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优化区域资源要素,重塑经济新版图

2018-07-04 10:15 来源:四川日报 
2018-07-04 10:15:45来源:四川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 吴维海

  区域经济战略是我国重要的国家战略之一,是实现跨地区资源优化、产业协同,推动区域经济均衡、协调、健康、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四川省作为我国西部经济发展较为迅速的省份,为全国经济改革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新时代,面对国内外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需要高站位、高标准,坚定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领导干部头脑,以为人民提供高水平的美好生活为中心,以欧美国家城镇化发展的实践为借鉴,贯彻落实《中共四川省委关于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的决定》和《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全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决定》,紧紧把握世界经济发展趋势,适应我国新时代的特征,审时度势,统筹谋划,推动资源要素流动,实现本地区经济版图重构和突破式发展。

  抓住城镇化进入新拐点的战略机遇

  从四川省各地区来看,“虹吸效应”和“外溢效应”通常是成都与其他城市或不同区域之间、各城市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基本体现。“虹吸效应”一般指成都市等核心城市、中心城市、大城市等,将周边城市、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等的技术、资金、人才等资源要素吸引过来,实现本地区经济发展。当一个地区“虹吸效应”过大时,对本地区的经济发展、要素聚集和产业优化并非有利无害,同时,这也会损害被虹吸的城市或地区经济发展。

  对于资源输入型地区或者特定城市来讲,“外溢效应”一般指周边大城市或各省市的中心地区,如成都市等,在核心技术、高端人才、资金等资源要素聚集到一定程度之后,由于资源逐步饱和或者周边房价、交通、环境等更有吸引力,而逐步将资源要素向周边地区扩散或者输出。“外溢效应”对于输出地来讲,具有资源优化和二次分配的功能。对于输入地来说,一般会增加该地区的资源要素,刺激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等。

  实践证明,国内外区域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是,许多地区在城镇化率达到50%以后,区域经济的空间形态往往会由“虹吸集聚”逐步向“辐射扩散”转变。在这个时期,伴随大城市、特大城市劳动就业、文化享受、医疗服务等优势的,还有日渐拥堵的交通、日益高涨的房价以及较为严重的污染等劣势,这些大城市的诱惑将逐步降低,促使部分资源和人才逐步向周边的中小城市转移。甚至生态环境良好、交通便利的中小城市或特色小镇也成为高技术人才、创新型人才聚集和入住的新空间、新高地。对于大城市和四川等省份来说,这应该是优化本地区产业经济地理、重塑经济版图的重要契机。抓住城镇化进入新拐点的战略机遇研究和探索区域城镇化比例及其区域空间布局的新变革,具有实践价值。

  城镇化率达到或超过50%是工业化的巨大成果,意味着第一产业的比重逐步降低,二三产业的比重越来越高,代表了生产方式的转变。城市化率达到或超过50%,应该成为一个新拐点:未来,城市的生活质量问题将成为重中之重。城市的发展应该让广大市民受益,城市搞经济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炫耀冰冷的GDP数字,而是要让老百姓实实在在感受到城市给予他们更多更好的实惠。从全国来看,2017年城镇化率达到58.52%,超过了50%的分水岭,进入了需要进行区域经济结构重塑的重要窗口期。从四川省看,2017年,全省城镇化率和城镇登记失业率分别为50.7%和4.01%,比全国城镇化率平均水平低了7.82个百分点,比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高出0.11个百分点,也预示着进入了城市由“虹吸效应”向“外溢效应”等转型的关键时期。国内比较明显的例子,是北京市中心城市的人才过于集聚,交通拥挤、房价高涨。北京市通过设立行政副中心通州区,以及新设雄安新区,推动产业与要素合理流动,非核心功能被逐步转移到北京市五环外以及雄安新区、河北省保定和廊坊、天津市滨海新区等周边经济开发区或重点地市。

  新时代,四川省面临城乡居民对美好生活的更高需求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四川省与全国比较,经济发展总体水平不高,城镇化率偏低,同时,四川省境内存在成都市经济总量与周边城市经济总量差距较大,跨地域发展不均衡,周边城市特色优势不明显,成都对周边城市存在一定“虹吸效应”等矛盾,以及存在四川省中小城市人才、资金等集聚难度大,各城市之间、城乡之间产业协同少等问题,需要站在全省一盘棋的高度,统筹规划,顶端设计,优化布局,协同推进各区域经济社会发展。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