异,已成为代际研究里的经典思路,文化的传承历史被她分为三种文化类型:后喻文化、互喻文化、前喻文化。

  按照这个思路,我们对代际差异和偏见的理解会更加深刻:在古代漫长的历史演变里,知识的传承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年长者具有权威性,而年轻人要获得认可,只能通过前人的肯定来实现自我认同,这种文化类型是“后喻”的。而在现代社会尤其是网络文化崛起后,年轻人获取知识、经验和认可的方式出现了空前的变化,很多人不需要借助权威话语照样可以完成自我启蒙和自我实现的目标,这就是当下的“前喻”现象。

  在当代中国,这种文化的变迁往往伴随着无数的争议和偏见,其呈现方式就是舆论场的喧哗与浮躁,是街谈巷议里的各种闲言碎语,是年轻人渴望获得关注却时常遭到不解和排斥的过程。但是,历史的吊诡之处在于,经过一段时间的争议和磨合,主流舆论又会逐渐接纳更年轻一代的正面形象,并且认同他们取代前辈的话语权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这种“不解—偏见—磨合—接纳—支持”的转变在历史上反复上演,几乎从未在代际转换的过程里消失。可见,它是一种客观的规律,哪怕内心不接受它,但总归是要承认这个事实的。

  或许不少人都有上述矛盾的心理。有趣的是,我们也能从一些话语的细节里窥见这种矛盾的存在,以及弱化矛盾的可能方法。就以舆论场上最流行的“垮掉的一代”的说法为例,好像每当有年轻一代“登场”,总有人担心年轻人要“垮掉”。其实,“垮掉”(国内的语境)和“垮掉的一代”概念原意不是一回事,源于西方社会的“垮掉的一代”的问题,也与所谓的“垮掉”无关。

  在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年轻人里出现了反对权威话语规训、厌恶资本对人性异化的群体,他们言行夸张但尊重他人的选择,他们聆听内心的声音,追求自我意识的解放。这和伦理学意义上的“自私”“幼稚”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一种试图对旧的话语秩序作出反抗的尝试。世界文学史上至今将“垮掉的一代”的代表——凯鲁亚克《在路上》、金斯伯格《嚎叫》等作品看成经典文本。而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也一度出现过刘索拉《你别无选择》、徐星《无主题变奏》这样极具先锋气质的现代派作品,他们看起来是有“垮掉”气质的,但实际是自我意识觉醒的产物。年轻人失去了这种精神,将会成为机械流水线上的零件,而且经过风吹日晒,会迅速掉色、生锈。当下一些年轻人不到30岁就进入了所谓的“中年心态”,恐怕与失去青春激情和自我意识直接相关。

  因此,与其担心年轻一代在追求自我意识觉醒的过程里陷入泥淖,不如担心他们“未老先衰”,担心他们丧失了对社会的同理心和对未来的想象力。真正有想法的年轻人从来不担心被一些幼稚的观念污名化,但更多人是需要引导的,趁着00后还没整体“登场”,外界应该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和理解,不要再用老派思维看待他们。毕竟,宽松民主的氛围和科学健康的引导对年轻人是大有裨益的,既然00后早晚要书写未来的历史,何不在此问题上多一些长远的眼光?

  至少,别再对他们评头论足时说“垮掉的一代”了。(黄帅)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